菅義偉的匯率防線

2020/12/22


     坂口幸裕:菅義偉真打算拔出「傳家寶刀」嗎?在美國媒體報導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在美國大選中獲勝一事塵埃落定的11月上旬,日本財務省出現動揺。

   

     震源地是日本首相官邸。多位相關人士表示日本首相菅義偉如此告訴財務省高官等,「要避免匯率跌破100日元」。傳達的內容就是著眼於外匯市場日元上漲突破1美元兌100日元關口,準備實施外匯干預,賣出日元、買入美元。

   

 

    日本內閣府今年1月實施的調查顯示,成為日本上市出口企業盈虧平衡線的匯率為100.2日元。如果出現日元升值,擠壓屬於日本主要産業的出口企業的收益,招致股價下跌負面連鎖效應的風險將提高。

   

     呈現日元升值趨勢的目前,日元匯率徘徊在102~104日元左右,正在進入危險水域。菅義偉從擔任近8年的官房長官的任期內開始一直關注日元匯率的動向。匯率的危機管理不能懈怠的態度至今也沒有改變。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借助日本銀行的「超貨幣寬鬆」等措施穩定了2012年底政權上台時約為80日元左右的日元匯率。在企業業績復甦和股價上升的背後,無疑存在日元貶值的效果,強勁的經濟成為安倍長期政權的基礎。

   

      在核心位置支撐安倍政權的菅義偉首相呼籲繼承「安倍經濟學」,在9月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取得壓倒性勝利。如果市場變得不穩定,「經濟重建」的金字招牌有可能褪色。「匯率的穩定極為重要」,菅義偉在11月6日的國會答辯中顯示出強烈意識。

     

     外匯干預的權限由財務相掌握。公告顯示日本最後一次實施可追溯至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導致日元匯率升值至歷史最高點的75日元左右的2011年。

     

     實際上,漲至99日元大關的2016年日本也曾出現干預方案,但考慮到對美關係後放棄。當時,進一步推動日元升值趨勢的是美國財政部的匯率報告。傾向於認為不應在美國將日本與中國等一起列為「監控對象」之後實施干預。

     

     那麼,此次的指示為何會與拜登當選一事傳出的時間重合呢?啟示存在於日美的歷史。日本財務省一名前高官表示,「對於在匯率方面打壓日本的美國民主黨政權的警惕感難以輕易消失」。

    


   

      柯林頓政權在1990年代為了扭轉貿易不均衡而實施口頭干預,導致了日元升值。此外,2016年將日本列入觀察名單的也是民主黨的歐巴馬政權。菅義偉也是作為官房長官苦思如何應對的當事者之一。

    

      「如果變為拜登政權,有可能突破100日元」,美國政府從共和黨變為民主黨,菅義偉的腦海中掠過不安也不難理解。

    

      摩根大通證券的報告顯示,在首腦之間建立信任關係的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在處於共和黨的小布希政權(第43任)時代的2003年1月至2004年3月拋售35萬億日元,實施了外匯干預。儘管當時與現在相比處於日元貶值水平。

    

 

      另一方面,在日本的首相相繼更替、政權從自民黨轉為民主黨的2009~2010年,雖然日元匯率快速升值至80日元大關,但干預規模僅為2萬億日元左右。市場調查本部長佐佐木融表示,「長期穩定政權和穩固的日美關係對日元匯率的穩定做出貢獻」。

     

       日本眾議院議員的任期截至2021年10月,還剩不到1年。日本執政黨議員的共同想法是,希望避免眾議院選舉臨近之際的日元升值導致「股價下跌,打擊消費者信心」(法國農業信貸銀行的外匯部長齋藤裕司)。

     

      關於菅義偉首相的外交,力爭定在2月的與拜登的首次日美首腦會談將成為關鍵時刻。菅義偉本人也非常清楚,其結果將左右日本經濟的走向。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政治部 坂口幸裕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