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元貶值看到的美國

2020/12/01


     美元的貶值趨勢在持續。與主要貨幣相比的綜合指數和3月的高點相比下降了約1成。根據政府債務等經濟情況計算的理論值比走弱的實際匯率還低。這顯示出美國在新冠疫情下啟動大規模經濟對策,在已開發國家中財政惡化明顯。要支撐因疫情再次擴大而停滯的經濟,需要採取進一步的財政刺激,美元貶值有加速的可能性。

   

     在11月27日的東京市場,日元兌美元匯率徘徊在1美元兌104日元左右。日元比2019年底升值4日元左右。國際清算銀行(BIS)數據顯示,與世界60個國家和地區貨幣相比的美元的有效匯率11月降至2年零3個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在新冠病毒疫情後,美國重啟零利率政策,之前高於其他已開發國家的利率下降,這産生了影響。2020年初曾接近2%的長期利率目前還不到1%。

 

   財政赤字增至3倍

   

     在拋售美元佔優勢的風險偏好上升這一趨勢的背後,經濟基本面的異變浮出水面。日本經濟新聞和日本經濟研究中心根據經常項目收支等指標計算的理論值「日經均衡匯率」4~6月為1美元兌103.70日元。美元相比同一期間的實際匯率(107.50日元)貶值。

   

 

     均衡匯率與1~3月的105.70日元相比進一步轉為美元貶值。在實際利率的差距和進出口價格比等數個計算條件中,對新冠疫情後的美元貶值影響尤其明顯的是政府債務的擴大。

  

    美國的經濟對策的規模達到3萬億美元,高於日本的1.7萬億美元和德國的1.5萬億美元等。日本多為無息貸款等不伴隨眼前財政支出的支援,而美國則接連推出擴大失業救濟等措施,存在支出膨脹的一面。

 

     美國財政赤字在截至9月底的1年裏增至3倍,達到逾3萬億美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美國2020年的赤字額與國內生産總值(GDP)之比達到18.7%。與歐元區的10.1%和日本的14.2%相比惡化明顯。

    

      此外,擁有貿易赤字等經常項目赤字這一點也與日本等國有所不同。包括服務在內的美國貿易赤字8月為670億美元,逼近歷史新高,汽車等進口增長,但出口乏力,國內的儲蓄減少。

    

  美元將貶值35%?

    

      財政支撐內需、進口增加的局面與1980年代相似。當時由於雷根政權下的大規模減稅,內需趨於過熱,貿易摩擦加強,發展為糾正美元升值的「廣場協議」。

   


   

     即使是1980年代中期,財政赤字與GDP之比也僅為約5%,貿易赤字僅為1%左右。目前的不均衡明顯更為突出。即使參照財政收支和經常項目收支的「雙重赤字」這一美國的結構性問題的歷史,新冠疫情的衝擊仍稱得上顯著。

    

      「美元在世界範圍內最被高估」,美國耶魯大學的史蒂芬·羅奇(Stephen Roach)預測美元的有效匯率到2021年底將貶值35%。理由仍然是「雙重赤字」的擴大,與匯率理論值的美元貶值因素相通。

 

資料圖 Reuters

  

     美國面臨疫情反彈,維持財政在支撐經濟方面發揮巨大作用的局面。拜登宣佈自己在大選中獲勝,但拜登的經濟對策即使只有一部分實現,財政赤字都將進一步增加,美元貶值壓力進一步加強。日本花旗證券的高島修表示,目前「美元再次進入長期貶值趨勢」。

    

      川普不喜歡強勢美元的路線,即使拜登執政也不會改變。這種看法也在市場上蔓延。被認為最有可能出任下一任財政部部長的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前主席珍妮特·葉倫最近也開始提倡推進財政刺激和貨幣寬鬆。「美元的貶值才剛剛開始」,史蒂芬·羅奇的説法聽起來未必誇張。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後藤達也 紐約、南毅郎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