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性貨幣貶值風險重燃

2020/05/28


    外匯市場再次開始閃現貨幣戰爭的影子。越來越多聲音開始警惕圍繞香港和新型冠狀病毒的中美對立經過貿易摩擦的重燃,發展到競爭性貨幣貶值這一風險。美國總統川普也提及負利率政策。如果啟動著眼於新冠病毒後加快經濟復甦的美元貶值政策,日元升值壓力加強的可能性也無法否定。

  

    簡直猶如1年前的局面再現。2019年5月,川普政權因中美貿易談判不順利而決定提高加徵關稅,貿易摩擦陷入泥潭。之後美國聲稱中國為了在貿易中佔據優勢而有意引導人民幣貶值,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與此同時,還要求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進行誘導美元貶值的降息,以便讓美國在貿易中佔據優勢,中美對立發展為波及日歐的貨幣戰爭。

  

     此次,川普政權在香港和新型冠狀病毒問題上加強對華壓力,對此,中國人民銀行(央行)5月25日和26日連續2天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定在約12年來的最低點。面對對美元升值持批評觀點川普,中國暗示出人民幣貶值牌。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的木內登英錶示,「從中顯示出不希望向美國示弱這一中國的強烈意圖」。

   

     對此,川普在5月26日的記者會上暗示,如果中國強行施行「香港國家安全法」,將採取強有力的制裁。5月27日將中間價提高為人民幣升值方向,在中國力爭確定「香港國家安全法」制定方針的28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之前,中美之間的博弈在持續。

  

(資料圖、Reuters)

 

     與一年前相同的局面不僅限於此。川普去年表示「美聯儲的加息帶來美元升值,對美國産業界造成嚴重打擊」,固執地要求降息,美聯儲去年7月轉向了降息。

 

     此次,美聯儲為迅速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衝擊,3月再次啟動了雷曼危機時以來的零利率政策。但川普進入5月後,在推特上要求美聯儲引進負利率政策。由於新冠病毒衝擊導致3月「動盪之際買美元」趨勢加強等原因,川普再次將矛頭對準了美聯儲。

  


   

      對此,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負利率並非適當的政策應對」,對川普築起防火牆。此外,與因空前的股價走高而沸騰的去年不同,誘導美元貶值還存在導致投資資金外流的風險。

   

     日美歐的中央銀行一致認為要應對新冠病毒衝擊,重要的並非降息,而是提供充裕的資金。日本銀行和歐洲中央銀行(ECB)並未加碼負利率,而採用零利率政策的美聯儲也一直凍結負利率政策。

  

 

     但是,情況稍微出現改變。最近美國股市因押注美國經濟的觸底而快速反彈。高科技股比率較高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似乎將創出最高點。

   

     如果美國股價恢復強勁勢頭,為迎接被人認為陷入苦戰的今年秋季的美國總統選舉,川普重拾一年前的成功體驗的可能性也將提高。在市場出現川普推動負利率的局面之際,本應從匯率影響因素中消失的利率差再次被關注、日美利率差縮小帶來日元升值的預期浮現也不足為奇。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小栗太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