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為何突然不升值了?

2019/09/06


     在中美貿易戰激化、全球的央行加強貨幣寬鬆姿態的背景下,日元兌美元匯率仍徘徊在1美元兌106日元左右,日元升值的程度有限。其背景是在對海外直接投資等實際需求層面,推動買入美元、賣出日元的因素在加強。投資和貿易結構的變化發揮了抑制日元快速升值的制動器作用。

  

     在9月4日的東京外匯市場,日元匯率徘徊在1美元兌106日元左右。3日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發佈的8月製造業景氣度指數時隔3年跌破50的榮枯線,經濟減速風險加強,但並未出現日元快速升值。8月下旬,由於中美的關稅交鋒,日元升值至104日元左右,但目前行情略微顯示出平穩。此外還由於在日美歐的政策會議之前,投資者正在加強觀望態度。

 

8月26日上午的日元匯率曾經上升到1美元兌104日元水平(東京都港區)

 

     三菱UFJ銀行的內田稔指出,「具有實際需求的日元賣出發揮了抑制日元快速升值的作用」。如果觀察貿易和投資等領域的跨境資金流動,利空日元的若干因素浮出水面。例如1~7月的貿易統計顯示,出口額為44.9萬億日元,而進口額為46萬億日元,金額更大。由於中美摩擦導致的需求減少,面向中國的電子零部件等出口減少等因素正在産生影響。

  

日企的海外子公司的分紅等第一次所得收支1~6月為10.6萬億日元,將外匯兌換為日元成為買入日元因素。另一方面,日企收購海外企業和工廠建設等直接投資出現13.6萬億日元的對外資産凈買入。Gaitame.com綜合研究所的神田卓也表示,「在人口減少導致國內市場縮小的背景下,日本企業到海外尋找活路的傾向仍在維持」。

  

     日本的半導體企業瑞薩電子3月斥資63億美元收購同行業的美國集成設備技術企業(Integrated Device Technology,IDT),海外投資活躍。

 

     對中長期債的投資1~7月也出現4.6萬億日元的對外資産凈買入。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的藤代宏一指出,「在日本國債的收益率下降的背景下,存在為追求高收益率而買入美國國債等的趨勢」。日本國內的長期利率4日一度跌至創出約3年來最低水平的負0.295%。利率下降具有推動對海外債券的投資,帶來日元貶值效果的一面。

  


   

      這種具有實際需求的日元賣出主要是針對美元和歐元,但神田表示「對於廣泛貨幣,具有抑制日元升值的效果」。

 

      9月中旬日美歐的中央銀行將舉行政策會議。以中美貿易摩擦為起點的世界經濟的減速隱憂加強,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和歐洲中央銀行(ECB)的新一輪貨幣寬鬆受到強烈期待。但是,具有實際需求的日元賣出帶來的日元升值抑制效果對於寬鬆空間較小的日本銀行來説,或將帶來幫助。

   

    不過,內田指出,「美國經濟前景被認為出現減速跡象,美元的強勢或將出現隱憂」。在阻止日元快速升值方面,難以預料的狀況還會繼續。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安西明秀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