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義偉將給日本帶來哪些改變?

2020/09/15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9月14日舉行總裁選舉,現任官房長官菅義偉當選新總裁。他將在16日正式被指名為接班安倍晉三的日本首相。菅義偉在記者會上表示「準備徹底進行監管改革」。瞄準的目標是包括行政數位化在內的新冠病毒疫情對策、中小企業及地方銀行的重組、手機資費下調等。

  

舉行記者會的日本自民黨新總裁菅義偉(14日,日本自民黨總部)

     

      菅義偉一直強調的正是「改革」。在當選新總裁後的致辭中,他表示「將打破政府部門的條塊分割、既得利益集團和糟糕的先例主義,推進監管改革」。在競選總裁的論戰中也提出了改革的具體對象和方向性。

  

      實現日本行政數位化

     

      眼下最緊要的課題將是新冠疫情對策。日本政府在應對疫情擴大時凸顯出來的「行政堵塞」將成為著手點。菅義偉在競選總裁時主要提出了2項政策。

  

      一是行政的數位化。新冠疫情發生後,世界各國都為救助個人生活而實施了現金發放。很聲音指出日本沒能像歐美主要國家那樣迅速發放。日本的個人編號卡(My Number Card)的普及和使用落後,行政服務也未推進數位化。

  

      菅義偉在9月14日的記者會上提出主張稱「(我們)希望實現的是只要有個人編號卡,不用特意前往政府辦事部門也能24小時,365天隨時辦理(業務)」。

  

      日本內閣府和總務省、經濟産業省、厚生勞動省等各自為政地推進數位化也一直被視為問題。菅義偉在14日的記者會上透露出創設數字廳對各省的政策實施統一管理的想法,表示「打算朝著修訂法律的方向儘早準備」。

  

      促進厚生勞動省組織改革

         

      另一項政策是日本厚生勞動省的組織改革。關於新冠疫情防控,菅義偉稱「厚勞省和都道府縣及保健所形成了橫向和縱向兩種壁壘」。

  

      日本厚勞省在醫療物質器材的採購方面和經産省、在醫療擠兌方面和管轄大學醫院的文部科學省、還有負責自治體的總務省之間被指存在配合不充分。在日本無法增加PCR檢測(病毒核酸檢測)數的問題上,列舉的原因就包括該省與地方自治體及保健所的關係。

  


      菅義偉明確表示「事態平息後,包括組織的應有模式在內將進行檢查核實」。其方針是「打破行政的條塊分割」,必要時進行組織的重組。

   

      關於新冠疫情的追加經濟對策,眼下暫時使用2020年度預算的預備費。關於第三次補正預算案,菅義偉僅表示「先使用預備費,如果不夠,需要再採取措施」。

   

      菅義偉一向表示要促進中小企業的合併與重組。針對中小企業敲響警鐘稱「不增強自身實力就會走投無路」。

   

      包括小規模經營者在內,日本的中小企業達到約358萬家,佔企業總數的99.7%。當今存在企業規模越小、生産率就越低的趨勢。他的觀點是要想提高日本總體生産率,在全球競爭中生存下去,就必須提高中小企業的效率。

  

      菅義偉還倡議提高最低工資,缺乏增長力、實力不足的中小企業有可能面臨提升效率的問題。

    

      呼籲手機降費

  

      菅義偉還要求日本地方銀行等地方金融機構也進行同樣的改革。他一直呼籲「地方銀行需要加強經營基礎,為地區發展做貢獻。重組將成為選項之一」。

  

      由於日本地方經濟低迷及長期低利率政策,地方金融機構的經營基礎變得薄弱。作為地方經濟的支柱,要想讓其活躍起來,需要進行重組。金融廳也在建立制度來推動重組。

  

      呼籲降低手機資費被視為菅義偉在消費者面前營造「改革」印象的舞臺。在競選自民黨總裁時他就一直表示「目前于三巨頭壟斷的狀態。他們獲得鉅額利潤,要讓競爭發揮作用」。並提到大型企業負擔的電波使用費,稱「必須對電波費進行改革」。

  

      一方面,大型企業則感到不滿,提出「5G投資所需的資金被奪走」、「希望不僅僅是價格,還要對質量進行評估」等。

   

      菅義偉在將日本與外國的手機資費進行比較後表示「降費的潛力巨大」。據日本總務省透露,在全球6大城市的標準手機資費方面,東京(NTT docomo)為第二高,大容量套餐也最貴。

  

      手機降費是菅義偉非常關注的政策,在2018年擔任官房長官時就表明「可以降低4成」。日本樂天已作為「第4運營商」涉足日本移動通信領域。該公司高管表示「在降費有助於激活消費的觀點上與菅義偉是一致的,將成為推動因素」。

  

      要把不孕治療納入醫保

  

      在競選總裁時菅義偉明確提出擴大不孕治療的醫保適用範圍。隨著日本的晚婚化趨勢等,生育年齡提高,對不孕治療的需求加大。目前的醫保僅覆蓋檢查和誘導排卵,未納入體外受精和顯微鏡授精等特定不孕治療。在日本,不孕治療僅僅為了懷上孕就得花費100萬日元以上,許多人由於經濟負擔過重而放棄治療。

   

      另一方面,醫保支出增加將導致健康保險的保險費率上升。預計需要討論如何給年齡和次數等劃線。日本醫師會也出現警惕的聲音,稱「會不會削減其他診療項目的診療報酬」。

  

      菅義偉還明確表示要為「待機兒童」(排號等待入托的兒童)問題「劃上句號」。由於安倍政權提出到2020年度末待機兒童為零的目標難以完成,因此他將繼續應對這一問題。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