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年輕人的抵制日貨持久戰

2019/10/29


  在韓國,抵制日本産品的運動正在長期持續。此前,每當日韓關係惡化,韓國都會出現抵制日貨運動,但一般情況是無法長期持續,無果而終。在稱得上罕見的此次長期抵制的背後,或許存在利用社交網路展開持久戰的年輕人的影響力。

   

在韓國被停播的優衣庫廣告(CM)。以韓國語字幕寫著「天啊!80年前的事我哪記得住啊?」

        

  成為抵制運動象徵性目標的優衣庫在韓國再次「起火」。被視為問題的是迎來上市25週年的搖粒絨(Fleece)系列的全球廣告。內容是一名13歲少女詢問98歲的女性,「在我這麼大的時候,你都怎麼穿搭?」,那位老年女性回答「過去的事情,已經忘記了」(I can't remember that far back)。

    

  優衣庫停播廣告

    

  但韓國版廣告中加入了「天啊!80年前的事我哪記得住啊?」這一韓語字幕。在80年前的1939年,韓國仍是日本的殖民地。由於特意增加了臺詞中所沒有的「80年」,有批評者認為,帶有諷刺要求日本道歉和賠償的前隨軍慰安婦的含義。在互聯網上,模倣優衣庫廣告的視頻被公開,韓國大學生和強制徵用女性受害者現身表示,「那麼嚴重的痛苦永遠難以忘記!」。優衣庫的韓國法人10月19日停播了該廣告。

   

韓國大學生為抗議優衣庫廣告而發佈的視頻。被強制徵用女性受害者亮相,字幕上寫有「那麼嚴重的痛苦永遠難以忘記!」

            

  韓國目前秋意漸濃,在首爾的優衣庫店舖能看到選購「發熱內衣(HEATTECH)」和羽絨服等的顧客,令人感覺顧客正在回歸。而廣告風波就發生在這種情況下。也有冷靜的聲音表示,「與慰安婦問題聯絡起來是過度解讀」(20多歲的男學生)。但在互聯網上,稱「優衣庫火上澆油」、對優衣庫廣告風波表示歡迎的帖子突出。

             

  在韓國,如果與日本的政治關係惡化,可以説必定發生抵制日貨運動。在2005年日本島根縣通過條例確定「竹島日」時,發生了本田銷售商被縱火等事件,但最後不了了之。2013年也曾有人策劃反對竹島日的抵制運動,但最後無果而終。

    

  在年輕人看來抵制日貨「有趣」

     

  那麼,為何此次的抵制運動能壯大且長期化呢?韓國的數位營銷企業Mforce利用門戶網站搜索關鍵詞和社交網路的數據進行分析,得出的報告頗有意思。據稱此次抵制運動由20~30多歲的年輕階層主導,動機已從當初的「對日本的憤怒」,轉向了看得見抵制運動效果的「有趣」。

   


          

  以日本7月1日宣佈加強對韓國出口管理為契機,抵制日貨運動拉開序幕。報告關注的是社交網路上發佈的關鍵詞的變遷。當初多為「令人氣憤」、「愛國心」、「反日」等表達情緒的單詞。逐漸地,「有趣」、「更為理性」、「銷售額減少」等詞語增加。

        

在日本駐首爾大使館後面舉行的反日集會。雖然規模有限,但在互聯網上,展開抵制運動的號召擴散(8月3日)

      

  「進出優衣庫店舖的顧客的即時監控」、「通過網站介紹替代産品」……。抵制運動的具體方法在社交網路上被共享,很快擴散。結果,韓國消費者對購買日本産品的愧疚感加強。優衣庫的店舖裏顧客人影稀疏,日本啤酒也從超市的貨架上消失,很多人取消了赴日本旅行。

       

  報告分析稱,「實際感受到抵制運動效果的年輕人開始體驗到猶如遊戲的樂趣,已進入持久戰」。

      

  在過去的抵制日貨運動中未被使用的措辭也開始出現,那就是「薪柴」這個詞。在社交網路上,「抵制運動」這個詞的出現頻度以7月下旬為頂峰,呈現下降趨勢。社會的關注也逐漸減弱,如果這樣下去,抵制運動也將降溫。再次使抵制運動的火勢加強的是薪柴這個詞。有人積極收集刺激韓國國民感情的日本名人發言和企業的失敗案例,在社交網路上擴散。優衣庫的廣告風波成為給抵制之火添加的絕佳薪柴。  

      

  網路輿論升溫 

        

  Mforce公司分析稱,2013年的抵制日貨運動未能擴大,是因為由自營業者和市民團體等組織主導。當時的抵制活動以街頭集會為中心,參與者的年齡層較高,年輕人的關注較低。此次與當時相比,社交網路的作用進一步增強,年輕人製造輿論影響的能力提高。

  

位於首爾的日本拉麵店的海報。寫著「我們是100%韓國資本的店。贊同抵制運動,不出售日本産品」(一部分圖像進行了處理)  

          

  在社交網路上,最近出現頻率正在增加的説法有「日常化」、「生活化」、「習慣」等。由此可知,他們並非將抵制日貨當做運動,而是作為生活習慣。Mforce公司預測稱,「抵制運動或許的確將逐漸減弱,但恢復起來需要很長時間」。

       

  不知道這種預測是否準確。在消費的一線,樂觀的聲音也開始出現。一家位於首爾中心的居酒屋的老闆感到鬆口氣地説:「雖然8月很嚴峻,但如今擠滿韓國顧客」。也有很多韓國人表示,「不會介意別人的看法,希望早點去日本旅行」。對於抵制日貨的擔憂或許是杞人憂天。不過,最好要記住,如果不清除抵制運動的火種,就會有人孜孜不倦地撿拾薪柴。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首爾支局長 鈴木壯太郎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