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口管制讓韓國無計可施?

2019/07/11


       面對日本加強出口管制,韓國文在寅政權未能提出解決對策。文在寅710日緊急召集韓國大財團的一把手,呼籲構建「官民緊急體制」。雖然韓國極力爭取國際輿論,但所有應對都缺乏決定性舉措,無計可施之感加強。

 

       10日上午,文在寅面對包括三星、現代汽車、SK和樂天(Lotte)等財團在內的30家大型公司和經濟團體的一把手們表示,「事態趨於長期化的可能性難以完全否認。應該如何解決這種狀況?希望聽聽大家的意見」。

 

文在寅在10日的會議上發言(首爾,yonhap-kyodo)

 

       文在寅表示,日本的措施是「為了政治目的而對韓國經濟造成打擊的措施」,再次要求日本撤回出口管制。在此基礎上強調稱,「這是沒有先例的緊急事態。有必要建立政府和企業隨時展開合作的官民緊急體制」。

 

       其構想是由屬於文在寅政權經濟指揮部的政策室長金商祚、經濟副總理兼企劃財政部長洪楠基與各家企業的首席執行官(CEO)隨時保持聯絡,籌劃短期和中長期的對策。

 

       從短期來看,韓國政府將對擴大來自日本以外的進口和技術引進提供支援,還將簡化行政手續。從中長期來看,要提高目前依賴日本的零部件、原材料和設備的國産化比例。

 

       企業態度冷淡

 

       不過,被召集的企業反應並不積極。一位大型財團高管憤怒地表示,「政府應該展開對話的並不是我們,而是日本政府」。三星副會長李在鎔和樂天會長辛東彬因赴日本出差而未出席會議。

 

 

       日本供應零部件、原材料和設備,韓國製造成品——日韓兩國形成了這樣的水平分工。韓國的對日貿易逆差2018年達到240億美元,按國別來看規模最大,原因就是這種産業結構。

 


 

       此次,日本政府加強出口管制的高純度氟化氫、光刻膠(Resist)和氟化聚酰亞胺由日本企業掌握9成份額。實際上是無法進行替代性採購的。

 

 

       如果日本將韓國從安全保障方面的友好國家「白名單」中剔除,出口管制對象品類將迅速擴大。韓國半導體産業協會的常務安基鉉表示,零部件和原材料的國産化「並非一兩年就能實現,需要非常漫長的時間」。眼下的危機無法靠國産化解決。

 

       韓國還將加強對國際社會的遊説。在9日在日內瓦召開的世界貿易組織(WTO)理事會會議上,韓國主張「(出口管制)將擾亂國際分工體系,不僅是韓國企業,還將對世界貿易産生負面影響」。

 

       不過,此次日本的措施僅僅是取消對韓國的優惠,恢復為與中國大陸和台灣等相同的條件。韓國的貿易專家中有聲音認為「現階段難以斷定違反WTO協定」(韓國仁荷大學教授鄭仁教)。

 

       比起與國內企業的合作,韓國政府更應該優先推進的是與日本政府的對話。在前勞工問題上,韓國政府仍未顯示出同意日本要求的設置包括第三國在內的仲裁委員會的態度。如果韓國方面在日本定為最後期限的718日之前未採取行動,事態有可能進一步惡化。

 

       韓國出現抵制日貨的活動

 

       由於日本政府對韓出口管制擴大,在韓國開展業務的日企遭遇逆風。韓國的便利店裏熱銷的日本啤酒銷量減少1成,網上還出現關於向日本高檔車上扔泡菜的挑釁行為。今後抵制活動會發展到何種程度尚不明確,日本企業正在加強警惕。

 

       據運營超市和便利店的韓國易買得和樂天集團表示,截至8日的一週裏,日本啤酒的銷售額比前一週減少了10~15%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抵制活動和挑釁行為只是暫時的。2013年,針對日本島根縣「竹島(韓國名:獨島)之日」的儀式,也曾發生抵制活動,但沒有長期持續。韓國《中央日報》指出,「日本企業為韓國的就業做出貢獻」,認為基於情緒化理由的抵制不會有成果,呼籲冷靜應對。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鈴木壯太郎 首爾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