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摩擦給日本雪蟹捕撈投下陰影?

2019/01/28


      圍繞日本冬季的「美味之王」——雪蟹的捕撈,相關人士日漸焦慮。由於天公作美,2018年11月在兵庫縣海域等日本海解禁的雪蟹捕撈開局還算順利,但令人擔憂的是,日本的研究機構有數據顯示雪蟹的資源量出現銳減。另外,在優良漁場方面,日本與韓國相互重疊,兩國間的摩擦也在對漁獲量投下了陰影。

       

日本海解禁捕撈,雪蟹被漁民捕撈上漁船(2018年11月6日,兵庫縣豐岡市海域)

             

      兵庫縣北部的浜坂漁港是日本國內屈指可數的雪蟹的卸貨港。據該縣統計,2018年11~12月的漁獲量比上年同期增長24%,達到358噸。雖然看起來開局順利,但從相關人士的臉上卻看不到興奮的表情。

  

      日本的雪蟹漁獲量曾在1990年前後減少。1997年,在日本政府的管理下,日本全國設置了捕撈上限。在1992年漁獲量降至298噸的兵庫縣,除了日本政府的措施外,當地漁業團體還自主採取了縮短捕漁期等舉措。2007年,該縣的雪蟹漁獲量恢復至1945噸,到2016年連續15年達到卸貨量日本第一。

  

    儘管限制捕撈的嚴格程度「在其他魚類上少見」(兵庫縣水産課),但兵庫縣的漁獲量仍再次轉為減少,2016年與2007年相比幾乎減少一半。2017年在速報階段低於1千噸,卸貨量日本第一的寶座拱手讓給了以兵庫之外的日本海海域為漁場的北海道。

 

      兵庫縣當地漁民紛紛猜測稱「可能是以往在日本海無法捕到的鮪魚和藍點馬鮫吃掉了出生不久的浮在海中的蟹苗」、「近年的夏季,兵庫海域自西而來的對馬海流速度快。蟹苗或被衝到很遠的地方」。漁民中認為海洋環境變化的觀點不在少數。

    

  

    在這一背景下,日本國立研究開發法人「水産研究與教育機構」下屬的「日本海區水産研究所」(位於新潟市)公佈的一份調查結果讓人感覺到了形勢的嚴峻。調查指出,日本海的雪蟹資源量到3年後將減少一半。

 


      該研究所2018年5~6月對屬於日本海的能登海域~山陰海域的137個地點實施了觀測。結果發現雖然按日本國家標準允許捕撈的成熟蟹與往年持平,但未成熟蟹的數量極少。該機構負責人上田佑司表示,「原因無法確定,但似乎是幼蟹階段的死亡率正在提高」。據該所推測,可漁獲的資源量將從2018年的約2萬2千噸減少至2021年的約1萬2千噸,減少一半。

  

    隨著資源量的減少,相關人士越來越感到焦慮的是日韓關係的惡化。日本兵庫縣海域遍佈著雪蟹的優良漁場,但該海域與韓國主張領土主權的島根縣的竹島(韓國名:獨島)的東側海域重疊。日韓兩國政府于1999年使漁業協定生效,決定將與韓國存在利害衝突的海域定為「暫定水域」,實行共同管理。

 

      在暫定水域,日韓兩國允許對方自由作業,但關於雪蟹捕撈,浜坂漁業協同組合的負責人川越一男錶示「漁場處於被韓方佔據的狀態」。這背後與兩國捕撈方式的差異有關。

 

    日本以通過船隻拖曳漁網捕撈海底螃蟹的底拖網漁業為主流。一方面,韓國則採用將捕蟹籠和網放置於整片海底的捕撈方法。川越表示「隱岐諸島北部的蟹已被捕光,韓國的捕蟹裝置甚至越過暫定水域向日本一側擴展」。據稱,日本的漁船為避免拖網與捕蟹籠等纏繞在一起,只能避開暫定水域實施作業,在捕撈解禁前,還必須在日本一側海域清理漁具。

 

    日韓兩國2018年7月在首爾召開了非正式的官民磋商會。日本由外務省、水産廳、兵庫和鳥取的底拖網漁業團體相關人士參加。結果,雙方圍繞暫定水域管理的對話破裂。由於事先約定不公開磋商內容,所以相關人士三緘其口,但一名日方與會人員一臉無奈地表示「與韓國很難談攏」。

  

    同年10月下旬,日本的全國底拖網漁業聯合會和大日本水産會的負責人拜訪外務省,表示「希望在暫定水域劃定中間線」,要求劃定界線。但該省參事官沒有給出明確回答。聯合會負責人氣憤地表示「已有數何十年因竹島問題而困擾」。

 

    歷史問題正在導致日韓關係磕磕絆絆。除雪蟹外,有關日韓漁業協定的磋商仍深陷僵局,漁業相關人士的生計和日本的餐桌有可能受到影響。從資源管理的角度來看,有必要改善日韓關係。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小嶋誠治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