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問題的三個「變數」

2018/03/30


  韓國與朝鮮3月29日達成一致,決定4月27日舉行南北首腦會談。是日美主導的壓力路線持續下去,還是出現了構築半島和平的曙光,朝鮮半島局勢到了關鍵階段。日本經濟新聞社(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對作為最大焦點的朝鮮「無核化」與「南北統一」,以及國際社會對朝制裁的未來走向做一展望。

 

  用階段性無核化爭取時間

  

  「無核化將成為首腦會談的重點議題」,3月29日的高級別會談結束後,韓國統一部長官趙明均向記者強調了這一點。但其未透露當天的磋商進行了怎樣的相互交涉。

     

韓國統一部長官趙明均(左)與朝鮮祖國和平統一委員長李善權(右)交換文件(3月29日,KYODO)

   

  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正恩3月28日結束訪華,他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明了「階段性無核化」的意向。但對於日美兩國來説,「階段性無核化」讓人想起朝核此前的背叛行為,重提這一話題給人以「似曾相識」的感覺。

   

  此前,朝鮮雖然通過1994年的美朝《核框架協議》和六方會談協議等接受了經濟援助,其後卻都背棄承諾不履行無核化。因此美國和日本的立場將是朝鮮必須先採取行動進行棄核。

   

  一方面,朝鮮預計將採取通過小幅讓步先獲得援助,然後再盡力保留核武器的戰術。即便朝鮮同意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的核查,核查所需時間也要以數年為單位來計算。如果這段期間美國不武力攻擊朝鮮,朝鮮的體制將獲得保證。

   

  南北走向統一?

    

  雖然半島統一之路充滿險阻,但韓國總統文在寅的統一意願強烈。在韓國歷屆進步派政府中,金大中、盧武鉉兩位總統實現了南北首腦會談,文在寅希望自己也能把這一成果進一步向前推進。

    

  金大中總統和金正日總書記在2000年進行會談並發表共同宣言,希望以韓國提議的「聯合製」與朝鮮主張的「聯邦制」為軸心實現統一。由於直接統一存在困難,設想作為過渡性措施,在統一的政府之下南北雙方維持各自的體制。

     

  文在寅在1月份的記者會上表示「對短時間內實現統一不抱希望」。在南北經濟存在巨大差距的情況下,韓國輿論對統一態度慎重。尤其是就業困難的年輕階層,擔心統一會帶來經濟的進一步停滯。

   

  文在寅政權使用「經濟共同體」這一詞語。首先設想的是,如果擴大南北間的經濟交流,不僅有利於朝鮮,也能給韓國企業帶來市場擴大的好處。

   

  中國成為變數

 

  「對朝鮮的制裁和施壓是基於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的國際制裁。不能僅憑我們的單方意見就放寬」,文在寅3月7日在與朝野各黨黨魁的會談中,駁斥了南北對話將放寬對朝制裁與施壓的觀點。美國和日本主張繼續對朝鮮施加「最大限度的壓力」。美國總統川普起用原美國駐聯合國代表約翰·博爾頓擔任執掌外交和安保政策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對朝強硬派成為主流。金正恩被認為並未放鬆對於美國維持制裁和武力攻擊的警惕。

   

  不過,在中朝首腦會談後,浮現出中國這一變數。中國是否向朝鮮供應石油成為決訂製裁有效與否的關鍵。如果讓不希望強力制裁朝鮮的中國掌握主導權,日美的壓力路線很可能無果而終。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