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本輪經濟擴張期于18年10月終結

2020/07/31


       日本內閣府730日將201810月認定為從經濟擴張期轉向衰退期的「轉捩點」。本輪復甦期自201212月開始,持續時間為71個月,為二戰之後第二長,但期間的經濟增長率與過去的復甦期以及其他已開發國家相比明顯較低。這反映出了一種現狀,即日本企業和政府在應對全球推進的數位革命方面落後於人,通過投資和放寬限制來提高生産效率的舉措處於停滯狀態。

 

       日本內閣府經濟社會綜合研究所召開了由經濟學者和經濟學家等組成的「景氣動向指數研究會」,判定201810月為「高峰」。

 

       戰後日本經濟從「低谷」到「高峰」的最長復甦期是20022月到20082月的「伊奘冉景氣」。本輪復甦期的長度不及「伊奘冉景氣」。

 

 

       在本輪復甦期中,實際國內生産總值(GDP)年增長率僅為1.1%左右。遠低於高速增長時代的1965年到1970年的「伊奘諾景氣」(11.5%)和始於1886年的「泡沫景氣」(5.3%),也低於「伊奘冉景氣」(1.6%)。

 

       日本的增長率也低於同期的很多已開發國家。美國的年均增長率為2%以上,英國為2%左右,德國為1.5~2%(不含)。韓國保持了3%左右的增長率。

       日本岡三證券的愛宕伸康針對日本在復甦期內經濟增長率持續處於低水平表示,「由於人口減少等原因,對經濟增長的期待降低,貸款進行設備投資的企業減少」。

 

       數位領域的投資對21世紀的競爭起到關鍵作用,日本對這方面的投資很消極。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經合組織,OECD)的數據顯示,2000年到2017年,美國的IT投資額增加6成,法國翻了一番,而日本卻減少2成。

 

       日本通過線上講座等提高技能的成人只有36.6%,低於經合組織成員國的平均值(42%)。IT方面的落後影響了勞動生産效率,2018年日本在成員國中排名第21位,與美國(第3)、法國(第8)、德國(第13)存在差距。

 


 

       生産效率的提高可以拉動潛在增長率,潛在增長率可以説是經濟增長的動力。在此次的復甦局面中,生産效率停滯扯了後腿,據日本內閣府統計,潛在增長率低於每年1.0%。通過日本政府的多次財政政策及日本央行的大規模量化寬鬆來支撐了動力不足的增長,這是長期低水平復甦的實際情況。

 

東京遠景(資料圖)

 

       三菱UFJ調查與諮詢公司的小林真一郎表示,日本「曾考慮過在財政與貨幣寬鬆的支撐下,利用增長戰略提高經濟景氣度,但進展並不順利」。

 

       日本經濟對政策的依賴和對外需的依賴都很強。2012年出口占GDP的比重為14.5%,2018年升高到18.5%,日本容易被全球經濟的變化所影響。201810月正好是中美貿易摩擦激化、日本對中國出口開始停滯的時期。

 

       數位化落後,日本政府也有很大的責任。醫療、教育、司法等很多場合都要求面談及書面文件,阻礙了數位技術的應用。學校數位設備的使用度在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排在最後。

 

       由於制度改革遲緩,終身雇用等原來的勞動習慣仍然根深蒂固,面向增長領域的人才轉換也沒有進展。要想提高增長動力,亟需進行廣泛的制度改革。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