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參加機構增加

2020/08/26


     參加中國自主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金融機構一直在增加。在中國經濟的存在感提高的背景下,參加機構數截至7月底達到97個國家和地區的984家,比2019年年底增加48家,年內有望超過1千家大關。在中美對立的背景下,中國正在推進清算網的構建,還存在機構參加加速的可能性。

   

     中國2015年建立了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意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參加的金融機構的人民幣貿易清算和匯款變得便捷。截至7月底,97個國家和地區參加,日本除了瑞穗銀行和三菱UFJ銀行之外,還有千葉銀行和常陽銀行等大型地方性銀行參加。瑞穗銀行表示優勢是「能為客戶在全球提供人民幣清算服務」。

   

 

     參加的金融機構分2種。分別為在系統內擁有帳戶的「直接參與者」和經由直接參與者進行交易的「間接參與者」。即使是同一家銀行,也存在中國法人成為直接參與者、海外支行成為間接參與者等情況,金融機構存在重覆。

   

     參加金融機構正在增加,是因為在金融基礎設施領域落後於美國的中國政府正在呼籲積極利用。按地區來看,包括中國國內的金融機構在內,亞洲為731家,數量最多,佔到整體的7成以上。歐洲為124家,非洲為37家。另一方面,北美和南美加起來僅為約40家,數量較少。

    

      從CIPS的參加機構來看,如果不含中國和亞洲,俄羅斯和中國影響力突出的非洲金融機構顯得突出。與中國提唱的廣域經濟圈構想「一帶一路」重合,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的木內登英認為,「相比與美元展開競爭,似乎更尋求構建新經濟圈,擴大人民幣清算」。

    

     國際資金清算以美元為主體。國際清算系統多使用總部位於比利時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系統,清算額每天達到5萬億~6萬億美元,其中美元佔到約4成,人民幣的比例未達到2%。從在貿易金融市場的比率來看,僅次於美元和歐元排在第3位,但佔比僅為1.95%。日元排在第4位,人民幣超過日元,但很難説存在感突出。

   

     中國加快增強以本國為主的清算基礎設施的背景中,似乎存在中美關係的惡化的原因。這是因為SWIFT已成為對與美國對立的家國實施經濟制裁的工具。2018年伊朗多家銀行被排除,國際業務變得困難。

    


   

    由於中美對立逐步激化,如果排除中國的銀行,作為主要貿易國的美國自身受到的影響巨大。但是,7月通過的美國香港自治法可以制裁與侵害香港自治的人物進行交易的金融機構,出現了部分擔憂的聲音。對金融機構來説,即使萬一制裁啟動,只要參加CIPS,仍有完成客戶清算的途經。

   

  

         人民幣與已開發國家貨幣相比制約較多,美元的優勢無法動搖。但是,中國最先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大導致的經濟惡化中走出來,4~6月的國內生産總值(GDP)增長率轉為正值。在數字人民幣的發行籌備方面也走在前頭。即使不考慮政治意圖和對立,人民幣清算網的存在感也有望提高。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