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國面臨美元短缺的考驗

2020/07/03


       新冠疫情持續擴大的新興市場國家正在面臨美元短缺的考驗。這些國家因出口和遊客銳減而賺不到外匯,而且貨幣貶值導致對外債務的負擔加重。國際性的美元安全網很難説穩固,對於能否長期承受經濟停滯的警惕感正在加強。

 

       埃及政府最近宣佈向遊客開放主要的古跡,包括吉薩金字塔和盧克索博物館等。此前曾有過在71日機場解封后僅限渡假區等接納遊客的方案,而現在則是下調門票價格,希望增加遊客。

 

       埃及的旅遊業佔國內生産總值(GDP)的11%,是賺取外匯的重要手段。疫情導致遊客流失,收入中斷,外匯儲備在3月以後減少了2成。在每天新增感染者仍然高達頂峰的約9成的情況下,埃及正在加強經濟重啟腳步。

 

 

       今年,作為「賺取外匯能力」的經常收支在新興市場國家惡化。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不含中國的新興市場國家(141個)的經常赤字預計合計佔到GDP2%,創出2001年以後的最高。

 

       在巴西,原油和汽車等的出口銳減。大豆和食用肉類的主要出口目的地中國要求提交顯示是否感染的安全性證明,疫情也在拉低出口。南非也面臨資源價格走低的重負。

 

 

       外匯儲備可以説是國家信用等級指標,其中美元佔6成以上,新興市場國家的儲備正在減少。從不包括中國的32個新興市場國家的外匯儲備(不含黃金)來看,今年截至4月底減少500億美元,降至2.8萬億美元。此前隨著新興市場國家的經濟增長,外匯儲備以每年10%左右的速度增加,但今年按年率換算減少1500億美元,降幅創出過去20年的最大。

 


 

       按國別來看,32個國家中的20國外匯儲備減少,土耳其減少270億美元,數額最大。土耳其的中央銀行採取了通過從民營銀行取得美元等外匯加以補充的罕見措施。土耳其的外匯儲備約為500億美元,低於短期對外債務,處於被視為不適當的水平。

 

       由於大型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市場正在恢復平穩。不過,進出新興市場國家的資金比過去有所膨脹,如果投資者採取避險行動,這些國家的貨幣會很快貶值。在截至5月中旬的3個月裏,巴西、土耳其和南非的貨幣兌美元貶值2~3成,以本國貨幣換算的美元計價債務負擔增加。

 

 

       美元的安全網並不牢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通過與各國央行的貨幣互換來供應美元,但納入對象的新興市場國家僅為巴西和墨西哥。與美國關係較差的土耳其央行和美聯儲的談判以失敗而告終。埃及則依賴IMF的支援。

 

美元與貼有新冠陽性標籤的試管(示意圖,reuters)

 

       成為最後貸款方的IMF4月新設了「短期流動性額度」,但對象僅限財政健全國家,目前還沒有國家使用這一額度。向約70國供給的緊急貸款額度很小,每個國家僅為約3億美元。IMF1萬億美元的資金量中有一半在使用時需要成員國的批准,如果要增加整體金額,將成為各國的政治問題。此前就一直被指缺乏通過迅速融資來預防危機的能力和規模,比如二十國集團(G20)的專家會議指出「應自己通過市場籌集資金」。

 

       新興市場國家在2021年底前需要償還的美元計價債務達到7200億美元(不含中國的29個主要國家)。如果發生債務危機,「還將波及作為土耳其和中南美的最大貸款方的歐洲金融機構」(日本瑞穗綜合研究所)。日本也在對南非的海外信貸中佔2成,不能隔岸觀火。國際社會的支援跟不上,危機從新興市場國家擴大至全世界的路徑並未被切斷。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大西康平,真鍋和也,富田美緒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