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對美元的信用是場大考

2020/04/20


  新型冠狀病毒使美元的需求增強。以美元計價債務較多的新興經濟體等正忙於確保美元。不過,新冠病毒對策導致美國的財政赤字擴大,蘊藏著未來美元貶值的風險。能否在防止經濟破底的同時儘早平息疫情,使經濟快速復甦呢?美元的走向顯得十分重要。

 

   

  「應該採取各種措施,但是要收好發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財政事務部主任維托·賈斯帕(Vitor Gaspar)在4月15日的記者會上這樣説道。其主張為了緩和疫情帶來的衝擊,在財政層面「迅速果斷地採取行動十分重要」,但需要驗證會計和政策效果。

 

  世界各國的新冠疫情對策費用合計佔世界國內生産總值(GDP)的9%以上,達8萬億美元。其中,佔到2萬美元以上的美國的財政赤字和債務餘額的增加均超過雷曼危機時期。

 

  IMF預計,2020年美國的財政赤字將佔GDP的15.4%,大幅超過日本的7.1%和歐元圈的7.5%。債務餘額佔GDP的131%,超過第2次世界大戰後的1946年(119%),此前預計這一水平在2030年達到,目前看來這一天將提前到來。

 

  

  美國政府之所以能夠安心增發國債,是因為有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的存在。自決定重啟量化寬鬆的3月15日以來,FRB已經購買了13億美元的國債。利率被抑制在較低水準,當前的10年期國債利率為0.6%左右,假設籌集2萬億美元的經濟對策費用,美元的利息費用為120億美元,僅為2019年度(3750億美元)的3%多一點。

  


  

  美國的狀況與央行承接國債的「貨幣化」相似。第1次世界大戰時的德國和80年代的阿根廷,都曾因財政膨脹導致貨幣信用喪失。該領域被視為「禁區」。

 

  在有識之士中,容忍派佔據優勢。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奧利弗·布蘭查德(Olivier Blanchard)表示,「央行的應對措施是正確的,可持續的。不必陷入恐慌」。美國的失業保險申請人數在最近1個月超過2000萬人,如果不迅速採取有力的支援措施,對經濟的衝擊將走向長期化,財政負擔也反而會增加。

 

  不過,投資者在警惕美元貶值。對日美歐央行的總資産進行比較後可發現,當前FRB的總資産急劇增加。資産管理公司Whiz Partners的石見直樹表示,「這麼多美元,應該也不會回收吧?印這麼多錢美元不可能升值」。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根據最近的經濟數據計算了匯率行情的理論值,也就是「日經均衡匯率」。除了日元外,美元兌主要貨幣的匯率理論值均偏高。可以説美元處在容易受到貶值壓力的狀態。

 

  

  如果在該理論值中加上各國應對新冠疫情導致的財政惡化狀況,美國的赤字較大,因此美元的理論值將陡然降低。日元匯率的理論值將從1美元兌110日元左右升值至1美元兌93日元左右。雖然當前的日元匯率為1美元兌107日元左右,但存在潛在的美元貶值、日元升值壓力。

 

  通過鉅額的財政支出能否實現疫情平息和經濟的V字型復甦,這關係到美元的信用。如果疫情應對失敗,經濟衰退走向長期化,財政赤字將進一步膨脹。很可能陷入美元貶值和美元國債被拋售的惡性循環。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後藤達也、真鍋和也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