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航空業陷入苦境

2020/03/16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大正在對亞洲各航空公司的經營構成直接打擊。香港國泰航空3月11日發佈的業績預期顯示,2020年1~6月將出現大幅最終虧損。原本由於香港大規模遊行、日韓對立和廉價航空公司(LCC)林立等原因,亞洲各航空公司面臨的環境嚴峻。整個行業走向整合準備狀態,重組加速的可能性也在顯現。

    

香港國際機場的旅客量驟減(3月5日,reuters)

      

    「面臨史無前例的困難,前景非常不確定」,國泰航空的主席賀以禮(Patrick Healy)在3月11日的電話記者會上如此嘆息道。2019財年(截至2019年12月)財報實現了16億9100萬港元的最終盈利,但下半財年(2019年7~12月)的利潤比上年同期銳減87%。受到始於2019年6月的遊行的影響,旅客大幅減少。

 

    另外,2019年國泰航空因有員工參加遊行,受到中國政府的警告,陷入首腦辭職的緊急事態。2020年年初起又遭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3~4月削減了65%的運輸能力。

   

      據航空信息公司Cirium統計,1月以後,在中國大陸起降的約50萬個航班被取消。旅遊和出差的旅客銳減。訂票網站上,比原價降價近9成、單程僅數十元的地方航線的機票大量出現。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全世界蔓延,停飛的規模也正在擴大。新加坡航空2~5月決定在全集團停飛相當於運輸能力15%的5千個航班。澳大利亞最大企業快達航空(QANTAS)將在9月之前將國際航線的運輸能力減少23%。除了亞洲航線之外,美國和英國也成為對象。

   

    國內疫情擴大的韓國被世界60多個國家限制入境,陷入「沒有能飛的目的地」(大型航空公司)的嚴峻事態。此前8家公司加起來達到100多條航線的赴日本航班減為僅3班。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估算稱,如果感染持續擴大,亞太地區的旅客收入將減少573億美元。

  

    原本亞洲航空業就競爭激烈,經營基礎脆弱。泰國國際航空截至2019財年連續3年陷入最終虧損。菲律賓航空也由於飛機租賃費用等膨脹影響,2019財年(截至2019年12月)的虧損達到106億披索(約合人民幣15億元),創出歷史新高。

 


      在這樣的情況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可謂雪上加霜。航空公司削減成本和增強資本的動作接連不斷。國泰航空要求全體員工無薪休假3周,新加坡航空提出從3月開始削減經營層薪資和停止錄用地勤。菲律賓航空將裁掉300名地勤,佔員工總數的約5%,並在2月將可發行的股票總數(授權股份)增至2.3倍。

  

      航空公司能否通過削減成本度過難關,前景並不明朗。作為小規模廉價航空收入來源的提前預約出現減少,陷入危機狀況。據馬來西亞國家新聞社,印度尼西亞獅子航空在馬來西亞開展合資業務的馬印航空的資金週轉情況惡化,部分員工2月的工資被拖欠。韓國的航空公司儘管實施了無薪休假,但是飛機租賃費等固定費用高昂,不少觀點認為「2020財年(截止2020年12月)只有大韓航空一家航空公司有望實現盈利」(韓國投資證券)。

 

      部分國家政府開始採取支援措施。中國的綜合性企業海航集團2月底確定了政府參與經營力爭重建的體制。除了該公司外,中國政府決定6月底之前為各航空公司運營的國際航線提供補貼,免徵用於機場等基礎設施建設的民航發展基金。

  

      星展(DBS)分析師Paul Yong指出「陷入經營困難狀況的國家航空持續使用公共資金的情況並不健康。受新型冠狀病毒危機影響,東南亞的航空重組可能得以推進」。據報導,中國國際航空討論支援海航集團旗下的香港航空。

  

      重組也存在難以順利推進的可能性。韓國最大的廉航、濟州航空擬收購國內第5大廉航易斯達航空,雙方於3月2日達成最終協議,不過收購額比2019年達成基本協議時減少了2成以上。摸索尋求外資支援的馬來西亞航空方面,此前日本航空、卡達航空、中國南方航空成為候選企業,但現在情況為之一變。尋找買家的印度國有航空公司印度航空的走向也變得不明朗。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中國·亞洲總支局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