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的服裝訂單在「蒸發」

2020/04/24


      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越南服裝産業的訂單面臨著急劇減少的狀況。越南最大的國有服裝縫製企業越南國家紡織服裝集團(Vinatex)討論最多讓5萬名員工臨時休假。而對於中小工廠,或將面臨經營危機。如果業務的「蒸發」走向長期化,不僅是持續快速增長的越南經濟將迎來轉折點,對於西班牙的「ZARA」等全球的服裝企業來説,也可能面臨供應鏈的基礎坍塌的風險。

      

亞洲縫製業的恢復似乎需要時間(越南胡志明市,reuters)

  

      「這樣下去,到5月份,員工3~5成的工作將消失」,Vinatex的首席執行官(CEO)黎進長的話語中透露出危機感。

      

      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首先在2月顯現。中國的感染出現擴大,中國産布料的採購陷入停滯。3月布料採購恢復正常,但是卻受到「第二波疫情」衝擊。感染擴大至歐美,由於各國限制民眾外出等,服裝的需求急劇減少。接連有服裝企業取消訂單或是停止下單。

   

      在越南,河內市等地也禁止非緊急不必要的外出,但是並不要求工廠停産。雖然工廠可以運轉,但是卻沒有訂單。為了渡過難關,工廠用縫製設備生産口罩,但也只是杯水車薪。

   

      損失是利潤的2倍

   

      Vinatex是在越南的服裝縫製生産市場握有約1成份額的最大企業。性質為國有企業,伊藤忠商事也對該企業出資15%。除了Inditex集團運營的「ZARA」外,還和瑞典的服裝企業海恩斯莫里斯服飾(H&M)等進行交易。Vinatex在越南國內擁有200家工廠,集團員工人數達到10萬人。

      

  


 

      越南工商部公佈的數據顯示,預計4~5月的纖維·鞋類産品的訂單額將比上年同期減少7成。Vinatex認為,即使新型冠狀病毒在5月底之前平息,其損失額也將達到1萬億越南盾(約合人民幣3.1億元)。是2019年凈利潤(5100億越南盾)的近2倍。如果影響走向長期化,虧損額將進一步膨脹,很多中小工廠將面臨生存危機。

   

      雖然越南吸引三星電子等外國企業進駐,推進産業升級,但是縫製業依然是基礎産業之一。縫製業佔越南2019年出口額的1成。受中美貿易戰影響,很多企業將生産基地從中國轉移到越南。雖然越南被認為是「下個中國」的代表之一,但現在環境為之一變。

   

      從越南的縫製業來看,很多勞動者的工資接近最低工資水平,工資最低的地區月薪為300萬越南盾(約合人民幣923元)。由於就業機會的消失可能引起社會不穩定,越南政府計提了相當於3000億日元預算,用於支援因新冠疫情而失業的生活貧困者和企業。

   

      受影響的不僅有越南經濟。如果陸續有縫製工廠無法渡過當前的危機,除了ZARA和H&M外,運營「優衣庫」的日本迅銷等企業的商品採購也令人擔憂。這是因為服裝産業在過去約10年的時間裏快速推進全球化,亞洲的縫製業成為供應鏈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服裝企業與縫製企業的協作受到考驗

   

      4月9日,越南和孟加拉國等亞洲6國的縫製行業團體發表了聯合聲明。要求服裝企業在取消訂單時補償全部損失。H&M等企業表示「對於已經進入生産工序的服裝將按合同約定的條件購買」,不過「也有很多企業在商品生産完之後提出減少或延期支付貨款」(孟加拉國的團體)。

   

      圍繞新興市場國的縫製産業,停止使用童工的情況取得進展,遵守合約成為下一個課題。在家電和電子行業,還存在零部件買方先支付貨款,對交易對象的資金週轉提供支持的情況。如何跨越新冠病毒導致的經營環境惡化,服裝企業與縫製企業的合作受到考驗。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大西智也 越南河內、新田裕一 緬甸仰光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