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普研究(上)「鴻海方式」迎來極限

2020/04/03


  夏普的經營重建進入了平臺期。夏普歸入台灣鴻海精密工業旗下已經過去3年半。雖然實現扭虧為盈,但是主要得益於削減成本,並未培育出新的收益源。創造增長萌芽的研究開發費等面向未來的投資比過去還少。減少浪費、擠出利潤的「鴻海方式」經營手法也迎來極限。

  

夏普力爭開拓高清晰的8K市場

    

  「能還房貸了」,一位夏普的員工安心地説。這是因為夏普2016年納入鴻海旗下後,在「賞罰分明」的號令下貫徹了成果主義。工資也是一樣。但很多員工的獎金比陷入經營危機時翻了一倍,因為業績出現了復甦。

 

  夏普的合併最終損益此前連續多年虧損上千億日元,但2017年之後實現扭虧為盈。這是鴻海派去的會長兼社長戴正吳推行徹底的合理化舉措産生的效果。戴正吳在鴻海時代有「成本先生」的稱號。在電視和白色家電業務領域,戴正吳還關閉了主力工廠。20202月,戴正吳在台灣召開的記者會上表示,夏普已經度過轉型期,今年將步入正軌,強調了自身的改革成果。

 

  但並不能説夏普現在已經找到了復活之路。夏普2月將2019年度的銷售額預期比初始預期下調2000億日元,下調至2.45萬億日元。主要是因為個人電腦液晶面板業務表現不振。夏普已經連續2年下調銷售額預期。在截至2019年度的3年期計劃中提出了營業利潤達到1500億日元的目標,但是目前的預期是1000億日元。

 


  

  未培育出新業務

  

  最大的問題是未能培育出新業務。提供高清晰影像的8K相關業務方面,夏普提出2020年度銷售額達到3000億日元的目標,但是似乎還沒有達到一半。2019年夏普成立了「物聯網」(IoT)平臺租賃相關業務的2個公司,但一名高管認為距離盈利「還需要時間」。

  

   

  在尚未培育出新收益源的背景下,夏普為了産生利潤,只能削減生産成本。影響還波及到用於開發未來技術和商品的研究開發費。夏普2019年度的研究開發費預算約為1100億日元。比歸入鴻海旗下之前(13001400億日元)還低。

 

  在戴正吳移植鴻海方式經營手法的背景下,將研究開發部門定位為與電視等業務並居的事業本部之一。開發事業本部長種谷元隆表示,「我們也被要求盈利」。研發部門需要從公司內部其他事業本部接受開發委託等,自行確保資金。

  

  據稱,研究開發部門的一名員工從委託開發技術的事業本部收到了這樣的通知:「如果再不出成果,就不會投錢了」。

 

  一線擔心虧損

 

  夏普的一名員工透露出危機感,稱「即使是新業務,也被要求從第一年度就開始盈利。擔心虧損的一線無法實施大膽的戰略」。


 

  停滯感還體現在數字上。據世界知識産權組織(WIPO)統計,2018年夏普的專利申請數量為1132件。與2012年的2001件相比減少至一半多的水平。作為未來增長引擎的技術種子正在逐漸減少。

  

   

  戴正吳希望將夏普打造為什麼樣的企業呢?在2018年的股東大會上,戴正吳表示,夏普已經不是一家液晶面板企業,而是一家品牌企業。其參照的是美國蘋果。鴻海通過代工生産iPhone等産品,近距離目睹了蘋果以自主技術和品牌為武器迅速發展的過程。

  

  就算比不上蘋果,但戴正吳等人認為,夏普有技術也有品牌。因為經營者的問題,才陷入破産危機,但如果採取全球最大電子産品代工企業(EMS)鴻海的高效經營方式,則能夠實現重建。

 

  實際上夏普的現狀是度過了危機,但後勁不足。在未能培育出新業務的背景下,為了獲得利潤只能繼續削減成本,結果陷入連培育「新業務萌芽」的研究開發費也壓縮的惡性循環。

 

  關於被夏普定義為增長領域的8K業務,戴正吳強調,最近3年投入了超過150億日元的資金。但是,8K的技術實力並非一朝一夕能獲得。夏普的8K技術很大程度是得益於與韓國三星電子等全球大型企業競爭,從10年前開始就在穩步積累相關專利。如果稍微放鬆,很可能馬上被甩在身後。

 

  戴正吳和普通員工一樣住在簡單的宿舍裏,其奉獻姿態獲得了老員工的尊敬。但是,最近也有聲音指出「(戴正吳)沒有培育10年後業務種子的想法」。夏普能夠朝著戴正吳提出的「百年大企業」的目標向下一個階段推進經營嗎?夏普和戴正吳的手腕將受到考驗。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中村元、伊原健作 台北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