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世界煩惱的「新壟斷」

2019/02/18


      世界的信息和知識集中於少數IT大型企業的「新壟斷(NEW MONOPOLY)」已經出現。按以往的《反壟斷法》難以監管的支配性力量侵蝕個人和企業,與國家的博弈也在升溫。不過,如果過度加以束縛,又有可能損害數據能夠帶來的商業萌芽。應該在多大程度上對「新壟斷」加以限制?世界正為之煩惱。

   

     不斷消失的「停用」選項

    

    在2019年1月中旬的一個週末,帶著女兒(4歲)在橫濱市內購物的田口敦(35歲,化名)一臉不高興。「又被盯上了」,當他用智慧手機打開Facebook時,畫面上出現的是預定在附近舉辦的親子烹飪教室的廣告。「簡直就像是瞅準了我和女兒在一起時一樣」,田口的心情難以平復。

      

    田口本身是日本一家網路廣告公司的營銷人員。他對數據分析以及迎合個人偏好的「定向廣告」十分熟悉。但即使是他也困惑地表示「Facebook的準確度高得驚人。從位置信息到人際關係,感覺其一切盡在掌握」。

   

    田口多次想過停用,但最後還是放棄了。因為他與同事和客戶的聯絡很多要通過Facebook,「如果停用,會影響工作」。

 

    無法通過是否提高價格或份額等以往的尺度來衡量;也無需串通和收購,但在不知不覺之間,更好的服務卻在減少——數據、財富和人才向美國谷歌和Facebook等「GAFA」集中的局面在美國開始被稱為「新壟斷」。

   

      

    推動這種支配地位的是日趨難以轉投其他公司的「鎖定效應(lock-in effect)」。GAFA借助搜索和社交網站(SNS)等免費服務匯集用戶。用戶越是使用,這些服務就越會融入一個人的生活,「停止使用」的選項則不斷消失。

 

    這與以往的石油、鋼鐵和汽車産業不同,IT行業需要的設備和人員較少。GAFA加上中國的「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這7家的總用戶數單純相加達到130億人,規模已超過世界總人口。只要涉足這一強大的經濟圈,就算是企業也難以輕易逃脫。

 

    2018年11月,手握智慧手機的日本千葉縣的公司職員久力萌(28歲)懷疑自己的眼睛。她每天都玩的LINE的電子寵物培育遊戲「Tamagotchi(拓麻歌子)」突然無法使用了。「修復需要用1個月時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非常疑惑。

 


  

    當時,LINE內部陷入混亂。「明明事前確認了」、「將是大工程」,負責人很傷腦筋。那正是在2018年9月啟動遊戲服務並因此獲得300多萬用戶之後。蘋果對LINE發出警告稱「這項服務存在問題」。

 

    這是不經由蘋果應用服務、能在LINE上享受新遊戲的機制。LINE因此迅速增加了廣告收入,但這似乎惹惱了蘋果。「不要談蘋果施壓的事」,雖然日本公平交易委員會也展開調查,但在LINE公司內部,因擔心遭到報復而緘口。對於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的採訪,兩家企業都回復稱「對個別案件無可奉告」。服務至今仍未完全恢復。

 

    與其説是同對手展開競爭,不如説是依靠自己打造的市場進行強有力的掌控,這正是「新壟斷」。蘋果的應用服務在10年裏發展到有10億人使用的規模。僅僅是「規則」的變更就足以左右50萬應用程序開發企業和開發者的命運,即便是日本的大型企業LINE也無法違逆。

 

      難以應付的巨大力量

   

      IT大型企業可以簡單地跨越國境,不斷「侵蝕」各地的消費者和企業。自1個世紀前的美國《謝爾曼法(ShermanAct)》以來,世界的反壟斷法一直以看得見的貨物交易作為標準,但如今難以借此實施監管。「競爭的守門人」也在動搖。

 

    「日本希望發揮主導性作用」,2018年12月,日本公平交易委員會的委員長杉本和行在視頻會議上這樣對歐盟(EU)委員會反壟斷專員薇絲塔格表示。薇絲塔格是被稱為「GAFA天敵」的人物。

  

    但業務一線卻早早地感到力不從心。歐盟委員會由20多位擁有博士學位的經濟學者來應對與大型企業的對決。另一方面,日本公平交易委員會只有2個人。「要應對數據壟斷等新課題,人手不足」,日本公平交易委員會下屬的競爭政策研究中心所長岡田羊祐這樣吐露。

   

    「如果是自願出庭,我們不會出席」,2018年11月亞馬遜迅速地拒絕了日本經濟産業省的聽證會傳喚。該公司擁有170多名經濟學者,建立起銅牆鐵壁般的防禦,該公司內部甚至私下説「日本容易搞定」。

      

    今年6月在大阪召開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跨越國境的「數據流通圈」將成為討論的議題。如何應對開始具備甚至是國家都難以應付的力量的IT大型企業?國際社會亟需找到答案。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