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新冠疫苗的到來或使日本失望

2020/08/18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我感覺,2020年的夏天。是使所有的人失望的夏天。

             

  因為今年,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世界200多個國家,感染者已超過2000多萬,死亡者達到70多萬。

                                        

在中國武漢,醫務人員身穿防護服照料病患(Reuters)

                         

  但是,在新冠病毒剛剛開始流行的冬天,在感染逐漸擴大的春天,似乎每個人都抱有一個希望,那就是夏天的多雨、強烈的紫外線和炎熱的天氣,會使病毒的擴散減弱或者平息。

             

  不是嗎? 2002 年 11 月登陸中國廣東的非典型肺炎(SARS ),在中國傳播後迅速蔓延至越南、新加坡等周邊國家,後來傳播至全球 29 個國家和地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截止至 2003 年 7 月為止,世界共有 8096 例確診,其中 774 人死亡。當時這也是一種全新的冠狀病毒--SARS-CoV,它在冬季的11月開始發生,到5月上旬達到高峰,病例超過7000例,但是進入6月,在它所傳播的北半球進入夏季,新增感染者每日已減少到個位數,2003 年 7 月 5 日,WHO 宣佈,已經在全球範圍內控制了非典的爆發,而在這一年的7月,非典幾乎絕跡,因此有很多人相信:同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正在流行的新冠病毒,也會隨著夏季的到來而消失。

            

  也有許多專家預測新冠會在夏天減弱或消失。

                 

  據BBC NEWS中文網4月9日報導:

                  

  一項研究顯示,3月10日以前病毒疫情特別嚴重的國家(出現境內社區感染的地方),比那些病例較少的國家平均溫度更低。


                      

  另一項研究收集了新冠肺炎病例超過40個的100座中國城市的資料,結果顯示溫度和濕度越高,傳染率就越低。

                         

 張石 的其他文章

            

 建立日本式「健康碼」制度或是遏止新冠捷徑 

    

 為什麼東京都不再拉紅「東京警報」? 

        

 後新冠時代與日本的「距離美學」

               

 日本緊急事態宣言將陷入週而复始的怪圈

  

 日本抗新冠最後的防線

                

 新冠會議:為何安倍和大臣們極少戴口罩?

                   

  更多 >>>>

  日本網路雜誌《DAILY 新潮》3月30日在網路上發表題為《新型冠狀病毒,「4月終息説」是真的嗎?使病毒衰弱的「濕度」和「紫外線」》(轉載《週刊新潮》4月2日的文章)的文章,該文引用長野保健醫療大學特任教授北村義浩的話説:「4月的紫外線還很弱,要想讓病毒死滅必須照射一小時以上的陽光,如果6月紫外線飛躍性地增強,可以期待取得在實驗室使用的紫外線的效果,因此新冠真正地結束要從5月末到6月初開始。梅雨也是病毒的天敵,因為附著在物質表面的東西,被雨沖洗掉了。」

              

  但是當這個夏天到來的時候,我們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這樣的夢想在許多國家乎破滅了,6月開始北半球進入夏季,夏天新冠病毒在美國等國家的傳播趨勢不但沒有減弱,而且變本加厲。進入7月,美國的新冠病毒蔓延愈演愈烈,到7月14日,新增新冠肺確診病例達63,262例,成為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國家。目前確診的患者已經超過了500萬例,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都據全球之首。

              

  全球新冠確診病例總數從100萬增至1000萬,用時86天;從1000萬增至2000萬,僅用了44天,而在這44天裏,北半球進入夏季。

           

  日本的情況也是如此,到8月10日為止,日本累計的新冠感染者已達5萬461人,進入7月,新增感染者急遽增加,7月3日還是2萬多人。7月25日達到3萬多人,8月3日達到4萬多人,到8月10日,僅一週間,就增加到約5萬461人,8天增加了一萬多人。

                               

東京新宿街頭的行人(7月29日)

                                        

  因此,這個夏天,對日本也是個失望的夏天,但是在5月25日解除全國緊急事態宣言以後,有關如何使恢復經濟生活和防疫兼顧,如果阻止新冠「第二波」來臨等問題上,日本以安倍為首的中央政府幾乎什麼都沒有做。

              

  6月18日以後到8月5日為止,安倍首相約一個半月沒有召開記者會,也沒有參加國會閉會中眾參兩院每週有關新冠對應的審查,也不召集臨時國會,而且在感染急遽增加,全國新增感染者達到新冠流行以來最高值的795人的7月22日,提前開始了有國家補貼的旅遊「GOTO TRAVAL」活動,這以後感染不斷擴大,到8月2日為止連續5天超過千人.4日以後又有多日過千,在日本實行全國緊急事態以後,日本6月7日到13日的一週時間裏,全國每週每10萬人口的新增感染者清零縣為33個縣,而從8月4日到10日的一週裏,清零的縣只剩下青森和山形兩個縣。


           

  人們紛紛批判安倍政府在抗疫上「無所作為」,據《讀賣新聞》8月7-9日的輿論調查,認為安倍首相在新型冠狀病毒的對應上,沒有發揮其指導的力量的受訪者達78%。

            

  而安倍政府的「無所作為」,給人的印象似乎就是等待著新冠在這個夏天「自然消失」,在進入緊急事態以後和解除緊急事態後的一段新增感染者急速減少的時期裏,安倍政權沒有去建立一個由中央到地方的有效的抗疫和經濟活動兼顧的體制,他們的做法讓人感到他們就是在「等待」。

             

  而現在,安倍政府還在等待。日本政府7月31日與美國製藥巨頭輝瑞達成基本協議,若該公司在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病疫苗開發成功,到明年6月底前將向日本提供6000萬人份疫苗。

                             

輝瑞(Pfizer)的標誌(資料,REUTERS)

                   

  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8月7日還表示:政府基本與正在研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疫苗的英國製藥巨頭阿斯利康達成協定,若疫苗能投入實用,從明年起將向日本提供1.2億次份的供應。

              

  這種等待更讓人覺得日本政府的無奈和束手無策,據《德國之聲中文網》8月4日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和世衛組織緊急事務負責人邁克·瑞安(Mike Ryan)在日內瓦舉行的一次視頻新聞發佈會稱:儘管目前有很多疫苗已經進入關鍵的第三階段,即臨床試驗階段,但是有可能永遠不會出現防治新冠病毒的「靈丹妙藥」。「我們大家都希望擁有一系列可以保護人們免受感染的疫苗」,但是,不能保證將會有有效的藥物,或許新冠疫苗只有幾個月的防治作用。」

            

  目前,有效的疫苗還沒有出現,日本就已經開始等待,而從目前日本冠狀病毒感染正以遠遠超過實行緊急事態宣言之前和之中的速度蔓延的現實來看,繼續進行得不到切實保證的等待,從另外一個意義講也是等待著疫情的進一步爆發,等待著醫療體制的崩潰,日本不能像等待一個失望的夏天那樣等待疫苗,因為疫苗也許會像這個夏天一樣令人失望,時間已經不允許日本再等待,而是需要行動,建立一個由中央政府統一而嚴密地指揮的,實現防疫和經濟活動兼顧的堅實的嶄新的體制,別的國家能做到,日本也會做得到。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張石 簡歷: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