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後新冠時代與日本的「距離美學」

後新冠時代與日本的「距離美學」

2020/06/12

PRINT

新冠病毒

              

           

 張石 的其他文章

   

 日本緊急事態宣言將陷入週而复始的怪圈

  

 日本抗新冠最後的防線

                

 新冠會議:為何安倍和大臣們極少戴口罩?

             

 日本真的處於新冠肺炎「早期爆發」階段嗎?

                    

 肺炎橫行:中國人應向日本人學習什麼

                                   

  更多 >>>>

  這種心理上的「距離美學」,使日本人也會拒絕別人給予他們過分的恩惠,給予日本人過分的恩惠,也會被認為是給他們「添了麻煩」,因為報答別人的恩惠是他們的一種負擔,這也是為了保持人與人之間的一種適當的距離。日本人不希望沒有距離地介入他人的生活,也不希望你沒有距離地介入他們的生活。在日本有許多露宿街頭的人,卻基本上看不到乞丐,這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現象。這也是説明日本人就是露宿街頭,也不願意接受他人的施捨,他們認為適當的「距離感」是一種自尊,無論自己的處境如何。

                

  日本人非常講究一種「間」的美學,日本作家長谷川櫂在《和的思想》 一書中寫道:「……見到福島光加這一草月流的花道家時,我曾問了一下他:‘插花和做花籃的不同是什麼?’福島不僅在日本教許多在日外國人花道,也時時去外國指導花道,我想他一定對此了解得很詳細。他馬上明快地回答説:

                    

  ‘花籃是用花填補空間,而插花是用花激活空間。’至今我仍然記得,我當時想到:這不僅是有關插花與做花籃的區別,不是也觸及到了日本文化和西洋文化的不同嗎?」(長谷川櫂《和的思想》,中公新書,2009年版,82-83頁)

                   

  由此可見日本的美學中是非常強調距離感的,至近的密度是他們在禮儀和美學上所忌諱的。

                 

  也許正是這種對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的追求,使日本在這次新冠流行中受害較輕。

     

避難所的居住空間間隔開來(5月28日,岐阜縣)

                           

  到本稿截稿的531日為止,世界上的新冠感染者已經接近600多萬人,死亡人數超過36萬,而日本人的感染者總共才16,851多人,已有14,406人退院。有人説日本的核酸檢查(PCR)少,因此潛在的感染者很多,但是從為新冠而死的人數來看,也比歐美及另外一些感染者人數排在前面的國家的人數少得多,因此也應該説其感染的人數確實比較少。據日本厚生勞動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對策專家會議5月4日發表的《關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對策狀況的分析與建議》,每10萬人口中感染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數西班牙為51.8人,意大利為45.3人,法國為36.2人,英國為31.9人,美國為15.3人,德國為7.3人,韓國為0.5人,而日本僅為0.3人。

                 

  之所以有這樣的結果,也與日本人在空間追求人與人之間距離感,在心理上追求距離産生的分寸感,在美學上追求距離産生的美感有很大關係。日本沒有西方那種擁抱、親吻和貼面甚至握手的習慣,鞠躬的距離也拉遠了感染的機會,在一定程度上杜絕了人與人的之間的濃密接觸,降低了人與人之間感染的可能性。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