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張石的櫻雪鴻泥 > 中日釣魚島問題重拾「擱置爭議」了嗎

中日釣魚島問題重拾「擱置爭議」了嗎?

2018/05/22

PRINT

中日深度觀察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日本首相安倍晉三5月9日與訪日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舉行會談,就為避免中國人民解放軍和日本自衛隊在東海等區域發生偶發性衝突,啟用防務部門間相互通報的「海空聯絡機制」達成正式協議,該機制6月8日開始運用。這個機制的運用範圍排除了地理概念,也就是説在東海的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水域也適用。中日雙方能夠經過10年的談判終於達成共識,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擱置了釣魚島主權爭議。

 

尖閣諸島(中國名:釣魚島)(2012年,kyodo)

 

  據悉,中日間已經敲定的「海空聯絡機制」的主要內容為:1、兩國防務部門定期舉行局長級、處長級會議,每年舉行一次局長級或副局長級年會及輪流舉辦處長級專業會議,研究這一機制的運用狀況和技術改善等問題。

 

  2、中國海軍、空軍官員和日本海上自衛隊、航空自衛隊之間設置專用聯絡熱線,以便在雙方處於緊急狀態時防衛部門幹部互相聯絡。

 

  3、確定日本自衛隊和中國軍艦、飛機等一旦相互接近時,直接通信所採取的無線電頻率以及使用英文聯絡的方法等,確認將遵守日本與美國、中國等在海洋偶然相遇時的行動準則(CUES)。

 

  2007年,時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晉三和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就建立「海空聯絡機制」達成共識,兩國從2008年開始了協議,2012年5月15日至16日,第一輪中日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在中國浙江省杭州市舉行, 雙方一致同意要充分利用中日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平臺,加強中日間各方面海上問題的對話與交流,管控矛盾,妥善處理有關問題,但同年9月因日本政府將釣魚島「國有化」,協議中斷。

 

  2014年,由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牽線搭橋,該協議重啟,於2014年9月23日至24日,在中國青島市舉行了第二輪磋商,雙方就東海有關問題及海上合作交換了意見,並原則同意重新啟動中日防務部門海上聯絡機制磋商;2015年1月22日,第三輪中日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在日本橫濱市舉行,就防務部門海空聯絡機制及有關技術性問題進行了協商,達成了一定共識;2015年12月7至8日 ,第四輪中日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在中國福建省廈門市舉行,就早日啟動海空聯絡機制進行了溝通,同意繼續就此進行協商;2016年9月14至15日,第五輪中日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在日本廣島舉行,雙方同意加快中日防務部門海空聯絡機制磋商進程,儘早舉行第六輪專家組磋商;2016年12月7至9日,第六輪中日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在海南省海口市舉行,就繼續商討建立旨在避免偶發性衝突的「海空聯絡機制」達成共識;2017年6月29至30日,第七輪中日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在日本福岡舉行,雙方同意儘早啟動防務部門海空聯絡機制,並同意進一步推進防務交流。

 

  但是在談判中,中日圍繞該機制運用範圍是否包括中日都主張擁有主權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周邊領海和領空上存在對立,以日本外務省國際法局為中心,要求明確寫入「領空、領海不屬於對象範圍」的呼聲很高,政府相關人士也指出「主權問題不能讓步」。

 

  另一方面,中方則要求不明文規定該機制的運用範圍,還希望討論釣魚島周邊避免衝突的應有方式。這顯然是意在加強對釣魚島的主權主張,如果釣魚島周邊海域排除在運用對象範圍之外,就等於承認了日本對釣魚島的主權,承認了那是日本的領土,。

 

  2016年12月11日,中國《參考消息》網介紹説:中國國防部外事辦公室前主任錢利華2016年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2012年基本達成了協議,但日本去年又提出運用範圍的問題。把磋商陷入膠著狀態歸咎於日方。如按照上面的報導,日方提出有關應用範圍的問題,是在2015年,在2015年以後,圍繞這個問題的中日談判一直處於膠著狀態。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