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A放置爭論歷史書籍偏離日本商業精神

2017/01/25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張石:由於日本APA酒店客房內放置了該集團CEO元谷外志雄否認南京大屠殺與有關強徵慰安婦的報導等內容的書籍,在中國引起了強烈批評。暴露這家酒店在客房放置此類書籍的視頻投稿在中國被點擊7000萬次以上,引起了中國人的強烈反彈,而該集團1月17日表示,「日本是保證言論自由的國家,不能屈服於單方面的壓力撤回自己的主張。」

 

 

 


 張石 的其他文章

 

 無人售貨到處可見凸顯日本人道德高度

 

 哪些方面日本人不如中國人文明?

 

 靖國神社將會祭奠中國的戰歿者嗎?

 

 小池正在擊潰石原慎太郎政治家族(2)

 

 小池正在擊潰石原慎太郎政治家族(1)

 

 川普勝選是改善中日關係的最好動力

 在日長住中國人和遊客同創新高説明什麼?

 日本人是我見過的最講信用的族群

 日本人真的長壽過頭了嗎?

 日本真的有可能出現華裔首相嗎?

 虛位天皇的一舉一動為何依舊意義重大

 我們促成孫中山孫女與日本外孫相認

 福島核污染真的奪走了7名美軍士兵的生命嗎?

 歐巴馬訪問廣島給安倍留下的「作業」

 日本媒體「主題先行式」節目當然會激怒中國人

 中國遊客驚訝:難道日本沒有扒手?

 中國人「爆賞櫻」不只是因為櫻花美

 震災時中國人不能忘記日本救援隊

 武漢櫻花之爭與日本「雜種文化」

 為什麼日本幾乎沒有乞丐?

 中國人體驗日本混浴與目光管理

 「價值觀外交」使日本「不戰自敗」

 不要讓智慧手機使你變得淺薄無知

 污染啟示中國人學習日本人個人修養

 霧霾與二千多年前的中國環保思想

 如何識別中日互聯網上的假錯新聞?

 日本孤兒:解放軍是我的養父母

 更多 >>>>

 

 

  筆者不想參與有關元谷外志雄的言論正確與否及有關言論自由的討論,而是覺得,APA酒店的做法,也就是讓該集團CEO單方面的政治主張進入商業服務的做法,有悖於日本整體的商業精神。

 

  我在其他的文章中曾指出過:圍繞大陸人去香港旅遊,香港近幾年來發生了一些反對運動,甚至有的人稱大陸遊客是「蝗蟲」,説「內地遊客,香港不歡迎你們」,與此相對,雖然來日本的中國遊客越來越多,但是卻沒有發生像香港那樣的抵制運動,對於來日本旅遊的大陸遊客,除2010年9月29日,由於剛剛發生了中日船艦在釣魚島(日本稱為尖閣諸島)海域衝突事件,中國遊客乘坐的巴士在日本福岡偶遇日本右翼團體,發生過一次圍堵事件外,就再也沒有聽説過排斥中國遊客的事情。

 

  正是因為如此,儘管發生了2010年9月中日船艦相撞事件、2011年3月的東日本大地震和2012年9月的日本政府購買釣魚島等事件,使中國遊客一時減少,但總的來説,中國遊客增長勢頭迅猛,從2013年的1,314,500人猛增到2016年為6,373,000人,雖然中日關係一直不好,但是中國人的訪日旅遊,已經超越了政治和意識形態,進入了一個全盛時期。

 

  究其原因,當然與日本優美的自然風光、現代化的設施、精美的商品等有關,但是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日本商業中的洗練而無微不至的服務精神。

 

  日本文化之中,有「款待之心」(おもてなしの心)的傳統,所謂「款待」,按照網上的《weblio同類詞詞典》等,就是厚遇、禮遇、接待、款待、歡迎、優待等,就是「表裏如一地接待客人」。據説這種「款待之心」,起源於日本的茶道,而其精神的精髓,就是所謂的「一期一會」。日本人認為,「一期一會」這個成語來源於日本戰國、安土桃時代的茶道之祖千利休,雖然在千利休所留下的著作中沒有記載這個成語,但是千利休的弟子山上宗二在其著作《山上宗二記》中説這是千利休的話。這句話翻譯成漢語就是「三生修得同船渡」,而在茶道中的意思就是:主人和客人的相見,也許一生只有這一次,這是非常寶貴的緣分,要珍視這難得的瞬間,以誠相待,給你最完美的款待。

 

  而日本人在商業中,把這一茶道精神,擴展為整個商業精神的精髓,「款待之心」成為一種日式服務的象徵性語言,具體地説,就是站在客人的立場上考慮問題,無微不至,完成精緻而優雅的服務,也正是這種「款待之心」感動了中國的遊客們,使他們超越了政治與意識形態上的對立,對來日本的旅遊流連忘返,終生難忘。

 

  日本《産經新聞》2015年1月19日發表題為《中國人訪日的「百聞不如一見」》的文章稱,無論是在酒店、百貨公司、景點受到的始終如一的細緻款待,還是丟了東西時可以迅速尋回——這些對大部分日本人來説習以為常的事情,被中國遊客興奮地發表在網上,意義非比尋常。

 


  而APA酒店,在客房內放置了該集團CEO元谷外志雄否認南京大屠殺與有關強徵慰安婦的報導等內容的書籍,雖然在日本的法律上沒有問題,APA酒店也有這個自由,但是作為商業設施,卻是與這種「款待之心」相背離的。據日本《日刊CYZO》雜誌1月17日的網路文章報導,由於近年來訪日遊客數量的急劇增加,APA集團發展迅速。2000年底,APA酒店只有20家,到了2016年,APA酒店數已超過400家,客房數多達7萬間。(1)

 

  那麼APA酒店的服務對象,就會包括中韓的遊客,中國大陸、台灣及韓國遊客在數量上,近年來一直在外國遊客中排前三位,而南京大屠殺與有關慰安婦問題,已經超出了歷史研究的範圍,變成了中日、日韓在歷史問題上對立的象徵性的符號,而且有關這兩個問題的爭論越激烈,越持久,其符號性的效應就越強。歷史總有僅依靠史料不能還原的部分,你提出了某件事情不存在的資料,對方會提出其存在的資料,爭論起來無休無止,以至於這個問題已經發展成中韓全民性的感情問題。現在的情況是,日本人如果對中國人説南京大屠殺不存在,就等於向他們挑戰,對韓國人説強徵慰安婦不存在,亦是如此,而作為商業設施,全心全意服務好顧客是宗旨,將服務中參雜會使一部分客人産生反感與對立情緒,且具有強烈傾向性的歷史與政治爭論的成份,就完全不是站在中韓客人的立場上,以「款待之心」待客,而且會給中韓客人「我就是讓你不舒服」的感覺,他們當然會對此提出異議。

 

 張石

  日本人最知道在什麼地方應該幹什麼事,有關歷史和政治的討論,應該回到歷史與政治的論壇,在商業中參雜強烈的政治傾向,也會使被中韓遊客超越的政治再回到商業中,這也許會重創日本旅遊業。

 

(1)http://news.nicovideo.jp/watch/nw2597603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簡歷:

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