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池正在擊潰石原慎太郎政治家族(2)

2016/12/07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張石:石原父子「阻擊」小池百合子大敗,但是石原家族與小池的對壘才剛剛拉開序幕。

  任職東京都知事半個月以後的8月16日,小池百合子視察了位於中央區的築地市場、以及位於江東區的該市場搬遷地點豐洲市場,她馬上發現了問題。

東京新知事小池百合子視察豐洲市場地下水水質監測設施(2016年8月16日,東京)

 

  


張石
的其他文章

 

小池正在擊潰石原慎太郎政治家族(1)

 

川普勝選是改善中日關係的最好動力

在日長住中國人和遊客同創新高説明什麼?

日本人是我見過的最講信用的族群

日本人真的長壽過頭了嗎?

日本真的有可能出現華裔首相嗎?

虛位天皇的一舉一動為何依舊意義重大

我們促成孫中山孫女與日本外孫相認

福島核污染真的奪走了7名美軍士兵的生命嗎?

歐巴馬訪問廣島給安倍留下的「作業」

日本媒體「主題先行式」節目當然會激怒中國人

中國遊客驚訝:難道日本沒有扒手?

中國人「爆賞櫻」不只是因為櫻花美

震災時中國人不能忘記日本救援隊

武漢櫻花之爭與日本「雜種文化」

為什麼日本幾乎沒有乞丐?

中國人體驗日本混浴與目光管理

「價值觀外交」使日本「不戰自敗」

不要讓智慧手機使你變得淺薄無知

污染啟示中國人學習日本人個人修養

霧霾與二千多年前的中國環保思想

如何識別中日互聯網上的假錯新聞?

日本孤兒:解放軍是我的養父母

更多 >>>>

築地市場于1935年開市,是日本及世界最大的批發市場,因面臨設施老化等問題,石原慎太郎領導下的東京都政府在2001年決定,將該市場搬遷至豐洲。這塊地曾經是煤氣公司「東京煤氣」的工廠,在將煤炭轉化為煤氣的時候,會産生苯、氰化物、砒霜等有毒物質,「東京煤氣」也通知過東京都,而石原政府的想法是,把市場用地的土都換掉,填上新土再蓋新的建築。

  目前豐洲的建築已竣工,2009年2月擬定為4316億日元的豐洲市場總工程費用上漲了36%,達到5884億日元,小池為此指出「一定要檢查清楚為什麼漲了這麼多」。當選後她除了前往現場視察外,也與主張延期的人士會面。小池8月31日宣佈搬遷延期,10天後發現豐洲市場主要的建築下方並未填土。小池下令相關事務負責人在9月30日之前彙報對未填土問題的調查結果。

  而據共同社9月29日報導,東京都29日發佈消息稱,在對豐洲市場(位於江東區)地下水進行的監測調查中,從青果棟所在的5個街區中檢測出了微超環境標準值的有害物質苯和砷。檢測出的苯最大含量為標準值的1.4倍,砷為1.9倍。東京都在土壤污染對策完成後實施的調查中發現有害物質超標尚屬首次。

  據都政府稱,對全部用地中的201處進行了調查。環境標準規定每升水中苯含量不得超過0.01毫克,但在兩處分別檢測出了0.014毫克及0.011毫克。砷的標準值也為每升水中不超過0.01毫克,在一處檢測出了0.019毫克。這三處於8月29日至31日抽取了地下水,均不位於有地下空間的建築的下方。

  污染不是來自雨水而是地下水,使沒有實行通過填土防止地下水中的污染物質滲透到地表的問題再次凸顯了出來。

  小池百合子在10月7日的記者招待會上,圍繞豐洲市場的問題指出:已向原知事石原慎太郎發出了問詢書。她説「石原是豐洲問題的確確實實的當事者。如果能得到非常具體的回答,會對解開各種疑惑有很大幫助,而石原在7月14日發給小池的回答被小池説成是「零」回答。

  都政府進行了驗證報告,但是未能鎖定決定不填土,而是設置地下空間的責任人。因此,小池計劃引進促進內部揭發的公眾舉報制度以鎖定涉事職員,表示「將明確責任所在」,並進行了重新調查,認定從2010年11月到2011年10月,決定了不填土的方針,應該承擔責任並進行懲戒的部長以上的人員有曾任市場長的岡田至、現實副知事的中西充、當時的管理部長、現奧運會、殘奧會準備局局長的鹽見清仁等共8人,但是仍然沒有弄清提出不填土方針的「始作俑者」。

  為此,石原慎太郎在2016年12月號的《文藝春秋》上發表文中指出:在豐州市場的問題上,有的問題是不需要經過知事批准的,因此他只好回答「不知道」,也有些問題是需要經過議會通過才能上報知事的,另外有報導指出:在石原擔任知事之前的1998年9月,就有東京都職員就豐州市場的土地使用問題與「東京煤氣」交涉,現在東京都雖然公佈了這些資料,但是有些內容用黑筆塗抹,像白米飯上放了一條一條紫菜的「紫菜便當」一樣。石原相信,如果將這些資料公開,就能夠弄清事實並明白究竟是誰的責任。(見石原慎太郎「有關豐州問題的我的回答的真意」2016年12月號的《文藝春秋》,105-106頁)



  而小池百合子在11月11日的記者會上指出:「石原原知事説只要把‘紫菜便當’的內容全部公開就能弄清問題,我們現在正在仔細調查。」

  然後她話鋒一轉説:「我們邀請石原前知事參加公聽會,他就以‘高齡’拒絕,但是我們一直都在請求他參加公聽會,承擔自己的責任,他也許是覺得他是沒有責任的。」表現了小池對石原不依不饒的意志。小池一直主張,在石原慎太郎任東京都知事期間,發生了如此重大的問題,他不能脫離干係,而據媒體報導,豐州建築物的競標,只有一家公司參加競標,這是為什麼?其他的公司是不參加競標,還是被人用某種手段排除了呢?這後面有什麼秘密?而主要建築物下面沒有填土,這筆鉅額資金用到了哪?儘管石原在回答小池的詢問時回答説:「完全委託給副知事濱渦(武生)」,有關豐州土地的購入和地下涵洞的問題「沒有接到過報告」,但是據《日本經濟新聞》2016年9月20日報導,東京都在2011年8月,簽訂了建築物下不填土的工事合同,下面蓋有擔任知事的石原慎太郎的大印。

  以東京為據點進行政治活動的石原家族,隨著「石原慎太郎品牌」的崩潰,其長子石原伸晃(選區為位於東京都杉並區的東京八區),三子石原宏高(選區為位於東京都品川區與大田區的東京三區)在最晚明年2018年12月進行的眾議院選舉中也將受到嚴重挑戰。儘管在這次選舉中小池百合子成了自民黨的敵人,但是小池在東京都民中,甚至在自民黨和與自民黨聯合執政的公明黨中的支持率非常高,據日本産經新聞社和FNN電視臺聯合民意測驗(8月6、7兩日實施),認為小池百合子任東京都的知事「很好」的自民黨支持層為83.0%,超過了全體都民的78.8%。與自民黨一起推薦增田的公明黨的支持層認為小池百合子任東京都知事「很好」達到了71.4%。,而擁立了在野黨統一候選人與小池競爭東京都知事的民進黨支持層對小池的支持率更高,達83.8%,大阪維新會支持層為73.3%,共産黨的支持層為53.7%。無黨派派層為77.3%。鑒於小池的勝選和人氣,自民黨也早早向小池伸出了橄欖枝,8月4日,安倍首相在首相官邸與剛剛當選的小池舉行會談,就中央政府與東京都在主辦奧運會、殘運會等問題上通力合作達成一致。小池當選東京都知事後辭去議員職務,而在她所在選區的東京十區的眾議院議員補選中,自民黨力推不顧以石原伸晃為首的自民黨東京都支部聯合會的威脅,堅決支持小池選舉,並因此受到自民黨「嚴重注意警告處分」的眾議院議員若狹勝,且高票當選,由此可見,在小池的問題上,石原伸晃在自民黨內已處於相當被動和孤立的狀態,而在10月30日,小池百合子發起的政治塾「希望之塾」在東京舉行開講式,盛況空前,政治塾將進行「投票、支援政治活動等等」,人們認為這是「小池新黨」的「前奏」。

張石 

  這樣,反對小池,攻訐小池的石原家,由於完全站在了大多數都民的反面,處境相當困難,而且以豐州市場問題為切入點揭開的東京都的黑幕如果和石原慎太郎的關係越來越多,石原家族的整體印象必然全面崩潰,石原伸晃和石原宏高很可能落選。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張石 簡歷:

1985年,中國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1988年到1992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94年到1996年,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現任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著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東京傷逝》、《孫中山與大月薰—一段不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