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體育界的陳腐是森喜朗不當言論的根源

2021/02/10


      北川和德:東京奧運會及殘奧會組織委員會主席森喜朗的言論,讓疫情下的奧運會處境更為尷尬。原本就有很多懷疑派,對2021年奧運會的反感日益高漲。同時還受到了海外的嚴厲批評,東京奧運會就算得以舉辦,也無法確定能否取得成功。

  

森喜朗

 

      森喜朗被認為歧視女性的發言恰恰是在2月3日的日本奧委會(JOC)臨時評議員會議上,這一點令人遺憾。此次會議匯聚了奧運會各體育項目的代表。這一消息也很快被國外媒體報導。在東京奧運會臨近之際,這相當於從體育界向全世界傳遞了日本社會的落後性。

 

      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森喜朗雖是日本奧委會的名譽委員,但一般不會在評議員會議上發言。出於防疫考慮,會場的評議員共有18人,很多與會者採用線上方式出席。在約1小時10分鐘的會議中,森喜朗的發言佔了約40分鐘。

 

      此次召開臨時評議員會議的目的是報告日本奧委會引入新的人事規定,根據日本政府規定的體育團體運營方針「治理準則(Governance Code)」,將女性理事增加到40%以上。對新規定懷有不滿的評議員也不在少數。

 

      森喜朗在討論結束後致辭。他以組織委員會主席的身份,要求與會者為奧運會提供協助,但講話內容幾乎都是閒聊。由此可以想像得到,日本奧委會主席山下泰裕等執行層的另一個意圖是,強調有在體育界擁有巨大影響力的森喜朗作為後盾,以促使比賽團體進行改革。

 

      森喜朗大概也察覺到了這一點,才選擇了這一話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脫口而出的卻是被認為歧視女性的言論。在森喜朗發言的過程中,會場傳來了類似於附和的笑聲,這反映了日本體育團體依然如故的實際狀況。

 

      引進「治理準則」的契機原本是日本體育團體接連發生了職權騷擾、獨斷運營等醜聞。可以認為,此次事件是由一直對以男性為中心的權威性、關門主義體制放任不管的日本體育界引發的。東京奧運會陷入了窘境,日本奧委會卻沒有用行動表現出危機感。奧運會志願者接連退出,運動員們開始發出批評的聲音,即便如此,山下泰裕和組織委員會內部卻並未提出要求森喜朗辭職的意見。

 

      如果認為奧運會的成功離不開日本國民的理解、支持以及世界各國的祝福,那麼現在也很清楚應該要怎麼做。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北川和德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