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雷集團創始人談被疫情改變的世界

2020/07/27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蔓延從根本上動搖著全世界。全球經濟今後將被迫發生怎樣的改變?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採訪了美國財經界的代表性人物、美國大型投資公司凱雷投資集團(The Carlyle Group)聯合創始人大衛·魯賓斯坦(David Rubenstein)。

      

大衛·魯賓斯坦

  

      記者:2019年新冠疫情尚未出現時,您就指出疾病的全球大流行(Pandemic)會給金融市場帶來風險。

  

      魯賓斯坦:如果動物和人類的關係加深,動物攜帶的病毒傳染給人的危險就會升高。這是大衛·奎曼的著作《致命接觸:全球大型傳染病探秘之旅》(英文名:Spillover:Animal Infections and the Next Human Pandemic)幾年前就已經提出的觀點。新病毒是一直潛在的風險。

  

      記者:新冠疫情讓全世界發生了哪些變化?

  

      魯賓斯坦:不同國家之間無法進行人員往來,國際投資也出現減少,全球經濟陷入困境。疫情的影響可能會持續好幾年。人們的行為發生變化,改為宅在家中生活。這是任何人都未曾預料到的情況。

  

      新興國家受疫情影響更為嚴重

      

      新興國家受到的影響更為嚴重。特別是對外美元債務較多的國家,如果本國貨幣貶值,償還債務的難度就會加大。因為預計需求會減退,已開發國家的企業可能會縮減投資。能源價格下跌帶來的影響也令人擔憂。

  

      記者:跨國企業的最高經營者如何看待新冠疫情?

  

      魯賓斯坦:經營者覺得遠程管理並不像以前認為的那麼困難。大多數員工也不抵觸在家辦公。但另一方面,恢復至疫情之前的水平並非易事,很多經營者認為,可以減少員工數量和縮小辦公面積。

  

      世界正在發生巨變,肯定有新的投資機會。估計醫療領域會成為很重要的投資對象。要説5年以後的情況,我希望能夠從疫情中完全恢復,但很多企業應該在向數位業務或遠程業務轉型。將會出現一些很有發展前景的領域。

  

      資本主義的轉機

    

      記者:資本主義所面臨的問題在新冠疫情下突顯出來,你怎麼看?

    

      魯賓斯坦:資本主義並不完美,不過除此之外,並沒有更出色的系統。如何修正日益擴大的收入差距,提高社會階層的流動性?資本主義正被迫進行重新定義。

  

      我最擔心的是,陷入新冠疫情所造成的‘巨坑’無法自拔的人不斷出現。會用電腦聯網的人和不會用電腦聯網的人之間的差距進一步擴大。無法適應新冠後新世界的企業將走投無路,未接受教育的人找不到工作,被社會拋棄。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記者:在現在的金融市場上,您覺得會有怎樣的「黑天鵝事件(不可預測的風險)」?

  

      魯賓斯坦:我擔心核物質擴散。如果恐怖活動在各地蔓延,就有可能成為動盪因素。希望經濟大國之間不要陷入戰爭等事態。

  

      記者:您對今年秋季即將到來的美國總統大選怎麼看?

  

      魯賓斯坦:如果民主黨的拜登上台,估計川普的很多政策都會被推翻。尤其是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和對伊朗的強硬態度將發生改變。

  

      記者:您對日本怎麼看?

  

      魯賓斯坦:我認為日本的國內生産總值(GDP)不會在10年、15年後還處於世界第三。(日本)需要進行海外投資,接受移民也是一個方法。不過,最重要的是打造有更多創業活動的經濟。創立新企業並將其培育成全球性企業的創業者在日本越來越少。

   

      記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藤田和明

  

      大衛·魯賓斯坦(David Rubenstein): 1987年創立美國投資公司凱雷投資集團的創始人之一。美國外交問題評論會及世界經濟論壇等的核心人物,也是美國財界的代表性人物之一。1973年,畢業於芝加哥大學法學院。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