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得主本庶佑談新冠疫情

2020/04/13


      就在世界範圍內感染擴散的新型冠狀病毒等問題,日本經濟新聞採訪了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得主本庶佑。本庶佑表示僅僅是一個變異的病毒就能讓世界陷入混亂。估計會有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但這就是現實。主要的採訪內容如下:

 

   記者:您怎麼看待新型冠狀病毒疫情?

   

     本庶佑:(日本)現在進入緊急事態、非常事態,成為最大的國難。很多人失去生命,全球的經濟也受到巨大衝擊。重要的是如何減輕傷害。就如同陷入泥潭,該如何走出來?為此應想盡一切辦法。將成為哪個國家能最早走出來的競爭。因此應控制病毒感染擴大。無論如何一定要避免感染者急劇增多和隨之而來的醫療系統崩潰的事態發生。

  

京都大學特別教授 本庶佑

 

    人們之所以會恐慌是因為疫情會使人失去生命。要想減少死亡人數需要有治療藥。應活用來自中國的研究報告,使用推薦的藥物。政府應該採取超越法規的保險適用,或者相當於這樣的措施。

  

    記者:為什麼人類無法擺脫傳染病的威脅呢?

  

     本庶佑:雖然醫學較20年前相比取得巨大進步,但是出現了新的病毒後,需要新的手段。物理和化學在理論上確立了整體的形態,但是生命科學是依然存在很多未知部分的學問。僅僅是一個變異的病毒就能讓世界陷入混亂。估計會有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但這就是現實。

 

     傳染病和癌症完全不同。傳染病能傳播,使感染者在短時間內迅速增加。一方面,癌症的發病率幾乎沒什麼變化。治癒率也是一樣。關於癌症的醫學知識在穩步積累。

  

     傳染病研究必須和免疫學一起推進。僅僅關注病毒沒有意義,還有必要探索與病毒抗爭的人們的反應。

 

     記者:您覺得新冠疫情後的世界會是什麼樣的?

  


    

     本庶佑:儘管新型冠狀病毒全球大流行,但人類的活動不會永遠停止。我不認為全球化的趨勢會倒流。

  

      中國的動向引人關注。雖説中國最先出現疫情,不過毫無疑問中國將最早實現經濟復甦。雖然無法預計中國的力量將變得強大,還是被世界冷眼相待,但是中國的立場、各國看待中國的目光會受到影響,國際秩序也有發生變化的可能性。

    

      記者:日本面臨著哪些課題?

   

      本庶佑:在某些方面講應對傳染病就像一場戰爭。特殊情況下需要控制社會系統,以相當強的權限應對。專家應該從平時就對政府獻言獻策,通過行政手段推行,但是日本並沒有這樣。應該像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一樣時刻保持關注,做研究和行政的連接點的工作。在醫學領域沒有自衛隊這樣的機制不是很好。

   

       很顯然日本的IT戰略滯後,未能充分運用於社會。台灣採取的措施非常有參考價值。通過一個號碼統一管理個人的醫療等信息。就連教育方面,在線授課的方式能讓老師與學生的一對一感更強,在40人大教室裏不會感到孤獨。希望日本能夠大膽的實施。

   

      記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矢野壽彥

   

    本庶佑:分子生物學專家,2018年因發現癌症免疫療法獲得諾貝爾獎。在新型冠狀病毒對策方面,建議大幅增強檢測能力。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