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福山(上):中國模式是什麼

2015/01/15


  長期以來,美國的狀況都影響到人們對民主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評價。近年來,美國面臨著金融危機、貧富差距擴大、朝野兩黨一味相互對峙、外交政策左搖右擺等問題,對美國感到失望的人不在少數。在冷戰結束之後宣告西方取得最終勝利的美國政治思想家弗朗西斯·福山就是其中之一。現在美俄對立正在加劇,中國也在對內推動改革,對外提倡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就國際格局和政治制度等問題,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採訪了福山。這一專訪日經中文網將分上、下兩部分刊發,本文為上半部分。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日裔美籍政治思想家。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曾在美國國務院任職。主要著作有《歷史的終結》等。
  記者:應該如何看俄羅斯和美國對立日趨激烈?

  福山:世界政治正在發生若干棘手的變化。一個是俄羅斯問題,這是冷戰後約25年來的最大失望。俄羅斯曾被認為將成為推進民主化的歐洲一員,但在普丁總統的領導下,卻轉向了類似法西斯主義的、劣質的民族主義,而且正在力爭擴大領土。

  另一個麻煩的變化則是中國。在巨大且堅持權威主義的國家對周邊國家提出領土主張這一點上,中國和俄羅斯如出一轍。而且,兩國背後都有人民的強有力支持。

  記者:在1989年的論文《歷史的終結》中,你宣告了民主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勝利。如今卻可以聽到「新冷戰」的説法。對此你有什麼看法?

  福山:冷戰存在地緣政治鬥爭和意識形態對立兩個層面。目前,意識形態對立已經不復存在。重要的是作為目標的社會制度的最終形態是什麼,其歷史終點是民主主義,這一事實並未動搖。前蘇聯曾試圖將共産主義推向全世界,但目前的俄羅斯有的僅僅是依賴能源出口的劣質國家制度,應該不會有國家效倣俄羅斯。

  記者:中國呢?

  福山:具有強勁發展勢頭、唯一能對抗美國的勢力是中國。不過,中國似乎並不打算向其他國家推廣自己的體制。中國只是認為其制度符合本國的特殊國情。其實中國模式到底是什麼?一部分是馬克思列寧主義,還一部分是儒家主義,這兩者難以兼容,而剩下的部分則是露骨的利己主義。換句話説,中國的制度不具備一以貫之的哲學基礎,很難在思想戰爭中取勝。

  今後,美國和中國的競爭將日趨激烈,中國在領土方面也將加強主張,但這與思想和意識形態毫無關係。僅僅是傳統的地緣政治在驅動兩國的行為。

  記者:《歷史的終結》曾被拿來與哈佛大學教授、已故薩繆爾·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相對比。目前,伊斯蘭極端組織勢力正在加強。對此你怎麼看?

  福山:我認為文明衝突論沒有説服力。作為精神歸屬,人們腦海中浮現的是國家。人們不會認為自己是亞洲人、是儒家文化圈的一員,而會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是韓國人、或者是日本人。與共同的文化相比,國家的差別遠遠更加重要,這不容忽視。

  其中,伊斯蘭文化圈是個例外。但是,伊斯蘭基本教義即使在一部分地區具有影響力,卻難以成為世界規模的勢力。伊斯蘭基本教義的本質與其説是對抗西方的核心,不如説是阿拉伯模式失敗的結果。阿拉伯政府屬於獨裁性質,而且並未像中國那樣帶來長期增長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伊斯蘭基本教義發展的背景就是對這種現狀的失望。

  記者:本應勝利的美國、以及民主主義和資本主義目前略微褪色。對此你怎麼看?


  福山:主要原因是在伊拉克等的戰爭和金融危機。戰爭對美國的威信和實力投下了陰影。世界開始向支撐民主主義的美國投去不信任的目光。花費鉅額費用,陷入不必要戰爭的結果是美國人民也喪失了參與世界事務的意願。

  記者:聽説支持在中東戰爭的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m)的原點被認為是您主張的向世界推廣民主主義。

  福山:我從沒為推廣民主主義而重視過軍事力量的作用。我的理論被人扭曲和利用了。民主主義已通過榜樣得到傳播。美國的制度發揮作用,其他國家希望效倣是至關重要的。而美國由於戰爭失去了這種信賴關係。

  記者:2008年發生的金融危機産生了哪些影響?

  福山:提到金融危機,我認為可以包括從1990年代初的歐洲危機、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到2007年~2010年的美歐危機的一些列危機。在這種情況下,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和美國前總統雷根時代開始的市場自由化趨勢應該拉上大幕。結果告訴我們,自由化的金融市場是極度不穩定和危險的錯誤。

  此外,現代經濟學也具有一定的責任。例如認為在高效市場中,任何人都應獲得符合其社會貢獻的收入。換言之,掌管鉅額資金的基金管理者將相應地為社會作出貢獻。但是,金融部門在危機發生前賺取了企業整體利潤的40%,但在整個2000年代,卻對社會帶來了巨大損失。金融部門的作用應該是提供生産所需的資本,支持經濟。而目前已成為支配資本主義制度的巨大勢力。

(未完待續)

  記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美洲總局編輯委員 西村博之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