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雷默:中國無法和美國比肩

2015/01/14


  冷戰後的世界被認為一直未能形成新的國際秩序,美國政治學者伊恩·佈雷默將其命名為「G0」世界。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就G0世界的形成原因,以及「後G0時代」的可能狀態等問題對佈雷默進行了採訪。

美國政治學者伊恩·佈雷默

  記者:資本主義、民主主義應該在25年前就在冷戰中取勝,但現在卻正在褪色,原因是什麼?

  佈雷默:很多人對美國的民主主義和自由市場主義感到失望,美國失去以自身為榜樣領導世界的力量。理由有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2008年的金融危機、以及美國國內經濟差距擴大等,還有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間諜活動因史諾登事件而曝光等。

  第二,「中國模式」大體成功的影響很大。如果統計對本國政府感到滿意的人,平均而言中國估計要比美國多。一個在35年的時間裏實現了如此的經濟增長的國家的存在,表明弗朗西斯·福山的人類歷史終結于西方民主主義、資本主義勝利的理論存在難以解釋之處。

    在俄羅斯,認為被美國等國欺負了的民眾出現不滿,以此為背景,有獨裁傾向的領導者正在獲得絕對的支持。在中東地區,一方面的伊斯蘭基本教義,另一方面是獨裁的政權在增加勢力。在東南亞、南美、歐洲等不少國家,民主主義雖然滲透,但並不能完全説世界整體在向這個方向發展。

  記者:您提出G0世界的觀點已經有約4年,之後的世界發生了哪些變化呢?

  佈雷默:G0的傾向進一步增強。首先是美國的姿態。圍繞化學武器問題對敘利亞發動制裁以及在中國劃設防空識別區問題上的應對,使得美國參與國際事務的態度遭到質疑。另一方面,歐洲等美國的盟國忙於應對國內政策。中國等新興經濟體也無心承擔重大責任。可以説G0時代才剛剛拉開序幕。

  記者:但現在的世界,似乎比冷戰時期更不安定。

  佈雷默:
雖然冷戰時期有過古巴危機等核戰爭危險,但總體來説世界是穩定的。G0世界則不一樣。即使大國之間不會有戰爭,但戰鬥也會頻發,難民也將增多。極端組織和流氓國家的活動空間也將擴大。

  記者:這種狀態將持續到何時?

  佈雷默:G0世界不會持續幾十年,但新秩序出現至少也要5年或者10年。目前可以預想到兩種情況。一是美國接受包含中國等國意向的新規則和新機構。反映力量平衡的體制逐步進化。

  另一個前景是國際社會將面臨難以應付的嚴重危機,新秩序將在這種情況下産生。契機或許是中東和亞洲地區的爭端,也可能是超出想像的大災難,類似伊波拉疫情大規模爆發,或者失去控制的網路戰爭等。

  記者:如何看待美俄新冷戰這一説法?

  佈雷默:這種説法是錯誤的。首先俄羅斯沒有那樣的實力。第二,歐洲不會真正支持美國。第三,美國也不真心想和俄羅斯「打鬥」。而且,如果出現萬一,中國將制止俄羅斯的行動。今後,中國即使什麼都不做,影響力也將增強。所以中國應該不希望俄羅斯讓世界過於動盪並引發混亂。

  記者:將來有沒有可能發生中美間的新冷戰?




  佈雷默:從長期來看,中美發生新冷戰令人擔憂。雖然現在還沒有深刻的事態,但在5年、10年後的「後G0」世界裏,美國和中國分屬兩大存在決定性差異的陣營的可能性非常大。

  記者:中國能成為和美國比肩的超級大國嗎?

  佈雷默:不會。如果遠眺10年之後,中國可能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大國。但中國的軍事實力也只能達到美國的很小部分。中國的外交實力、技術實力、資源的生産力、軟實力、文化實力等眾多方面也是如此。中國大學的水平和美國相距遙遠。人民平均每個人的生活水平也將處在很低水平。所以中國即使成為超級大國,最多也是只有經濟規模特別突出的超級大國。

  伊恩·佈雷默(Ian Bremmer):美國史丹佛大學博士(研究蘇聯問題),1998年建立了分析世界政治風險的調查公司歐亞集團。在《各自為戰:G0世界中的贏家與輸家》一書中,闡述了沒有領導國家的時代,在《自由市場終結》一書中闡述了資本主義和國家資本主義的矛盾。現年45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