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歧視與市場主義

東京眼(18) 歧視與市場主義

2014/06/12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健吾:日本報章報導,四月上旬,茨城縣常總市一家食店,張貼了一些涉帶種族歧視的「只招待日本人」(Japanese Only)標語。

       該店老闆解辯稱,從很久以前就開始謝絕外國遊客進入,因為很多外國客人不聽指示,讓他感到苦惱,如果因為衛生問題被停業就得不償失。2014年1月東京淺草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一名美國遊客想吃「天婦羅飯」,卻被店方告知謝絕入內。店主之後解釋稱,「繁忙時段優先招待日本客人,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思」。

        該名美國遊客表示,在即將舉行2020年奧運會的東京,發生這種情況實在令人遺憾。

       為日本的外國人爭取權益的有道出人表示,張貼類似「Japanese Only」標語的日本食店,達50間以上,分佈在北海道、群馬、愛知、大坂、廣島、沖繩等各地城市。

       店家選擇客人,是不是歧視呢?在生意這層面上,好像對「歧視」沒有太多的概念。就像很多在大學修我的課的同學都會問我,「日本人的色情事業是不是仍是Japanese Only」?聽説他們很愛國,不接中國人生意……云云。雖然,我的朋友都告訴我,現在日本的情色事業都有很多不同的版塊,有機會再另文去談。

       説回普通的正當生意:店家們大多會認為,打開門戶做生意,就有權選擇客人。就像日本不少澡堂和Spa,都不准有紋身人士進入。因為,有説紋身就等如是黑道中人,為免「其他客人受驚」,大部份日本的澡堂都對紋身人士下逐客令,搞得我每次跟有紋身的男性友人去日本,都得要訂溫泉旅館,而且是那些算高級的,有貸切風呂的旅館,才可以享受溫泉之樂。那麼,有紋身的人,是不是被歧視呢?

      在香港,銅鑼灣有一家樓上酒吧,裝潢很不錯,感覺就好像很普通在六本木或是新宿之類的酒吧。門外就是有一張 Japanese Only的招紙。一次,日本領事館的前輩朋友帶我去,那位老闆,見到我是説廣東話的,感覺我是一個次等民族。對我説話時都不會看著我的眼睛,只礙于引領我到這個香港現代日租界的朋友的面子,才對我寒喧敷衍幾句。這算不算歧視?也許是。但另一方面,又有説,在自由市場,老闆掀開門面做生意,他們自覺有權選擇客人。如果他們生意不夠,自然而然就會關門大吉,只剩下那些什麼人也招呼的店子繼續經營。簡言之,市場之手會淘汰最後最適合生存的店子。

       如我的朋友P,在跑馬地一條老街開粥店。自2003年自由行來港旅遊後,多了很多到馬場朝聖的陸客。他們吃東西的時候,不一定很大聲,也不一定拿出手機高聲呼叫。當時仍沒有奶粉事件,沒有太多的陸客來港搶嬰兒配方粉。可是,他們吃東西的口味,就是與眾不同。朋友的店家是老牌粥店,粥底是魚高湯煮的,是很不錯吃的廣東粥。可是,北方陸客進來,吃濃油赤醬的,就把醋和辣醬(對,吃蘿蔔糕或炒麵的時候下的赤紅色辣醬)擠到粥內攪拌吃。P初看的時候都覺得,這些陸客不會吃。吃廣東粥就是要吃精細的味道分別,本來都想説幾句,但後來,P住嘴了:「後來想,算吧,客人付鈔,他愛怎麼吃就怎麼吃。我們不是日本的店,不能每個客人進來,都教他怎麼吃:一來得罪陸客可能會很麻煩,他們在店面發脾氣也不好看。二來,我們也要交租,也要做生意。最重要是他們急急的吃完急急的走,早點走,我早點『翻檯』(接別的客人生意),才是正經事。」

      聽日本做餐廳的朋友高松先生都説,港客其實跟陸客差不遠,在他們不熟悉的料理中,動不動就灑七味粉,吃不出原味。但他們都不作聲,因為,開店有很多理由,我們需要客人,就由得客人吃他們喜歡別的東西好了。最好笑的,是某次高松先生對我説:「要教香港人珍惜食物,尊重廚師,是家教,不是我們教的呀。」哈哈哈,我笑得莞爾。

       這個世界有沒有歧視這回事?有的。我相信。在香港或東京,我相信有更多人相信「自由市場」吧。

健吾 簡歷
80年生,香港專欄作家、香港商業電臺節目《光明頂》、《903國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著書超過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東亞流行文化軟實力及多元性別關係等議題。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本專欄暫停更新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27
具有一般參考性
 
1
不具有參考價值
 
4
投票總數: 32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