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邦富的日本管窺(315)瑞穗集團的雪球將給疫情後的就業形態帶來巨變

2020/10/09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莫邦富:中國的國慶長假還沒有過,日本卻傳來驚人消息,日本主要銀行集團之一的瑞穗金融集團於10月6日宣佈,集團將以有意願的員工為對象,引入週休3~4天的制度。現正與工會組織協商,取得理解和配合後,將於今年12月份開始實行這個新制度。引進週休3天以上的制度,這在日本全國性大銀行還屬首開先河之舉。

 

 
 瑞穗金融集團將允許員工每週工作三四天

      這項制度的適用對象除該集團總部的員工外,還包括旗下的瑞穗銀行和瑞穗信託銀行、瑞穗證券等6家公司的4萬5000名職員。是週休3天還是週休4天,則實行選擇制。據報導,基本工資將根據工作天數的不同而異,如果是每週工作4天,則為現有工資的8成;如果是每週工作3天,則為現狀的6成。

 

      顯然以新冠病毒疫情引起的影響已經滲透進了日本鐵飯碗—銀行這一聖域,多種工作方式的實行將猛烈衝擊日本社會的現有機制和文化。

 

      其實,事情早現端倪。2018年開始,一向以內部紀律嚴明、禁止員工兼職為特點的日本企業出現鬆動,不少大公司都開始解除不許員工兼職的禁令。尤其是媒體與信息技術、服務、生活、電機與精密製造、金融、食品生産、汽車與機械製造、娛樂與休閒、零售與批發等9個行業走在解禁兼職的前列。

 

      不少時代意識比較強的日資大企業或外資企業的日本法人成了解禁兼職的排頭兵。它們是軟銀、日本甲骨文、雅虎、日産汽車、聯想日本、朝日啤酒、丸紅、新生銀行、東邦銀行、尤妮佳、佐川急便、富士通、瑞穗銀行等。

 

      其實,企業解禁兼職的動向早已出現,為什麼要把18年説成是日本企業兼職解禁元年呢?那是因為在那一年日本厚生勞動省修改了《就業規則範本》之故。這是一份供員工10人以上公司制定就業規則時參考使用的官方推薦文本。為了配合日本中央政府對改革勞動方式提出的建議,18年1月厚生勞動省在一直使用的《就業規則範本》中,刪除了「未經許可不得在其他公司從事工作」的內容,同時增加了「第14章副業、兼職」一章,在第六十七條中,明確寫明「勞動者可以在工作時間以外從事其他公司的工作」。

 

      這份等同指導方針的《就業規則範本》總結了企業在現行法令下應該注意的事項,而對於今後想要從事副業或經營企業的人來説,則是一個很好的指南。


      對於這份文件的修改,日本企業顯然是非常看重的。從企業方面來看,以前禁止員工兼職是理所當然的,是常識。但如今企業方面允許員工兼職的最重要因素就是為了確保優秀人才。

 

      當時,我看到這類消息後,就對朋友指出,對員工解除兼職禁令,表面上看可以找出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來解説,也各有其道理所在。但從最根本處看,就是日本企業開始放棄終身雇傭制了。長期的經濟低迷,員工凝聚力的降低以及價值觀的改變,使得日本企業長期以來奉為圭臬的論資排輩、終身雇用的傳統做法開始難以為繼了。

 

      而這次疫情對日本社會、經濟、價值觀的衝擊之大、衝擊持續時間之長、衝擊程度之深,都是沒有前例可循的。面對艱難困苦的局面,企業必須要把生存下去作為眼前最主要的目標。在這樣的背景下,幾年前就在解除員工兼職禁令方面走在前列的瑞穗金融集團斷然決策,引進週休3天或4天制,對就業形態作出根本性的改革,估計會對日本企業界及社會整體産生滾雪球的影響。日本社會一向有跟風的習慣,相信會有不少企業相繼跟進。

 

      至於這個剛開始滾動的雪球,會滾大到何種規模?會滾進多少行業,一時還難以仔細預測,但肯定會給日本社會、傳統的雇傭模式帶來巨大的衝擊和變革,人們將拭目以待這場衝擊和變革帶來的新氣象。

 

 

莫邦富 簡歷

上海出生。曾下鄉黑龍江生産建設兵團。上海外國語大學日語專業畢業後,曾在該校任教。1985年留學日本,在日本讀完碩士、博士課程。現在是旅居日本的華人作家、評論家。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