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的形狀(194)惹人疼愛的存在:東京史努比博物館

2020/09/16


      日經中文特約撰稿人  張維中:出道題目吧,「十幾年前從原宿出站表參道口一出來,對面會看見的是什麼呢?」如果能正確回答出來,就代表你是經得起考驗的資深東京達人。

 

史努比博物館(東京都町田市,張維中攝影)

      答案是一棟有著紅屋瓦造型的「Snoopy Town」史努比專賣店。那時候來東京玩,逛原宿的起點,我總是從當年的這座地標開始。

 

      已經完全想不起來,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跟史努比就結下了不解之緣。記憶中小時候用的筆記本,自己買的或是大人送的,就已經有著史努比的圖案。漫畫也是看過的,但老實説史努比漫畫內容並不是小孩子會愛的,而且有許多美式幽默也並非台灣人能懂。不過那並不有損於我對史努比和《花生家族》成員的熱愛。光是看著他們排排站,看史努比跳來動去的耍寶,動用各種小聰明,就覺得非常可愛。長大了以後還是喜歡史努比,雖然稱不上瘋狂粉絲,但家隨處還是能找到相關的玩偶和紀念品。

 


      2016年六本木開了一間期間限定的東京史努比博物館,是美國加州本館公認的,海外首間史努比博物館。在為期約兩年半的營業中,吸引了超過130萬人到場。其中當然也包括了我,和從台灣遠道而來專程去參觀的家人。我想起我媽在逛博物館時突然告白,告訴我,其實她不喜歡史努比,令我和同行的兩位外甥女都很意外。但,更詫異的是後來。當我們逛完博物館走進紀念品店時,最後這位説不愛史努比的女士,東西卻是買得比誰都多!問她為什麼會走向這番結局?我媽尷尬地説:「因為看到這些商品都好可愛!」

 

 話説日本人對史努比可真是情有獨鍾的偏愛(史努比博物館,張維中攝影)

      2018年閉館一年後,史努比博物館選在東京都町田市的南町田Grand Berry Park重啟爐灶,這一回是常設的博物館。

 

      四層樓的建築,展場空間比六本木時期增寬了約兩倍,收藏更多作者查爾斯・舒茲(Charles Monroe Schulz)從1950年起開始繪製的親筆手稿,同時對《花生家族》漫畫的歷程、各個人物的分析也更完整。

 


      最令史努比迷興奮的,莫過於踏進「史努比之屋」了。在這個展間裏,設置許多巨型的史努比塑像,栩栩如生的表情和動作,實在惹人疼愛。躺在地上,全長八公尺,簡直像個臥佛似的史努比當然最為吸睛。羨慕如此慵懶,無憂無慮的史努比,有好的主人來照顧,長得可愛就會有人愛。

 

簡直像個臥佛似的史努比最為吸睛(史努比博物館,張維中攝影)

      話説日本人對史努比可真是情有獨鍾的偏愛。走一趟東京車站丸之內的KITTE郵局,那裏有著最齊全的,日本郵政與各種卡通人物跨界合作的商品。幾乎全是日本知名的動漫人物,其中卻偏偏出現美國來的史努比,但也毫無違和感。花生家族那一群人物,肯定是最被日本人當作是自家人的典範。朋友的小孩甚至曾經一直以為,史努比是日本漫畫。

 

      我這輩子無意間最靠近史努比的回憶,是一九九六年夏天,還是大學生的我去美國加州遊學。當時的學校和寄宿家庭在Santa Rosa,我去以前對這地方一無所悉。住在那兒以後,才赫然發現這座城市就是查爾斯・舒茲的故鄉。當年他還健在,鎮上已經有一座文物館,展示史努比漫畫相關物品,而在他過世後才增建成現在的史努比博物館。我完全不是刻意拜訪的,卻那麼巧的相遇,還在花生家族的故鄉住了半個夏天,總覺得就是緣分。

 

      在逛著東京史努比博物館時,遙想著當年的加州陽光。可惜實在太久遠,仔細一想都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有一天能夠再旅行的時候,在我老去以前,我想我會再去一趟,探望永遠可愛的史努比。

 

張維中 簡歷

台北人,現居東京。在臺取得文學碩士後,08年來日。早稻田大學別科、東京設計專門學校畢業。現于東京任職傳媒業。大學時以小説踏入文壇。近作為散文《東京直送》、小説《代替説再見》、遊記《日本小鎮時光》等書。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