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邦富的日本管窺(312) 菅義偉能治好IT弱國的日本沉疴麼?

2020/09/11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莫邦富:安倍晉三因病宣佈辭去首相職務後,日本現任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正式宣佈參選下一任日本自民黨總裁,在二階俊博等自民黨大佬的幕後安排下,迅速得到黨內7個主要派系中5個派系的支持,成為自民黨總裁選舉最有力人選。新一任首相已經處於呼之欲出的狀態了。

 

      儘管日本媒體嘲諷菅義偉語言表達能力不強等問題,但菅義偉已經毫無疑義地透露出他當政後將下刀整改的領域和具體項目,顯示出起殺伐果斷的一面。比如,9月6日,他清晰地表示,將改組疫情中應對乏力、效率低下的厚生勞動省,增設「數碼廳」以一掃日本「IT落後國」的污名,強力推動日本行政數位化。

 

      有媒體尖銳地批評日本數碼行政嚴重滯後,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行政手續中,只有12%可以通過網路申請,絕大多數只能仰賴填寫紙質資料。而即便為數不多的這些可使用網路進行的行政申請,還常常因系統準備不足而不斷出現問題,甚至發生重覆申請等令人難以置信的初級故障。

 

      至於地方醫院上報新冠病毒的確診及死亡病例時,仍襲用紙本表格和傳真機這類屬於上世紀的老舊手段,以致發生漏報、錯報現象。據報導,首都東京疫情對策總部僅有2部傳真機,而每部傳真機每天僅能處理最多150人的確診報告,2台則不超過300人。其信息傳達手段和工具之落後,叫人實在難以相信這就是日本的現實。

 

      筆者非常贊同日本經濟評論家野口悠紀雄對日本現狀的批評:「日本在數碼化方面落後世界至少20年。」

 

洞爺湖畔的一家大型酒店正在為客人的房間臨時佈線,以供客人住宿期間可以上網

      這使我想起了5年前即2015年的一樁親身經歷。我帶領上海一家媒體去北海道採訪有關入境遊的旅遊信息,傍晚時分入住了洞爺湖畔的一家大型酒店。到我們所住的樓層,一走出電梯間,就遠遠地看到走廊上有幾個工人在緊張地忙碌,地上拖著長長的通信線。走近一看,正在往我所住的房間佈線。我困惑地問:「房間發生什麼故障了?」聽了工人的説明之後,才鬧明白事情原委。

 

      原來酒店方面事先做了功課,知道我對酒店的網路建設問題多有批評,所以緊急派人在我入住前悄悄地為我的那間房間臨時拉上一條網線。他們沒有預料到我們早到了2小時,所以給我看到了工程的場面。我又感動又哭笑不得。我對日本酒店的網路狀況提出批評,不是為了改善我個人入住時的網路環境,而是希望日本旅遊業能跟上數位通信時代的前進腳步。同時也為這家酒店的貼心服務和盡力彌補不足之處的這種努力而感動。

 

      筆者早在近20年前就開始呼籲日本社會重視互聯網的建設和運用。03年左右起,在日本各地反覆巡迴演講時,一再呼籲日本要對中國遊客「觀光開國」,指出酒店、景點、餐館、商場等不久的將來要成為包括中國人在內的海外遊客的集聚之地,要儘快建設好無線上網環境,要讓網路走進酒店,走進客房。對東京的一些五星級酒店更是多次點名批評,強烈督促他們正視酒店內部網路環境落後的現實問題,儘快跟上數位通信時代的變化,滿足遊客及消費者的需求。

 

      可是,遺憾的是直到最近為止,許多企業負責人或高管對完善網路環境的重要性仍然缺乏正確認識。

 


      17年新年伊始,我去東京西新宿高樓區的一家四星級酒店(以下權且稱作K酒店)拜訪一位來自中國的企業家朋友。到了大堂,只見一車又一車的遊客走下旅遊大巴,絡繹不絕地進了酒店。作為幾十年前誕生在西新宿高樓區的第一家高層酒店,K酒店果然名不虛傳,生意十分興隆。

 

      在大堂等朋友的時候,我注意到大堂裏依然沒有可供臨時來客使用的無線網路,心想:假如有一位住在附近其他酒店的外國遊客到這裡來找來自海外的住客,這聯絡方法可就麻煩了。要麼花不少錢打國際電話,要麼需要自備攜帶式無線路由器,或者乾脆開通國際漫遊套餐。總之,如果客人自己方面不努力創造上網條件的話,那就在以「親切服務」自詡的這家四星級酒店裏享受不到會叫你滿意的通信方面的服務了。

 

      抱著好奇的心情,我找了西裝筆挺地站在一邊的大堂經理,問:「你們酒店就沒有可以供臨時來客使用的免費無線網路?」「沒有。」大堂經理滿臉堆笑地但是乾脆利落地回答。「就沒有客人提出過不滿,希望你們改進嗎?」「有!但是,我們不考慮。」回答依舊乾脆利落,顯然是位經驗老道的管理層幹部。「你們就沒有討論過這個問題?」「討論過。」「結論是不改進。」「對!」「公司的高層知道客人的意見麼?」「知道。」「社長(總經理)也知道麼?」「知道。」

 

      對話到這個時候,這位一直語句簡潔但是乾脆利落地回答我提問的大堂經理突然臉上閃過一絲疑惑,「客人,您……」顯然他想確認我身份了。恰在此時,我要見的企業家朋友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微微欠了一下身子,向那位大堂經理告辭了。


       朋友問我在和大堂經理談什麼?我告訴了他。朋友立即接話表示説:「是啊,酒店大堂備一個供臨時來客使用的公共無線網路,在中國可是標配喲。」

 

      我不會批評這位大堂經理,也不會怪罪K酒店,因為這是日本社會存在的一個共性問題。2年前筆者曾在媒體上指出過這個問題。2年後的今天,筆者在寫本稿時,為了慎重起見,特意向K酒店再次確認了互聯網使用環境,這家大酒店的大堂依然沒有可供臨時來客使用的無線網路。我之所以在這裡使用了「依然」2字,這只是為了表達我對這個日本社會的老問題的普遍性抱有深刻而無奈的認識。

 

      給客人以體貼入微的服務,這是日本旅遊業常掛在嘴上的一句口號。在互聯網時代,包括五星級酒店在內的日本旅遊業顯然還沒有理解什麼是客人最需要的服務標配。

 

      把這個問題放到行政領域來看,也同樣屬於是一種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沉疴宿疾,非要有回春妙手才能收到立竿見影的治療效果。即將就任首相之職的菅義偉會是具有妙手回春神奇功夫的「良醫」麼?人們都在拭目以待。

 

莫邦富 簡歷

上海出生。曾下鄉黑龍江生産建設兵團。上海外國語大學日語專業畢業後,曾在該校任教。1985年留學日本,在日本讀完碩士、博士課程。現在是旅居日本的華人作家、評論家。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