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播室by明子(319)疫情下,日本歌舞伎與相撲這樣求生存

2020/08/24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青樹明子:對於日本人來説,夏季的「盂蘭盆節」和年末的「歲末」是從江戶時代傳承下來、曾經每年僅有的2次假期。這段時間也是在城市工作的日本人回鄉看望父母的返鄉探親時節。有很多人會在這個時期出門旅遊,但今年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日本各地方政府提出了「儘量不要返鄉」、「網路探親」等「請求」。

 

      好不容易盼來了盂蘭盆假期,現在卻無處可去。每個人都在想這個假期該怎麼過。

 

      我有一位來自日本地方城市的女性朋友,每年都要回家鄉和父母一起過盂蘭盆節,但今年不得不放棄返鄉的念頭。一週左右的假期該怎麼過呢?經過反覆考慮,她結果説「我要去看歌舞伎表演」。

 

      「其實我想去博物館或者美術館,但都關門。經過搜了又搜,看到了‘歌舞伎座’(東京銀座的歌舞伎專用劇場)重新開放的新聞,於是決定就去看歌舞伎表演」,她説。

 

      據説這位朋友平時基本沒有關注過歌舞伎,也從沒想過要去看表演。

 

      傳統藝術表演對於不感興趣的人來説門檻有些高。不過,朋友説重新開門迎客的歌舞伎座根據疫情採取了特別措施,所以心想初次體驗的人也應該更容易欣賞和接受。

 

 

     的確,歌舞伎並不是一個隨便穿著牛仔褲和T恤就可以去的地方。

 

      我去「大眾演劇」(在日本區別於歌舞伎等傳統藝能,而是面向普通老百姓上演的舞臺劇目等)的劇場時,也會穿著休閒輕便的衣服去,但是去歌舞伎座的話,就會特意穿戴正式些。畢竟那是很特殊的劇場。

 

      而且,歌舞伎座平時分為晝夜兩場,演出時間分別為4個小時以上。因為是古典劇,有很多地方不容易看懂,而且票價較貴,還要遵守看劇時的禮儀和規則。

 

      新冠疫情對所有行業和企業都造成了影響,文化藝術也不例外。由於還發生過劇場等的聚集性感染事件,因此尤其需要小心謹慎。日本目前仍有不少劇場處於閉館狀態。

 

      擁有一百多年歷史的歌舞伎座也因為此次疫情被迫停演了5個月。但在日本政府改為復甦經濟的方針後,該劇場於8月1日選擇重新開放。

 

      因為是在疫情下重新開放,於是採用了與往常不同的演出方式。

 

      首先,將晝夜兩場制改為史無前例的四場制。劇目之間沒有幕間休息。觀眾就坐時,前後左右和「花道」(舞臺左側貫穿觀眾席的通道,用於演員登場等)旁邊都間隔2個座位以上,也沒有棧敷席(比一般坐席高出一些的觀眾席,可以享受特別的餐飲和服務,相當於貴賓席),觀眾席整體數量被控制在823個,還不到以往的一半。

 

      門票原本是1等座1萬8千日元(約合人民幣1172元),這次降價至8千日元(約合人民幣521元)。

 

      觀眾入場時要對手消毒,劇場內需要佩戴口罩。歌舞伎表演中人們熟悉的喝彩聲和吶喊聲也因為會産生飛沫而被禁止。因為沒有幕間休息,劇場內不賣便當、小吃和特産。順便提一句,日式便當的代表「幕間便當」就因為是在歌舞伎的幕間休息時享用而得名。

 

      工作人員和演藝人員也與平時不同。平時為晝夜兩場制,每場需要安排約300名工作人員。但改為4場後,各場的工作人員均減至最小限度,劇目也是根據登場人物的數量和內容等進行斟酌之後確定。

 

      因為各場的演員和幕後人員完全不一樣,即便萬一哪個場次出現感染者,其他場次的公演也能繼續進行。

 

      後臺在測量體溫、消毒、佩戴口罩等方面也十分注意,禁止相關人員相互「串門寒暄」。

 

      不過,由於門票降價,觀眾席減至一半以下,對於演出運營方來説,收益上會面臨困境,這也是事實。

 

      儘管如此,為了「歌舞伎的傳承」,歌舞伎座還是首先選擇了重新開放的道路。運營歌舞伎座的日本松竹(公司)表示「總之就是想開放舞臺。最大的希望就是讓客人欣賞到歌舞伎」。

 

      「延續了400多年的歌舞伎,不僅需要演員每天練功,幕後人員做好準備工作,而且需要每天站在舞臺上表演,才能傳承下去。沒有演出的話,這門藝術就會失傳」(歌舞伎相關人士)

 

      我認識的一位演藝界人士説「能夠感受到演員和工作人員的熱情,感覺整個水平都提高了。我想如果沒有去看的話一定很後悔」。


      要説與歌舞伎並列的日本傳統文化,那就是大相撲比賽了。

 

      大相撲比賽也受到了疫情的直接影響,3月的賽事沒有安排觀眾入場,5月的賽事被取消,7月賽事又以2500人為上限安排了觀眾入場,現場觀眾只有平時的四分之一。

 

      大相撲比賽也和歌舞伎一樣,因為觀賽門檻降低,首次在現場觀看的人們好評如潮。

 

      「升席」(可供4人席地而坐的方形區域,好像大相撲象徵的位置)的票平時很難買到,平時供4個人坐的區域,現在只供一人使用,價格為8500日元到1萬5千日元。平時4個人要花5萬日元以上,現在的價格僅為原來的四分之一。坐在2樓普通座椅的觀眾都間隔3個座位就坐。

 

另外,入場時要測量體溫,超過37.5度不允許入內。還必須佩戴口罩,對手消毒。相撲力士(選手)不與觀眾進行有接觸的互動,不售賣含酒精的飲品。

 

我的一位朋友也説在不同尋常的7月賽事中首次觀看了大相撲比賽。

 

他説,雖然沒有加油聲也沒有喝倒彩的聲音,只是靜靜地觀看比賽,但可以很清楚的聽到力士們互相碰撞的響聲,從另一種意義上説,也很具有臨場感。

 

「疫情之下都是些讓人鬱悶的事情,但這是唯一開心的事。平時不僅買不到票,而且不可能以這個價格觀賽」,我的朋友這樣説。

 

文化藝術和體育運動可以給人們帶來希望。希望之火不能熄滅。

無論採取什麼樣的形式,都希望明年夏天的東京奧運會能夠順利舉行。奧運會是治癒全世界人民心靈的最大一束希望之光。

 

青樹明子 簡歷

 

      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亞太研究科碩士。1998年至2001年,擔任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日語節目主持人。2005年至2013年,先後擔任廣東電臺《東京流行音樂》,北京人民廣播電臺《東京音樂廣場》,《日語加油站》節目製作人,負責人及主持人。現在擔任日中友好會館理事。出版著作《小皇帝時代的中國》,《在北京開啟新一輪的學生生活》,《請幫我起個日本名字》,《日中商務貿易摩擦》,《中國人的頭腦之中》,《中國人的錢包之內》等。譯著《蝸居》等。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