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邦富的日本管窺(304)人才開國後的日本還需唐吉訶德執矛出戰嗎?

2020/07/03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莫邦富:日本從2019年4月起開始接受以「特定技能」這一新的居留資格進入日本的外國勞工。這意味著自第2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迄今,日本第一次允許接受所謂的「單純勞動者」即體力勞動者進入日本勞工市場。我把這項重大舉措視作為日本對外勞的「開國」,日本由此將進入接受移民的時代了。

 

2008年鳥井一平和莫邦富前往醫院看望摔斷腿的湖北女工

      基於這樣一種認識,最近日本出版的一本新書《國家和移民》很自然地引起了我的注意。作者是全統一勞動組合的負責人鳥井一平。從出版社那邊拿到這本書後,書裏所寫的許多有關技能研修生的案例都是我所熟知甚至是我主要參與處理的,不禁十分感慨時光流失之快,一種時不我待之感油然而生。同時也十分欣慰,20多年來許許多多的日本有識之士為技能研修生挺胸而出歷經艱辛爭取合法權益的努力,終於化為了日本打開國門迎接外國勞工的碩果,這其中也有我所貢獻的一份綿薄之力。

 

      1998年,千葉縣曾發生過一樁殘酷盤剝中國技能研修生的大型惡性事件,當時我發現這個問題前去調查時,再三希望接受研修生的日方團體和中方派遣公司能坐下來和研修生好好談判,爭取取得和解。可是日方團體不但置之不理,甚至還對我發出人身恐嚇。事件在我報導之後,引起了日本社會的廣泛注意,日本電視臺等主要媒體也在黃金時間劃出大段時段或篇幅跟進報導,形成強大的社會輿論,千葉縣檢察機構斷然起訴了這家日方團體。最後,事件以日方組合的董事長鋃鐺入獄、中方派遣公司被日本政府列入黑名單而告結束。

 

      10年後的2008年,位於山梨縣昭和町的一家名為「technoclean」的洗衣公司又發生殘酷盤剝和侵犯中國技能研修生人權的惡性事件。按理洗衣工作不屬於外國人研修和技能實習制度的規定對象,也就是説不能招聘「研修生」和「技能實習生」的。但是,technoclean洗衣公司和湖北省黃石市一家名叫「東創境外就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創」)互相勾結,以學習女裝及童裝縫紉的名義把一批中國女工派遣到日本來。而學習女裝及童裝縫紉屬於日本政府制定的外國人研修和技能實習制度的規定對象,可以比較容易地獲得簽證。

 

      這些女工們在洗衣公司每天要工作15個小時以上,每月工資只有區區的5萬日元(約合人民幣3000元)。加班費也只給象徵性的一丁點。不僅星期六、星期天要幹活,甚至在日本人員工全都放假的新年期間也被逼不准休息整日幹活。2007年9月到2008年3月的整整半年期間,僅僅只讓她們休息了3天。過度的疲勞致使有位女工深夜騎自行車回宿舍時摔進水溝嚴重受傷。

 

      因為實在忍受不了殘酷的勞動強度和惡劣的工作環境,女工們向廠方提出了改善待遇的要求,老闆就叫了一大批人一早衝進女宿舍,想把她們強行遣送回中國。女工們據理力爭,甚至不惜跳樓逃跑,以致摔斷腿骨。當地居民實在看不下去,向鳥井一平主管的全統一勞動組合通報了這樁侵犯人權的重大事件。全統一勞動組合緊急出動,救出了這些女工們,為她們提供了基本生活保護,同時與technoclean洗衣公司展開了為期半年多的法庭鬥爭。

 

      當時東創的老闆王香甚至狂妄地對外宣稱:「我在湖北省政府裏也有人,不管白的黑的,都能對付。日本賠給這些女工多少錢,我就叫她們回國後給我吐出多少錢。」實際上也確實如此,湖北省外辦有關負責人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韙,居然接受王香委託,直接打電話給受侵害的女工,要她們乖乖地回國。該負責人和東創之間的關係令人存疑。

 

      作為對外勞務派遣公司的東創所顯示的狂妄態度激起了我的憤怒,為此我決定出面為湖北女工尋求公道,像個唐吉訶德那樣執矛出戰,寫下題為《湖北女工被賣身現代「野麥嶺」 日中兩公司想以身試法》的專題報導。

 

      結果,一石激起千層浪,中國央視、香港鳳凰衛視、上海東方衛視等中國國內主要媒體以及包括日本和其他國家在內的許多媒體也紛紛跟進報導,把日本最陰暗的一面揭露在世界民眾的面前。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為此連續2次敦促日方要切實採取措施,保護中國研修生的合法權益。主管這方面工作的黃石市副市長和湖北省勞動廳的負責人緊急組隊趕赴日本,處理後續事宜,並迅速吊銷了東創對外派遣勞務的資質。駐日中國大使館的吳江浩公使(當時職務)也立即指示使館經辦人員要記住維護女工的權益是使館的基本立場,要求有關官員要從國家外交的高度來看待處理湖北女工在日本受虐事件的重要性。

 

      經過長達半年以上的反覆核對、舉證、對質、調查,山梨縣勞動基準監督署于2009年4月8日發表公告,宣佈向山梨縣首府所在地甲府市的地方檢察廳提交建議起訴的法律文件,追究A方(technoclean洗衣公司)及其B方(經營者內田正文)、C方(和內田一起偽造勞動記錄原始文件的37歲的社會保險勞務士)的罪責。山梨縣勞動基準監督署認定以上3者違反了最低工資法、勞動基準法等法律,而C方除此之外,還觸犯了刑法第62條,即犯下了幫助主犯犯罪的違法行為。


      山梨縣勞動基準監督署在公告中説,經過對technoclean洗衣公司強制性搜查,發現了該公司未付和少付6名湖北女工工資少説也有1115萬日元等一系列犯罪事實,由此判斷已經難以通過行政指導來解決這個事件,決定作為司法案件來處理本案,即提請地方檢察廳予以起訴。

 

      山梨縣勞動基準監督署還表態説,本署一向把確保和改善技能研修生的最低勞動條件作為一個重點課題來處理。本署今後將繼續加強對雇用技能研修生的企業的監督和指導,以嚴正的態度來對應任何違反勞動基準法和最低工資法的行為。

 

      在山梨縣勞動基準監督署提請地方檢察廳起訴後,technoclean洗衣公司的老闆內田正文終於承認了與東創互相勾結幹下的一系列犯罪事實,表示願意向6名湖北女工支付欠付的工資。而參與偽造勞動記錄原始文件的社會保險勞務士也承認了自己的違法行為。

 

      湖北女工受虐事件在日本落幕後,我作為這項事件處理的主要參與者護送受害的湖北女工返回了黃石。

 

      翻閱著《國家和移民》記載的這些案例,這些當年的往事歷歷在目,令人感嘆萬千。從1993年日本設立問題叢生的「技能實習制度」以來,長達四分之一以上的歲月中,我也看到日本政府和有關職能部門在包括聯合國、美國政府在內的國際輿論的壓力下,逐漸改變原先制度和做法,直至終於迎來了以「特定技能」這一形式正式接納外國勞工的新時代。相信在建立了健全的法律保護措施之後,日本的人才開國將會迎來一個新局面,同時也真誠地希望那將是個不再需要唐吉訶德執矛出戰的新時代。

 

莫邦富 簡歷

上海出生。曾下鄉黑龍江生産建設兵團。上海外國語大學日語專業畢業後,曾在該校任教。1985年留學日本,在日本讀完碩士、博士課程。現在是旅居日本的華人作家、評論家。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