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身大的日本(202)開始談論「日本細節」的中國人

2018/01/30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中島惠:「爆買」一詞2015年在日本成為話題。我雖然從那年前後就開始陸陸續續採訪與中國訪日遊客有關的內容,但中國人訪日旅行的變化異常的快,只要稍有一段時間沒採訪,趨勢就會發生改變。

 

 

為了做高湯用的昆布(右)和鰹節(左)

     最近幾個月,我又一次採訪了訪日遊客,感覺他們掌握的有關日本的信息量在增加,可以説達到了2015年的好幾倍。由於通過微信和微網誌獲取的龐大信息,原本只有日本人之間才能理解的一些東西,還有日本的細節之處開始被中國人所了解。

 

      比如説日本料理。以前就有人了解日料的精美外表和應季食材等,而最近,對日本存在的「高湯」(日語稱「出汁」,指用海帶、鰹魚乾等煮出的湯底)感興趣的人不斷增加。例如,日式高湯是用鰹魚乾還是海帶、東京和大阪的湯汁有何區別等。高湯是日本料理的根本中的根本,但在料理完成後,是看不出高湯的。因此,以前很少有人注意到高湯的存在。但現在,開始出現想要通過自己的舌頭來品嚐看不見的部分、借此確認日本料理精髄的中國人。

 

      關於盛日本料理的器皿也是一樣,中國人已經開始關注器皿是「有田燒」、「備前燒」還是「九谷燒」(均為日本各地出産的陶瓷器)。日本有很多種陶瓷器,不同産地的器具有不同的特徵。哪種器具盛放哪種料理更加美觀和美味,這類信息也開始在社交網路(SNS)上傳播。此外,雖然籠統地稱之為日本料理,但日本用於「八寸」(懷石料理中的冷盤)的器皿和用於燉菜的器皿各不相同。以中國料理為例,存在大盤、中盤和小盤等基於「大小」的區別使用,而日本料理則有根據「料理的種類」來區分器皿的做法。想了解日本的中國人已開始對這樣的細節産生興趣。

 


      很多外國人都認為日本人愛喝冰啤酒,我也覺得的確如此。但最適合日本料理的酒仍然是日本酒。

 

 

日本各地都有當地的酒(富山市)

     日本酒以米、米麹和水為主要原料,是以日本特有的製法醸造的酒,被歸類為釀造酒(區別於發酵酒等)。日本酒尤其受到水質等的影響,因此日本各地都有口味迥異的地方名酒。

 

      例如日本酒「十四代」是由山形縣的「高木酒造」釀造的,在日本非常受歡迎,在中國人中也逐漸有了知名度。高木酒造創業於1615年。現在的掌門人是第十五代,「十四代」正是前任掌門當家時釀造的。

 

      此外,山口縣的「旭酒造」釀造的「獺祭」也是廣受歡迎的名酒品牌。由於特別受歡迎,日本人也很難買到,售價也在暴漲。在日料店和居酒屋之中,有些店會特意貼出「獺祭已到貨」的海報。由於可以喝到的機會少等原因,日本人也很推崇獺祭清酒。此類信息如今也傳到了中國。

 

      正如上面所説的,高湯、日本料理還有日本酒等以往只在日本人之間傳播和共同理解的狹小世界的信息,如今借助社交網路這一便利的工具,開始在住在中國的中國人之間擴散。中國人也開始談論日本人所談論的「蘊蓄」,(據日語詞典《廣辭苑》解釋,「蘊蓄」意為「積累深厚的知識。也指積累的知識本身」。也就是説更深層或細節方面的常識或知識),特別講究的人不斷增加。

 

      在缺乏信息的時候,中國人只能籠統提及「日本料理」、「日本酒」,但在如今,日本料理中的冷盤、燉菜、器皿的種類、日本酒中也具體到山形縣的酒的特徵等等,這類對細節的關注正進一步提高。我認為這是可喜的變化,也可以歸功於社交網路的力量。

 

中島 惠簡歷

出生於日本山梨縣。曾在北京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留學。先擔任報社記者,1996年起成為自由記者。著作有《中國精英這樣看待日本人》,《中國人的誤解 日本人的誤解》(均由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出版), 《爆買之後他們將瞄準哪?》,《中國精英嚮往日本》等。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