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劉迪觀察 > 城市還能繼續勝利嗎?

城市還能繼續勝利嗎?

2020/07/02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劉迪:全球疫情依然洶湧澎湃,但仍無法阻擋城市魅力。據東京都估算,截至2020年5月1日,這座城市人口已超過1400萬。有關報導説,即使在疫情中,這座城市人口仍在增長。我們知道,此前數十年間,日本中央政府以及其他地方政府,都在設法阻止「東京一極集中」,但上述事實粉碎了此前各種限制東京人口的行政努力。也許,東京人口又創新高,這並非東京的勝利,而是城市的勝利。

                  

戴著口罩去上班的人們(5月22日,東京)

                             

  2011年,哈佛大學教授愛德華·格萊澤曾寫過一本名為《城市的勝利》的書,這本書稱城市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這個發明讓我們富裕,智慧、綠色、健康以及幸福。9年前,全球化、城市化仍在高歌猛進,格萊澤的著作不但被《經濟學人》雜誌評為2011年非虛構類最佳圖書,而且還在次年被翻譯成為包括中文在內的多種文字,影響廣泛。

         

  一部人類文明史背後,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宏大的城市發展、繁榮的歷史脈絡。儘管在人類通往文明的路途之中,疫情從未遠離城市,任何古老城市,都曾經歷各種疫情困擾。不過,儘管城市風險及不確定性明顯大於鄉村,但這並沒有阻擋人類不斷向城市集聚的滾滾洪流。

                

  但是,難道在疫情當道的今天,以及不可確定的未來,我們仍可宣稱城市取得勝利嗎?今天,相對於鄉村、小城市來説,大城市尤其是超大城市面臨的困難更大,許許多多全球超大城市仍在面臨更多的死亡威脅。此外,那些巨大城市的行政效率以及醫療能力,似乎遠遠低於我們的想像,這不能不讓許多人對城市感到失望。

            

  2020年新冠病毒將全球數十億城市居民禁錮在家,嚴重降低了人類生活質量。這場巨大疫情讓許許多多的人對大城市生活價值産生懷疑。6月中旬,北京重現大規模疫情,一個農貿市場,讓整座城市重陷緊張。同期,東京解除緊急狀態後疫情也出現反覆。而在美國許多城市,感染人數重新上升。城市的巨大以及內部的複雜性,讓城市生活充滿不確定性與危機。

                

  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中國曾實行一種「逆城市化」政策,建立戶籍制度,區分農村城市戶口,限制城市人口。這種政策造成社會分裂,其影響至今尚未消除。自上世紀90年代,中國不僅放棄「逆城市化政策」,而且刻意發展大城市,在短期內創造了十余座1000萬級人口城市。今年5月下旬,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全國人大政府工作報告中説,2019年中國城市化率已達65%,今天,中國政府仍在推進若干巨大城市群計劃。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Saskia Sassen是一位城市問題學家,她的《全球城市》(1991年)主要研究了紐約、倫敦以及東京三座「全球城市」。她所説的「全球城市」,不單是擁有眾多跨國公司,更重要的特徵是全球金融企業集聚,全球高端人才集聚以及全球信息高度集散。此外,她還指出,全球文化即「舒適性」(amenity)對「全球城市」也不可或缺。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63
具有一般參考性
 
6
不具有參考價值
 
5
投票總數: 74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