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劉迪觀察 > 安倍對美「溫馨外交」以及G20的考驗

安倍對美「溫馨外交」以及G20的考驗

2019/05/24

PRINT

                           

  全球面臨的問題日益複雜,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單獨解決。約瑟夫・奈認為,在這樣一個時代,如果僅考察某一國家是否擁有壓倒他者的力量,這是不夠的。一個強大的國家,「必須要有包括與‘他者’同心協力合作的力量」。但是,川普今天是否有這樣與「他者」同心協力合作的協調能力?

                       

  關於G-Zero狀態,美國國際政治學者佈雷默認為不會長期存在。他認為在其之後,將有4種可能,即(1)美中合作(2)美中對立導致的冷戰2.0版(3)G20崛起發揮主導作用(4)全球分裂成為若干板塊。從「中美貿易戰」現狀看,(2)的可能性增加,但是,(3)也絕非沒有可能。

                      

  G20是西方國家與非西方國家共同治理的重要論壇。儘管有人批評這個組織成員國過多,難於協調。但在當今對立日益尖銳的世界裏,如何讓新老大國彼此傾聽對方聲音,這個論壇十分重要。在這個充滿變化的時代,新老大國需要超越文明的包容以及彼此信任。唯有如此,人類才可在不確定時代,共同抵禦未知重大風險。

             

  在下月G20上,新興國家要提出何種主張?面對眾多新興國家川普要講什麼?美國與其他國家是否可能不歡而散?利用這次川普訪日,安倍或許需要預先在川普與其他國家之間,鋪設一座橋樑。

                 

  最近川普的「強悍外交」遭遇中國的「堅忍外交」。目前中國外交並沒有與美國決裂的選項,但時間正在帶來變數。美國對華政策集團正在「舉國一致」。川普不惜動用一切手段進行「交易」的姿態與舉措,讓盟國以及美國企業也感到事態危急。

           

  2年前,阿納托爾・利文曾在《美國的正確與錯誤——民族主義》中文版序言中説,「如果説,美國充滿沙文主義色彩的,既煩躁又充滿仇恨的民族主義與中國牢記近代國恥之仇的民族主義情感發生碰撞,那對人類文明來説,必定是巨大災難。」

               

  面對如此緊迫複雜的課題,作為G20議長國及美國盟國的日本,其責任並不輕鬆。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劉 迪

 劉 迪 簡歷 

日本杏林大學綜合政策學部及研究所國際協力研究科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所碩士課程畢業、早稻田大學大學院法學研究科博士課程修了。博士學位。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本專欄暫停更新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152
具有一般參考性
 
3
不具有參考價值
 
4
投票總數: 159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