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的綜合國力

2018/01/24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中國進入了新時代。如何定義新時代的綜合國力?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我相信很多中國人一定認為經濟實力是衡量綜合國力的重要指標,有錢什麼都好辦,沒錢什麼都不好辦。有錢可以發展軍力,沒錢意味著無法加強國防,那就等著被別人欺負。於是,從國家到個人都奔著錢去。不過有冷靜的智者諷刺説:今天,我們窮到只剩下錢了。所以,不能僅僅有錢。

   

中國哈爾濱的冰雪節(kyodo)

 

  不能不説我們看到很多富人活的很霸氣,穿著名牌,開著毫車,住著豪宅。不過,這是個人的追求,40年前,那麼多中國人生活在貧困線下,雖然現在有錢了,恐怕很多中國人還沒有忘記餓肚子的日子。營養師告訴我們吃飯要吃7-8分飽,可是,今天的很多中國人總是想把原來沒吃的補回來,同時把應該明天吃的今天也裝到肚子裏去。如果用腰圍來衡量中國的經濟發展,今天的中國絕對是世界最先進的國家。

   

 柯隆 的其他文章

 

 為什麼中國到處都是實名制?  

 

 經濟學就是這樣不成熟

 

   人民幣國際化與人民國際化

 

   可憐天下父母心

 

 動物與人的區別

  

   中國人將來怎樣養老?

  

 演講時,誰更會作秀

    

    為社會主義正名

  

   歷史的賬是需要了結的

 

 中國會不會出現産業空洞化

          

   日本迎來多事之秋

 

   也看小米負責人拒收日語系學生風波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自古以來大戶人家總是門庭若市,上門的都是衝著錢來的。所以,每每中國搞一些國際會議,看到那些不知名字的小國來的賓客,多少給我一種醜陋的感覺。一句話:太勢力了。我一直覺得一個人和一個國家,落難時才真正見人心。

  

  那麼,如何來衡量一個國家的綜合國力?毋庸諱言,經濟實力非常重要。但經濟實力並不完全用金錢來衡量。很重要的一點要看你的技術水平和品牌實力。中國的富人為什麼不願意買國産車?法國官員的公用汽車都是坐雪鐵龍汽車。而中國的官員,高級一點的坐奧迪,低級一點的坐大眾。原因是國産車在技術上無法跟外國車比。為什麼富人們來日本旅遊熱衷於大量購買日本的商品,包括日本的中藥,日本叫漢方藥。這多少有點諷刺意味。有多少中國品牌躋身於世界著名品牌呢?很少。

  

  我不是要妄自菲薄,我説的都是事實。不面對事實,就無法真正提高綜合國力。

  

  我不是軍事專家,沒有資格對中國的國防能力説三道四。但有一點,即使軍力達到世界尖端,那能説明什麼呢?國防固然重要,但軍事力量的加強充其量是用來嚇唬自己的敵人的。歷史學家告訴我們:一個國家文明程度和文化實力才是其綜合國力的標誌。

  

  唐朝時候,日本派了很多遣唐使到長安,為什麼?不是為了購買唐朝的軍火,而是為了學習唐朝的文化。現在日本留下來很多遣唐使以及後來的漢學家的書法字畫,現在的中國人看了一定都會汗顏。他們學到了傳統中國文化的精髓,而且傳承給了後代。日本書法學會會長告訴我:日本小孩放學後有學鋼琴的,也有學日本舞蹈的,但全日本學書法的人數最多。我們中國的孩子有幾個人在學書法?

  

  我們不妨看看很多機構和單位門口掛著的官員題寫的字,我實在不敢恭維。據説北京拆除了很多街頭巷尾的字牌,有人説三道四,我覺得拆了也好,太難看。

  

  每次去西安都會去碑林看看,古人的墨寶自不必説,民國時期的書法也可謂實力雄厚。美國史丹佛大學的圖書館裏藏著蔣介石先生的日記,都是用毛筆寫的。我是在國內接受初等和中等教育的,對蔣先生無法産生好感(所以教育很可怕)。但不能不説他的書法很有功力,字如其人。

   

  如果説武力是用來對付敵人的,那麼,文化的力量是用來吸引朋友的。一個綜合國力強大的國家不僅僅要抵禦外來的侵略,同時還要吸引更多的朋友。你如果僅僅通過撒幣,那只能吸引來一幫唯利是圖的小人。


   

  亞洲的日本和韓國在過去的幾十年裏,花了很大的力氣發展文化。中國有很多他們的「粉絲」。中國古代文化非常輝煌,在全世界有很多中國文化的鐵桿粉絲。很可惜的是很多古跡都被破壞了。解放後搞大生産,破壞了一批,文化大革命時革命小將們又破壞了一批,連孔子的祖墳都給刨了。改革開放以後,城市開發房地産,又破壞了一批。

   

  有中國學者到日本來參觀博物館,感嘆日本人非常珍惜保護文物,於是有人諷刺説:他們的文物太少,所以珍惜;中國的文物太多,所以我們無所謂。

   

  最後説説現代文化。這些年來到底創作了多少膾炙人口的文藝作品?不用我説,各位心知肚明。每年央視的春晚都是被吐槽的對象。我多少有點同情春晚的導演,他可以上的「菜」太少了。

  

  文化在怎樣的環境下才能茁壯成長呢?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説得好:百家爭鳴、百花齊放。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隆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