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遇刺的啟示

2017/03/01


2001年金正男利用假護照進入日本被抓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當今北朝鮮領導人的同父異母的長兄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遭暗算身亡,全球媒體一片譁然。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17世紀或18世紀的封建王朝,那應該不算什麼大事,因為封建王朝圍繞王位,父子兄弟之間永遠是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比如國王立太子,而國王長壽,那國王就有理由提防被兒子刺殺,兄弟之間就更不用説,著名的戲劇哈姆雷特(王子復仇記)就是一個典型。所以,當我聽到金正男被刺的消息時,説實話一點也不吃驚。當然,從人道的角度説,為他的遇難感到惋惜。

 

   現在,全球媒體都在聚焦誰殺死了金正男?用什麼手段殺死的金正男?

 

 柯隆 的其他文章

 

 為什麼日本的著名大企業接連陷入危機?

 

 中國億萬富翁是怎樣産生的?

 

 為什麼外國觀光客不到中國去爆買?

 

 世界敢對美國説不嗎?

 

 招商引資的陷阱

 

   從APA商務酒店事件看脆弱的中日關係

  

   假如你是官,你貪不貪?

 

   大材小用和小材大用

 

   川普就任、市場鬥工廠、兩敗俱傷

  

  人民幣自由浮動指日可待?

  

  日本的網上右翼和中國的憤青 

 

   關於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之爭

 

  霧霾警報只治標不治本

 

  如何展望2017年

 

  為什麼安倍外交亂了陣腳?

 

  中國人,你真的那麼有錢嗎?

 

  幾十萬貪官倒下太可惜了

 

  知識還是不是力量

 

  中國的第三次留學浪潮

  日本的民進黨為什麼沒有起色

  日本可能更接近社會主義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事發不久,兩個執行犯很快歸案,另有一名朝鮮男子也被逮捕。其餘共犯,主要是幾個朝鮮男子在事發不久就逃離馬來西亞,據報導他們已經順利回到平壤。從犯罪動機來分析,這起謀殺案應該是朝鮮政府所為,也就是説是國家犯罪。只是朝鮮特工非常巧妙地廉價雇用了兩名幼稚的東南亞女子下手。

 

  至於説謀殺的手段,和事發當時的推測大體一致,就是兩名女子用毒品害死了金正男。據馬來西亞警方透露説,在金正男身體上取下的樣本化驗毒品很可能是一種叫VX的劇毒化學液體。但有化學家質疑,那兩名女子沒有戴手套,直接用手將VX液體摸在金正男臉上,而這兩名女子沒有中毒跡象,實在不可思議。

 

  案情本身婆娑迷離,這樣推測來推測去,多少有點看偵探小説的感覺。不過,該事件給我們的啟示遠遠超過偵探小説或好萊塢的大片。

 

  現在是21世紀,早已不是17世紀或18世紀的封建王朝時代,為什麼還會發生這種離奇且殘忍的事件?朝鮮自稱是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我想無論什麼國家都不應該掛羊頭賣狗肉。我們從今天的朝鮮完全無法觀察到一丁點民主的氣味。

 

  經歷過文革的中國人都應該看過幾部朝鮮的電影,比如《賣花姑娘》。説實話我對朝鮮(我説的是朝鮮,不是朝鮮人)沒有惡意,但也沒有好感。我去過韓國,但沒去過朝鮮,只有一次在國內的火車上的包廂裏遇到在7、8個來中國訪問的朝鮮幹部,想跟他們聊聊,但發現他們非常警惕,與其説是警惕我,更不如説是警惕他們自己,最後只是打了個招呼。

 

  對上了年紀的中國人來説,朝鮮的體制一點也不陌生。改革開放前的中國,我們同樣生活在恐怖中。我一直不明白今天為什麼還有很多人懷念那個時代?我去問俄羅斯人,他們告訴我俄羅斯也有一些人懷念斯大林。莫名其妙!難道這些人還嫌被迫害的不夠嗎?亦或説他們是迫害人的迫害狂?

 

  有人問我如何評論金正男遇刺?我説如果他被立太子,我想十有八九金正男也會殺了他的弟弟的。為什麼?不是金正恩心狠手辣,而是這個專制體制太惡劣。有人説,一個好的體制會將魔鬼變成人,而一個惡的體制會將人變成魔鬼。一點不錯。

 


  

  金正男平時生活在澳門,經常去北京,也到馬來西亞走走,他太知道自由是多麼好。我相信他絕對不會嚮往他爺爺和他父親締造的專制社會。作為北朝鮮政府當然不會放任這樣一個叛逆的紅三代。

  

  我相信如果不是為了權和錢,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都嚮往自由和平。但一個專制體制為了集權,為了搞個人崇拜,它絕對不會允許削弱領袖權威的噪音存在。所以,這個封建性專制體制才是造成這次悲劇的真正原因。

 

  寫到這我想起我們中國人很幸運,毛澤東沒有機會立太子,鄧小平有機會,但沒有立太子。所以,我多少還是對鄧小平心存敬意的。否則,中國不可能發展到今天這一步。最後,我想説的是:朝鮮永遠是中國的反面教材。

 

柯隆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