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都遇到了大麻煩

2016/10/24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 今年的5月25日刊載于本欄的本人的《東京都的鐵公雞》主要記述的是前東京都知事的一些醜聞。後來,在民意的壓力下,這位知事不得不宣佈辭職。經過選舉日本的女政治家小池百合子當選新知事。

東京新知事小池百合子視察豐洲市場地下水水質監測設施(2016年8月16日,東京)


  柯隆 的其他文章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下)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上)

 日本銀行步入死胡同

  中國樓市必須有泡沫

  楊改蘭一家的悲劇

  中秋時節話月餅

  説説G20

  王寶強婚變值得看熱鬧嗎

  比賽第一,友誼第二

  往事

  趙薇錯了嗎?

  綜合國力

  飛機晚點成常態

  馬克思主義思潮

  中國人需要排毒

  萬達城的山寨問題

  經濟學家竹內宏

  文革情結與流毒

  中國的問題多嚴重?

  中國經濟的迷

  夢幻的奇蹟和僵屍企業

  市場經濟中的政府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國內的讀者對日本的選舉制度可能不太熟悉,在此先簡單介紹一下。

  日本的國家領導人(首相)不是由選民直接選出來的,是由議會的議員選舉而定的。日本的中央政府沒有權力任命地方政府的官員,比如知事,市長等等。日本的地方政府的首席官是由其轄區居民直接選舉産生,不是由地方議會選舉産生,這一點和中央政府不同。地方議會的職責是監督知事或市長等首席官的執政情況的。

  新知事上任,俗話説新官上任三把火。這位女知事剛到任就提出來要改革東京都行政體制。結果還沒來得及細想如何改革行政體制,問題就來了。

  到東京來旅遊的外國人通常都會去一個叫築地的地方,那裏是日本最大的海鮮批發市場,市場外還有一些小餐館,在那裏可是吃到可口的海鮮。由於這個海鮮批發市場建築已經老朽,10多年前,東京都政府就決定在不遠處的一塊填海造出的地上新蓋一個海鮮批發市場,借當地的地名豐洲稱其為「豐洲市場」。

  經常開車路過此處,從外表看比現在的築地海鮮批發市場確實很現代化。但好幾年前,當時還在打地基的時候,日本的媒體就披露,這塊填海造出的地,原來是東京煤氣公司的一個製氣場,據東京煤氣公司對媒體透露的消息稱那裏的土壤被重金屬污染。一石激起千層浪,當時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為了安撫民心,召集專家獻計獻策。最後決定挖地4米半,把被污染的土壤換成新的沒有污染過土壤,然後再在上面蓋房子。這樣一來就安全了。

  現在房子已經蓋好,但沒想到的是新的海鮮批發市場的主體大樓下沒有按原計劃換土,準確的説,換了一半,另一半沒有填土,而是留作地下空間(地下室),而且,地下室的地面沒有完全施上混凝土,露出的是土壤。由於四週是海,所以其地下水位高,下雨漲潮時,地下水就從這些地方溢上來。

  問題是房子蓋好了,這麼長時間居然沒人知道這些主體大樓的地下留有地下室。當記者下到地下室去的時候發現有齊腳深的地下水(約20厘米)。後來檢查出部分有害物質,雖然只是微量,但這畢竟性質變了。原來決定今年11月那些水産商就要搬入新的市場大樓,但這樣一來,特別是媒體曝光以後,東京都不得不宣佈推遲搬家,先查明原因,再想補救的辦法。


  但查來查去,沒有人出來為此事負責。這件事就懸在了半空中,無法著地。電視臺每天花很多時間,找來專家做詳細的分析。新知事把此事定性為政府不負責任的結果。

  但問題不僅如此。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的一些比賽場館離此處不遠,按計劃現在的築地海鮮批發市場停止使用後,在其側邊要修一條幹道通往奧運場館。魚市場無法搬家意味著道路無法施工。真是步入了死胡同。

柯隆
  我相信這種事要是在中國一定很好解決,本身地下水的污染並沒有超標太多,只要讓媒體閉嘴,然後,處理幾個當事人事情就基本解決了。中國人處理問題講大局,講政治,比起魚市場,保障奧運順利舉行才是頭等大事。可是日本人做事通常是從小處著手,沒有人敢為此事輕易拍板。我不知道這件事對於東京都的新知事是否意味著是潘朵拉的盒子,至少她現在是進退兩難。在這裡我用中文寫出這件事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中國人能夠借鑒日本的教訓和經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嗎!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