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日本央行實施的負利率

日本央行實施的負利率

2016/02/03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本來不準備寫這一話題,去網上瀏覽一下,發現國內一些網民討論日本實施的負利率時問什麼是負利率,有人回答説:負利率就是存100元錢到銀行,等取出來時就只有99元了。説實話駭人聽聞。更有甚者有評論人士認為日本央行實施負利率是針對中國,這樣看來我不説幾句不行了。

柯隆
  此次日本央行突然宣佈實施負利率,出人意料。本來,安倍經濟政策推行的量化寬鬆使得日元大幅度貶值,給日本出口企業帶來很大恩惠,而且,安倍內閣通過外交手段示好美國,結果是美國並沒有對日元貶值表示多少擔心。日元大幅度貶值帶來的恩惠自然地提高了日本的股價,東京日經指數在過去3年多大漲一倍多。股市上揚有正面資産效應,在股市掙了錢的人花錢就比較慷慨,日本高檔消費開始回升。不僅如此,一直令人擔心的日本社保體制也從股價上揚獲得恩惠,因為社保基金的一部分資金是在股市上運作的。

  但是去年以來世界經濟不確定因素加大,美國加息,石油價格大幅度下跌,中國景氣走低,這些與日本經濟息息相關的不確定因素直接影響到安倍經濟政策目標的實現。2015年安倍首相宣佈其第二波刺激經濟的政策,其中一條是要在2020年將GDP規模從現在的500萬億日元擴大到600萬億日元,也就是説從現在開始平均每年要實現3%左右的經濟增長。這是過去30年裏從沒見過的蜃氣樓。

  安倍經濟政策當中唯一奏效的是刺激景氣的量化寬鬆的金融政策。但説實話,央行通過回購國債向商業銀行注入再多流動性(資金),只要商業銀行不把資金貸給企業,其刺激經濟的目標就無法實現。在這一大背景下,日本銀行下了一劑猛藥,就是負利率。顧名思義負利率就是存100元,等到取得時候就沒有100元了。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一定會出現擠提(bank run)造成恐慌。也就是説實際的負利率並不意味著存款貶值。

  柯隆 的其他文章

  適度腐敗

  關於快播事件的聯想

  遠觀台灣的民主選舉

  赤腳的不怕穿鞋的北朝鮮

  2016這一年

  股市熔斷説明了什麼?

  説説牡丹峰樂團的「政治化」

  高危群體

  什麼是服務?

 《白毛女》和軟實力

  緬甸大選

  環境是怎麼被破壞的?

  廢除獨生子女政策大快人心

  領土爭端問題

  中國的宏觀經濟統計不可信嗎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可深究

  李嘉誠為什麼不能撤資?

  談談愛國和賣國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首先明確一個事實,這幾年的安倍經濟政策的一個主要目標本不是要擴大GDP規模,而是克服通貨緊縮,實現適度通貨膨脹。通貨膨脹意思是物價上漲(日本銀行的目標是2%的通膨率)。其實,日本的生活品價格已經開始上漲,只是由於燃料價格下降壓低了通膨率。日本的存款利率幾乎是零,簡單的説,存100萬日元(約5萬多人民幣)定期一年在銀行所獲得的利息還不夠買一碗麵條。也就是説日本的實際利率(名義利率-通膨率)已經是負值,但不可思議的是日本人還是一如既往地去銀行存錢。

  那麼,這次的負利率是什麼意思呢?

  日本的商業銀行在日本銀行(央行)通常會開設兩個帳戶,一個是存款帳戶(和一般儲戶在商業銀行開設的存款帳戶一樣),該帳戶裏的存款利息仍然是正值,另一個帳戶是用來劃帳的經常帳戶,通常是用來支付支票等金融票據結算用的,日本的商業銀行一般將減持國債和金融債券獲得的資金存入經常帳戶裏。此次實施的負利率不包括該帳戶裏的存量資金,只針對商業銀行新增的經常帳戶存款,央行對新增的經常帳戶存款徵收0.1%的手續費,這樣一來就産生了負利率。結果,商業銀行不再會新增存款進入經常帳戶。

  負利率帶來什麼影響呢?商業銀行針對一般儲戶的利息幾乎為零,所以,商業銀行雖然還會進一步壓縮存款利率但空間不大。受影響較大的是日本的機構投資家,特別是社保基金和人壽保險。得到恩惠的是從銀行按揭貸款的個人,因為商業銀行正在降低住房按揭貸款利率。

  有人説,日本實施負利率是針對中國,應該説這是內行在説外行話。雖然隨著日本推行負利率日元匯率有不小的貶值,從旅遊觀光來看,2015年中國的遊客在日本購物的消費不到1000億日元,比起日本500萬億的GDP可以忽略不計。再説貿易,日本對華出口的主要還是高科技的零部件,組裝後再出口到先進國家,部分內銷于中國。在中國現在大約有25000家日資企業,如果他們將在中國實現的利潤(以人民幣計價)兌換成日元匯回本國,那日元貶值的恩惠就顯現出來,但我們知道在華投資的日資企業將資金匯回本國的很少,多半用於在投資擴大再生産,所以,匯率貶值對在華日資影響不大。

  結論:既然負利率是一劑猛藥就不適應長期「服用」,如果安倍首相寄期望于負利率實現政策目標,那就無異於自我消耗,將無果而終。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49
具有一般參考性
 
3
不具有參考價值
 
1
投票總數: 53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