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這一年

2016/01/08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新年伊始傳來河南開封農村的莊家地裏有人樹立了一尊36米高的毛澤東坐像,而且是金色的。不知何人所為?個人信仰無可厚非。但既然此舉成為新聞就説明不僅僅是個人信仰問題。毛,對於近現代中國社會産生太多太複雜的影響。歷史老師袁騰飛先生説:晚年的毛于中國社會遠遠超過政治領袖,簡直就是教宗。我相信。

 柯隆
  我小的時候(70年代初),那時候人們談話習慣性會説:「向毛主席發誓我沒説假話」。不誇張地説當年毛在大部分中國人心目中就是神,特別是文化程度比較低的中國人尤其如此。經濟學家茅于軾先生曾撰文倡議將毛從神還原為人。這樣的提法沒有錯,但對於信仰毛的那些人來説是不能接受的。所以茅先生在網上遭到惡毒攻擊。我認為信仰是個人自由,你可以信仰上帝,也可以信仰惡魔,都無所謂。我無意討論信仰問題,在大陸受了初等教育的我,不由得地就成了一個無神論者,我不信仰上帝,也不信毛。在我心裏上帝不存在,毛也不是神,只是個有七情六欲的人,且慾望比我們普通人大的多。

  回顧過去的一年,自己讀的最多的書除了經濟學就是歷史書,特別是中國的近現代史,因為我在國內讀書的時候沒有讀過一本像樣的歷史書,學校的歷史教材裏少有歷史,多是説教。當年高考,歷史主要是考歷史事件的背景和意義,可是我對史實一無所知,怎麼去談意義?所以我對歷史課一向反感。這些年讀了很多歷史書,結果以前受的歷史教育完全被顛覆。

  比如有關朝鮮戰爭,我所受的教育是「美帝國主義入侵朝鮮並且要侵略中國挑起了朝鮮戰爭」,我到韓國首爾參觀過那裏的戰爭博物館才知道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明明是朝鮮入侵韓國,以後以美國為主的聯合國軍登陸仁川,打退了朝鮮軍隊。今天大陸歷史學家沈志華也有很客觀的研究。對我來説比起歷史事件的意義,基本史實更重要。

  柯隆 的其他文章

  股市熔斷説明了什麼?

  説説牡丹峰樂團的「政治化」

  高危群體

  什麼是服務?

 《白毛女》和軟實力

  緬甸大選

  環境是怎麼被破壞的?

  廢除獨生子女政策大快人心

  領土爭端問題

  中國的宏觀經濟統計不可信嗎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可深究

  李嘉誠為什麼不能撤資?

  談談愛國和賣國

  網路更應屏蔽垃圾語言  

  質疑美國的普世價值

  天津爆炸,教訓何在?

  「安倍談話」真的那麼重要嗎?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今年是2016年,對我們中國人來説是太重要的一年。為什麼重要?今年是毛澤東發動文革50週年,同時是文革結束40週年。1949年毛在天安門宣佈中國人站起來了,可是中國人真正站起來是在文革結束以後。50年前中國人陷入極大的不幸,40年前中國人有幸結束了不幸的歷史。我無心慶祝毛的死亡,但我不能不説,76年毛即時地離開我們才有了後來的改革開放。

  中國共産黨的11屆三中全會對文革有一個雖然不完全但是還説得過去的總結,它否定了文革,為一些冤假錯案平反。所以很多人回想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都有一種興奮的記憶,那時真有一種百廢待興的感覺。但是中國人並沒有徹底肅清文革的流毒,當然問題不僅僅是文革,文革以前就開始了。比如三反五反,大躍進,三年大饑荒等等無不需要我們認認真真地肅清其流毒,因為這每一個運動都給我們的民族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70年代初,我讀小學的時候,有一天老師突然給我們每個人都發了一份小小報紙(類似今天的晚報大小),打開一看起初以為是外語報紙,後來仔細一看才知道是漢語拼音書寫的報紙,老師對我們説:「偉大領袖毛主席説以後要廢除漢字,這樣就可以掃除文盲,以後都使用漢語拼音」。當時小,沒有深思過此事,今天回想起來有點後怕,中國差點就成了北朝鮮。北朝鮮廢除漢字,因為他們不是中國人,可我們中國人如果廢除了漢字那我們還是中國人嗎?

  都説毛這個人對西方的東西疏通,但通讀《資治通鑑》,是中國古典文化的專家。他是否中國古典文化的專家我不知道,我質疑的是此公是否真正愛過我們中國的文化。如果熱愛中國文化的人不可能發動文化大革命。已經有很多研究列舉了充分的史實證明發動文革是為了權力鬥爭,但如果文革只局限於權力鬥爭那問題還不大,文革徹底破壞了傳承幾千年的中華文明。


  有人説毛是一個詩人,我雖然不懂詩,但我知道詩應該是有美感的,而毛可以把「不須放屁」寫進他的被稱為「詩」的裏面去。所以我不敢茍同他是個詩人。一個領袖必須具備一些基本的特質,比如首先應該愛他的國家,愛他的人民,愛他的文化。回顧1976年前的中國,國家千瘡百孔,人民水深火熱,文化支離破碎。

  我始終不明白的一件事情就是在中國搞權力鬥爭為什麼一定要把古人扯進去?比如與林彪的鬥爭,你就批林彪,為什麼要同時批孔子,那些自稱捍衛毛的紅衛兵小將的暴徒襲擊孔家祖墳。你們可以捍衛毛,但這跟孔子有什麼關係嗎?一個熱愛自己文化的領袖為什麼對這種暴行袖手旁觀?

  有一位文革時中南海的警衛連連長回憶説:(文革時)一天,有一批紅衛兵要到中南海來砸「四舊」,衛兵不敢讓小將們進入,但又擋不住,就説,各位小將,我進去請示一下毛主席。於是衛兵傳話進去請示毛,説:外邊有一批紅衛兵要進來砸「四舊」。誰想到毛竟然説:「他們要砸就讓他們進來砸吧」。好在當天值班的連長冷靜,對紅衛兵頭頭説:小將們,裏面的「四舊」我們已經提前砸了,今天就不麻煩大家了。

  新年伊始我們為什麼要反思文革?不為別的,為的是回歸我們民族的原點,回歸我們的文化。改革開放以來,文革式的暴行得到很大程度的糾正,這是鄧小平及以後歷屆政府努力的結果,但是破壞文化古跡等暴行並沒有完全被杜絕。任何舊體制都有慣性或者説惰性,文革的死灰復燃不是沒有可能,寫此短文為的是敲敲警鐘。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