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2016這一年

2016這一年

2016/01/08

PRINT


  有人説毛是一個詩人,我雖然不懂詩,但我知道詩應該是有美感的,而毛可以把「不須放屁」寫進他的被稱為「詩」的裏面去。所以我不敢茍同他是個詩人。一個領袖必須具備一些基本的特質,比如首先應該愛他的國家,愛他的人民,愛他的文化。回顧1976年前的中國,國家千瘡百孔,人民水深火熱,文化支離破碎。

  我始終不明白的一件事情就是在中國搞權力鬥爭為什麼一定要把古人扯進去?比如與林彪的鬥爭,你就批林彪,為什麼要同時批孔子,那些自稱捍衛毛的紅衛兵小將的暴徒襲擊孔家祖墳。你們可以捍衛毛,但這跟孔子有什麼關係嗎?一個熱愛自己文化的領袖為什麼對這種暴行袖手旁觀?

  有一位文革時中南海的警衛連連長回憶説:(文革時)一天,有一批紅衛兵要到中南海來砸「四舊」,衛兵不敢讓小將們進入,但又擋不住,就説,各位小將,我進去請示一下毛主席。於是衛兵傳話進去請示毛,説:外邊有一批紅衛兵要進來砸「四舊」。誰想到毛竟然説:「他們要砸就讓他們進來砸吧」。好在當天值班的連長冷靜,對紅衛兵頭頭説:小將們,裏面的「四舊」我們已經提前砸了,今天就不麻煩大家了。

  新年伊始我們為什麼要反思文革?不為別的,為的是回歸我們民族的原點,回歸我們的文化。改革開放以來,文革式的暴行得到很大程度的糾正,這是鄧小平及以後歷屆政府努力的結果,但是破壞文化古跡等暴行並沒有完全被杜絕。任何舊體制都有慣性或者説惰性,文革的死灰復燃不是沒有可能,寫此短文為的是敲敲警鐘。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本專欄暫停更新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128
具有一般參考性
 
9
不具有參考價值
 
35
投票總數: 172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