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肖敏捷論中日 > 我在日本重新回到了「世界工廠」

我在日本重新回到了「世界工廠」

2019/12/09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肖敏捷:1999年在證券公司研究所工作的筆者從東京總部調到香港支店工作。當時,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仍在擴大中,倒閉破産的金融機構等比比皆是。同時,隨著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談判進展,歐美以及日本等外資企業開始在廣東省佈局,到了2001年底中美正式達成協定後,海外企業進軍中國掀起了新高潮。珠三角一帶被冠以「世界工廠」的榮譽也大概是在中國加入WTO前後的這段時間吧。順便提一下,在日本,第一個以特集的形式把「世界工廠」介紹給企業和投資家的是筆者非常要好的一位財經記者。時隔多年,我們見面時仍會談到此事。

            

  在香港工作快六年期間,筆者經常帶領從日本來的企業和投資家去廣東,主要任務是參觀和訪問「世界工廠」。在參觀和訪問期間,受到深圳、珠海、東莞、惠州等地政府和外事人員的熱情支持至今難忘,但留給筆者印象最深的還是參觀過的那些外資企業。

              

中國廣東90年代的工廠

  

      當時,進駐「世界工廠」的主要是海外的製造業,大多從事來料加工或OEM業務。筆者訪問過的很多外資企業有一個共同特點是從內地來廣東打工的兄弟姐妹們就吃住在工廠附近,因為20年前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建工廠,企業有必要為員工提供宿舍和食堂。員工們的生活圈也以工廠為主,無論上下班大多員工都穿工作制服,簡單方便。

       

  除了這些外觀上的特點之外,在「世界工廠」工作的年輕人們勤勞能幹,眼裏充滿了希望也給筆者和很多日本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大家為此讚不絕口。在東莞,一家僱員人數超過5萬人的日企老闆告訴我們如果週末沒有加班員工們會非常失望,如果宣佈有臨時加班,現場會傳來熱烈的鼓掌聲。

  

       時過境遷,筆者也漸漸遠離「世界工廠」,傳來的消息也大多是外企從「世界工廠」外遷等不願聽的。總而言之,筆者似乎是在「世界工廠」最鼎盛時常來常往,雖然知道花無百日紅,但夢裏還是偶爾回到那曾經非常熟悉的「世界工廠」,儘管深圳早已不是20年前的深圳。

   

  但是,一個偶然的機會,筆者在日本重遊了「世界工廠」,更準確地説是記憶裏的「世界工廠」被全部喚醒。10月底,筆者從名古屋去岐阜縣參觀一家種植蘑菇的企業。朋友特意開車來名古屋接筆者,沿途人煙稀少但青山綠水,行程大約要兩個小時終於到達郡上市和良町。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37
具有一般參考性
 
4
不具有參考價值
 
8
投票總數: 49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3087.82-258.6709/24close
日經亞洲3001356.65-34.1109/2418:21
美元/日元105.310.3409/2418:16
美元/人民元6.82380.014409/2410:16
道瓊斯指數26763.13-525.0509/23close
富時1005852.970-46.29009/2410:06
上海綜合3223.1764-56.534109/24close
恒生指數23311.07-431.4409/24close
紐約黃金1859.9-38.709/23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