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如果巴菲特買了日本股票

2011/12/05


      日經新聞編輯委員 梶原誠:最近日本媒體上有兩條報導很有意思,一條是名聲很大的投資家因為美國股市低迷而宣佈引退。另一條也是明星投資家,正著手購買美國股票與日本股票。看著兩篇截然不同的報導,你會對股市等投資市場的形勢産生怎樣的想法?

 

11月底訪問日本的巴菲特

        要引退的是一直掌控美國著名投資公司美盛集團旗艦投資信託基金的比爾·米勒。他在2005年前連續15年跑贏美國標準普爾500種股價指數,是一位業績顯赫的明星基金經理。但最近他投資的大型保險公司美國國際集團(AIG)和著名影像設備公司伊士曼柯達公司全都陷入經營困境,導致投資失敗。大牌投資家遇到挫折的並不僅僅米勒一人。約翰·保爾森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中預測到美國房地産泡沫破滅而大賺一筆,但不久前卻由於投資美國股票失敗而被迫向客戶致歉。

       從兩人的尷尬可以看到當前美國經濟出現了就連大牌投資家也預料不到的下行趨勢。儘管金融海嘯已經過去3年,失業率仍在9%的水平上居高不下。美國政府為削減債務很難拿出刺激經濟措施。

受日美歐「悲觀預測」打擊的市場人士

        出現經濟下行的不僅僅是美國。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11月發表了如果歐債危機進一步加劇,明年日美歐都將陷入負增長的「悲觀預測」。已開發國家會在一段時間內維持低增長的判斷正逐步成為市場人士的共識。

       在這種慘澹形勢下閃亮登場的是以強勢作風而經常成為人們議論話題的巴菲特。他在11月宣佈購買了100億美元的美國IBM股票,而此前巴菲特一直迴避高科技股。



找準個別股票的能力是在競爭中生存下來的條件

      做出這一決斷的基礎是深入細緻的調查和站在長期投資的角度。對於決定投資的理由,巴菲特稱50年來每年都要閱讀IBM的年度報告,非常了解IBM,甚至可看到5年、10年後的收益。作為投資家,在經濟低迷、整個市場停滯不前的形勢下,能找準個別股票的能力無疑是在競爭中得以生存下去的條件。

人們一直説日本股市缺少像巴菲特那樣的投資家。泡沫經濟破滅後,企業與金融機構交叉持股現象逐步減退。但企業與金融機構交出來的股票落到了對沖基金等短線投資人的手裏。相對於長期性的企業調查,他們的投資完全是利用眼前的股價波動。

      短線投資者儘管在提高市場流動性方面發揮了作用,但僅做到這一點很危險。由於不考慮企業價值這一「制動器」,股價波動變得劇烈。在受到外部因素衝擊時,由於市場動盪會出現「越賣越賤、越賤越賣」的現象,原因就在於賣方主體是短線投資者。

      巴菲特11月底首次訪問日本時,絲毫沒有掩飾對日本股票的興趣,稱「也有幾家日本大型企業引起我的關注」、「簡單地説,股價越下跌,投資價值越高」。

       當然巴菲特也會像米勒和保爾森那樣出現失敗。如果巴菲特經過深入細緻調查向日本股票投入鉅資後,投資者們會是什麼反應呢?是驚訝「現在竟然還投資日本股票」?還是後悔「我要是經過認真調查買下這支股票就好了」,甘心在巴菲特後面跟風呢?

 
梶原誠:1988年進入日本經濟新聞社。先後任職於首爾、紐約、證券部編輯委員、評論委員、美洲總局(紐約),2011年4月任證券部編輯委員。感興趣領域為「所有在市場上反映出來的東西」。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