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和日本,誰更容易實現脫碳?

2020/11/23


      滝順一:日本首相菅義偉此前提出了于2050年「脫碳」的目標,日本的能源供需結構的大變革將由此開始。估計大幅削減汽油車並大膽地縮小煤炭等化石燃料發電規模將不可避免。目前在日本存在意見分歧的是有關核能發電的應對。

        

火力發電站(資料,REUTERS)

  

      中國也在9月表明了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具體方案會在第十四個五年計劃(2021~2025年)中體現,不過中國研究機構發佈的脫碳規劃為推測這方面的具體方案提供了依據。

   

      中國力爭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在2018年發佈的規劃中預測認為,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在2050~2060年之間降為零。這是根據《巴黎協定》提出的「全球平均氣溫升幅較工業革命前控制在1.5攝氏度以內」的目標制定。

   

  

      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約為每年100億噸,是日本的10倍左右。要實現脫碳目標,必須採取相當大膽的措施。

  

      相關規劃預測中國將通過可再生能源提供約6成電力。光伏發電和風力發電將明顯增加。核電佔比將達到28%。預計巨大的新建項目規模將超過5億千瓦(相當於300個以上150萬千瓦級的大型核電機組)。

  


 

      在繼續對化石燃料加以利用的情況下,將有必要大量引進從火力發電站等回收儲存二氧化碳(CCS,二氧化碳的捕獲封存技術)、從生物發電廠回收儲存二氧化碳(BECCS,生物能源碳捕獲和儲存)等「負排放」(Negative Emissions)技術。CCS和BECCS合計的話,2050年有望達到約25億噸的減排效果。

  

      需求方面,乘用車將全部改為電動汽車,卡車、巴士、船舶將使用燃料電池驅動。住宅的電氣化進程也會取得進步,但預計暖氣問題很難通過電氣化來解決。鋼鐵生産來自電爐的回收鐵將佔到近7成。

 

      中國也出現了反對建設核電站的聲音,增設大規模項目的可行性尚不確定。日本國立環境研究所綜合環境經濟研究室長增井利彥認為「這只是未來的一種可能性」。

  

      日本國內測算數據還很少

  

      另一方面,在闡述日本國內如何脫碳時所需要的測算數據還很少。

  

      日本政府系的智囊組織、地球環境戰略研究機構公佈了「凈零(Net Zero)世界—2050年日本(草案)」,但其中沒有明確談及核能。

  

      該草案提出,在通過優化能源利用等將最終能耗削減到2015年的62%的前提下,有可能實現100%由可再生能源滿足電力需求的可能性。草案認為,為了滿足工業用熱需求等,化石燃料還會保留,也需要回收和儲存二氧化碳。

  

      日本民間的自然能源財團提出了到2050年100%由可再生能源滿足電力需求的規劃。核能「如果按照使用40年的規則,到2050年發電能力只不過相當於兩個核電機組」,將核能排除出了選項。該財團對二氧化碳的捕獲封存技術也持否定態度,認為會導致繼續使用化石燃料。不過,關於如何滿足能源需求,該財團並未給出詳細的分析。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國會答辯中雖然表示「包括核能在內,追求一切選項」,但又重覆了原來的方針「盡可能降低核電站依賴度」。日本經濟産業相梶山弘志也對新增設核電站持謹慎態度,他指出「10年內將把精力全部放在(已有核電站的)重啟上」。如果減少核能,日本能夠實現脫碳嗎?

  

      日本經濟産業省和環境省已開始著手調整地球氣候變化應對計劃和能源基本計劃。因此,對待核能的態度無疑成為焦點。

   

      日本到2030年度的碳減排中期目標(比2013年度減少26%)是在平衡能源安全保障(Energy security)、環境(Environment)、經濟效益(Economical efficiency)「3個E」的前提下確定的。

  

      基於平衡論,到2030年度,已將核能依賴度由福島第1核電站事故以前的約30%「下調到了20~22%」。但核電站推遲重啟,建設也沒有進展,恐怕難以達成目標。

    

      僅重視平衡,日本能實現2050年脫碳的長期目標嗎?這一點也將是計劃調整的焦點。

   

      不大幅改變民眾生活和改革産業,日本就無法實現脫碳。包括能否長期利用核能在內,日本似乎還需要進行廣泛討論。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滝順一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