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美國大選和金融市場的警告

2020/11/06


       梶原誠:因新冠病毒危機和總統選舉搖擺的美國,出現了該國特有的大紀錄,那就是創業正在激增。7~9月的新增創業申請在全美達到約160萬件。比據稱按季度計算創出歷史新高的4~6月還高出77%。這是即使剔除通過互聯網接受單次工作的臨時工(gig worker)的增加也無法忽視的變化。

   

      有人因新冠病毒疫情而失去工作,以退職金作為本錢作出決定。還有人趁著消費者的價值觀出現劇變的如今,開始嘗試之前就存在的構想。美國人不等待新冠疫情的結束和總統選舉結果,就開始追逐「美國夢」。

    

 

      企業的破産與創業同時存在。後世的歷史學家或將回顧稱,這是帶來創造性破壞、新陳代謝和創新的一年。

 

     空前的危機恰逢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的今年,與在被稱為「百年一遇」的雷曼危機下迎來總統選舉的2008年相似。當時在危機後創業增加,不屈的企業家精神(animal spirit)成為話題。

  

     面對危機的人將思考未來。由於是左右自己命運的領導人,在選舉中認真投下選票。在激烈的選戰中,政策得到磨練,隨著政權改變,政策也將改變。這些因素疊加,國家也會改變。

   

      事實上,美國2008年在很多方面迎來轉捩點。人們對於損害經濟這一公器的金融資本主義日趨感到憤怒,結果導致了2011年的遊行活動「佔領華爾街」。哈佛商學院反思稱,為華爾街培養了利己的人才,提出了「為社會做貢獻才能實現增長」這一經營思想——「創造共享價值(CSV)」。那是ESG(環境、社會和企業治理)熱潮的開端。

    

     此外,産業結構也明顯改變。人們為了彌補因危機而失去的收入,愛彼迎(Airbnb)等分享經濟誕生,實現了增長。支撐這些創新、取代金融企業佔據股票總市值前列的是GAFA(谷歌母公司Alphabet、蘋果、Facebook、亞馬遜、微軟)等互聯網平臺提供商。

    

     世界經濟從美國一極轉向了多國經濟支撐的「多極」。2009年破産的通用汽車重建後的最大銷售市場從美國變為了中國。

   


    

       今年時隔11年迎來「大轉變」的可能性很大。低收入者無法獲得新冠病毒的治療,在總統選舉中,焦點對準了收入差距的嚴重性。以警察殺害黑人為導火線擴大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也是抗議貧富差距的運動。正因為人們的這些問題意識有所加強,即使股價上漲,也只有富裕階層受益這種股東資本主義的局限性浮出水面。

    

      企業的經營者開始頻繁提及「存在意義」也並非偶然。這是顯示企業為了何種目的而存在於世的理念,是著眼於新冠疫情後,不得不做出重大決斷的證據。以多極化為前提推進全球化的企業面臨中美的「新冷戰」,正在忙於調整供應鏈。

     

      資金也必將關注大轉變的走向。關於成為這個基礎的總統的資質,剛剛發出強烈信號。

      

      此前堅挺的美國股市行情在10月轉為出現3月以來最大跌幅。原因是新冠疫情的第2波襲擊美國的隱憂加強,經濟學家也開始下調增長率預期。川普總統為了在選舉前實現經濟復甦,加快了經濟重啟,但結果事與願違。

    

 

      賣出股票是「總統的領導能力何等重要」這一金融市場的警告。雖然經濟封鎖不受歡迎,但金融市場信賴如有必要會説服人們、在設置安全網的基礎上果斷實施的領導人。

   

      領導能力也在2008年的教訓中得到驗證。當時的美國財政部部長亨利·保爾森後來向筆者透露,美國政府在雷曼兄弟破産的9月的數個月前,就已經開始制定拯救金融機構的框架,但結果被擱置。

    

     原因是「選擇總統和議員的選舉在11月到來,認為國會不會同意不受歡迎的救濟政策」。小布希政權錯失了防止危機的最後機會。

   


   

      領導人的資質將決定國家的沉浮。在雷曼破産的2年後,危機波及了希臘等的歐洲債務危機。暴露出來的仍然是領導能力的欠缺。危機的本質是投資者拋棄為了獲得選票而大肆耗費財政資金、無法收取必要稅金的領導人,進而拋售一個國家的債券。

    

     2008年和今年具有相同的現象。那就是對中國的關注度提高。2008年中國通過超過「4萬億」的經濟刺激措施,發揮了避免世界經濟進一步惡化的作用,讓新興市場國家的人們認識到,「並不是僅有美國式的經濟增長方式」。此次也是和不顧新冠防控進展遲緩的美歐形成對比,正在拉動世界經濟。如果美國總統不能發揮具有多樣化聲音的民主主義的優勢,中國式的國家資本主義會再次受到關注。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地牙哥,一個人在酒吧觀看美國總統大選早期結果(11月3日,Reuters)

 

      冷靜追求回報的投資者沒有政治偏好。美國理柏(Lipper)統計顯示,全球資金今年不斷從投資於美國股市的投資基金中流出。但是中國股市的信投7月以後轉為轉入,由中國主要股票構成的MSCI中國指數在10月底突破了2007年創出的高點。

     

      是相信人們的潛力和國家的大轉變而返回美國?還是擔憂總統招致的下一次危機,悄悄地不斷逃離?美國國民已經投票。接下來「投票」的是資金。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評論員 梶原誠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