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是「2020年的通用汽車」?

2020/03/20


      西條都夫:在發端于2008年秋季的世界金融危機中,被視為「美國象徵」的通用汽車(GM)在第二年破産。作為近100年來世界最大的汽車廠商君臨天下的巨人不得不申請適用《美國聯邦破産法》第11條,借助美國政府等的公共支援,勉強生存下來。

     

波音迎來創業以來最大的危機(reuters)

   

      假設2020年的新型冠狀病毒衝擊將導致「美國的標誌」陷入困境,那或許正是波音。作為美國最大的製造業企業,該公司正迎來創業以來最大的危機。

   

      美國總統川普在3月17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必須拯救波音」。波音方面也透露,包括用於自身和屬於供應商的零部件廠商在內,正向美國政府和金融機構申請600億美元規模的資金支援。

     

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必須拯救波音」(3月17日,reuters)

  

      被逼入如此絕境的主要原因是,此前大張旗鼓投入的小型飛機「737MAX」在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相繼發生墜機事故,結果被迫停飛。與此同時,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擴大導致的航空旅客銳減則構成進一步打擊。由於航空需求的蒸發,「只要能解決737MAX的安全問題、波音的業務就將立即重回通常軌道」這種樂觀預期也日益變得讓人懷疑。

  

      對於承載著人們生命的飛機企業來説,確保安全是最重要的使命。波音為何忽視了這一點呢?一直追究這個問題的美國參議院的交通基礎設施委員會於3月發佈中期報告,指出了5個原因。

  

      其一是最大競爭對手歐洲空中巴士的迎頭追趕而導致的焦慮。空中巴士乘著廉價航空公司(LCC)崛起的浪潮,擴大了小型飛機「A320」及其派生機型的訂單,而波音則急於啟動與之對抗的「MAX」的開發和生産。

  


      2019年3月23日的美國《紐約時報》報導稱,「工程師被要求以通常2倍的速度推進設計作業」。強行壓縮開發日程和成本,或許成為事故的背景。

   

      第二個原因是被稱為「MCAS(機動特性增強系統)」、用於控制機身姿態的軟體的設計錯誤。如果這一點屬實,或許是墜機事故的直接原因。

  

      第3個原因是奉行秘密主義的企業文化。據稱,面對作為客戶的航空公司、運營乘務人員和作為監管機構的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波音在平時就想方設法「隱瞞的事情」很多,包括上面提到的「MCAS」,不知為何其存在本身都被認為沒有告知航空公司。

  

      第4和第5個原因是有關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和波音的關係性問題。本來應作為當局的「代理人」檢查安全性等、被稱為「AR」的波音員工並未正確履行職責。

  

波音就供應鏈整體申請600億美元規模的資金支援(737MAX的尾翼,reuters)

   

      此外,報告還提出看法稱,發生了所謂的「監管俘虜」現象。也就是説,波音方面實際上控制了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針對防雷的安全技術,在管理局的技術專家和波音的意見對立之際,出現該局上層支持波音的情況。

  

      波音僅在美國國內就擁有10萬人以上的員工,除了客機之外,還涉足軍機、導彈和太空技術,將波音的命運交給市場決定、美國政府袖手旁觀這種局面難以想像。另一方面,針對向一直實施鉅額的股票回購、重視股東報酬的該公司提供公共支援,以美國民主黨為中心,反對論調似乎非常強烈。對於前景不明的波音的「飛行」將形成怎樣的軌跡,讓我們拭目以待。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西條都夫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