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會面臨3種無奈選擇

2020/03/18


      北川和德:日本現在的心情就像是在等靴子落地。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範圍內的感染持續擴大,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日益臨近。不管國際奧委會(IOC)、東京奧組委和日本政府再怎麼強調「正在為按計劃舉行做準備」,但誰都知道,除非疫情平息,否則將被迫討論中止或延期。

   

NBA已宣佈中斷賽季。如果各國的體育比賽都無法舉行,奧運會也不例外

(Kyodo)

  

      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延期開幕、NBA中斷賽季、2020年世界花式溜冰錦標賽宣佈取消、歐洲足球冠軍聯賽也決定延期。奧運會的各項預選賽也無法按期舉行。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殘奧會應該也無法正常舉行了。

 

      在近代奧運史中,自1896年第一屆雅典奧運會以來,包括二戰期間的冬奧會在內,總共有過5次取消。與全球蔓延的病毒戰鬥,就如同與人類共同敵人的「戰爭」。與20世紀上半期不同,成為全球最大商業活動的奧運會存在國際奧組委、舉辦城市、運動員、電視臺、贊助企業等各種利害關係者。中止或延期將導致多方産生巨大損失。

 

      奧運會是否舉辦的決定權不在東京奧組委、舉辦城市和舉辦國政府的手中。擁有最終決定權的國際奧委會將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雖然國際奧委會有時被批評金主義,但是相比賺錢,國際奧委會最關心的是奧運會的可持續性。因為在1980年代轉為商業主義的奧運會陷入了存續的危險狀況。國際奧委會最擔心的是奧運運動被世界無視,奧運會在未來走向衰退。

 

      雖然不清楚舉辦奧運會的合同內容,但在經濟損失方面應該已經為應對不測事態上了保險。如果國際奧委會認為,在疫情擴大的背景下強行舉行會受到指責,導致奧運的品牌力崩塌,應該會放棄如期舉行。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將聽從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建議」。 

 


  

      放棄如期舉行奧運會,會出現三個選項。分別是取消、無觀眾舉行和延期。本文將探討三個選項之下的利弊和實際的可能性。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在希臘的東京奧運會聖火採集儀式上致辭(Kyodo)

      

      對於日本來説取消是最壞的結果。為籌備奧運會投入的資金將付諸東流,産生訪日外國人增長等經濟效應的期待也將落空。影響不勝枚舉。在日本社會被通向未來的閉塞感包圍之際,日本期待奧運會能成為向可持續發展社會轉變的起爆劑。企業和個人也為了奧運進行了投資。再考慮到日本民眾將産生的無力感和失落感,造成的損失簡直不可估量。

 

      國際奧委會也不希望取消奧運會。並不是因為這樣會失去佔總收入一半以上的轉播權收入。

 

      如果取消奧運會使舉辦城市和國家蒙受嚴重損失,可能不會再有城市願意舉辦奧運會。運動員的存在感、影響力和他們面臨的狀況將為之一變。運動員們突然被剝奪了4年1度的夢想機會,他們還能繼續保持同樣的心境嗎?如果奧運會被取消,各個項目的國際團體也無法分到資金。如果全球的城市都放棄舉辦奧運會,體育團體和運動員喪失凝聚力,奧運會的可持續性將迎來嚴重危機。

 

      那麼,無觀眾舉行的方案如何呢?參賽選手暫且不論,觀看比賽的大規模人員移動能夠得到控制。國際奧委會也能夠確保轉播權收入。贊助企業或許會有不滿,但本來奧運會的比賽場館內就禁止一切廣告。

 

      但是,沒有觀眾的奧運會氣氛不會熱烈。贊助商所獲得的效果將減半。對於投入鉅額資金籌備的舉辦城市和國家來説,也難以接受無觀眾舉行的方案。這和取消比賽本質上沒有什麼不同。另外,對於運動員來説,沒有觀眾的比賽,能在多大程度找到自己表現的意義呢?

 

      超過1萬名選手一起在奧運村生活也可能讓感染擴大。原本奧運理念就是通過體育讓人們聚在一起相互理解,從而為世界融合做貢獻。無觀眾的奧運會與這一理念也不相符。

    


      在可供選擇的方案中,延期對於國際奧委會和日本方面來説都比較容易接受。對於運動員來説,這種方案也比取消奧運會有利。就排除法來説,延期是最為理想的做法。即便如此,仍存在是否現實可行的問題。

  

即便奧運會延期舉行,也會面臨巨大的工作壓力,需要為重新確保比賽設施等進行龐大的事務性

和協調工作(計劃作為東京奧運場館的有明網球之森,Reuters)

   

      按美國電視臺的意願,在2020年秋季以後舉行很困難,如果延期的話,就要在1年後或2年後的同一時期舉行。延期説起來簡單,實際操作起來卻存在不計其數的高難度障礙。

 

      是否要重新舉辦奧運預選賽?組委會和東京的11萬多名志願者怎麼辦?另外,還要重新確保奧運會比賽場地和相關設施。計劃在奧運會結束後改為分售公寓的運動員村是否也能延期?光是組委會重新進行龐大的事務、談判和協調工作,就需要相當大的財力和人力。如果推遲到2021年或2022年舉辦,還會影響到2024年巴黎奧運會的資金籌集。如何維護贊助商的權利估計也會引起爭論。

   

日本國立競技場旁邊設立的奧運標誌,很多行人戴著口罩(3月13日,東京都新宿區)

     

      最大的難題是如何與2021年和2022年的各項賽事進行賽程的協調。田徑和游泳是熱門比賽項目,舉辦夏季奧運會的當年沒有世界錦標賽,但之前已確定2021年田徑世錦賽在美國俄勒岡州舉行,游泳世錦賽在日本福岡舉行。比賽時間也與東京奧運會重疊,如果奧運會延期一年,這些世錦賽就不能舉行了。俄勒岡是世界最大的體育用品企業、與國際田聯有著深厚淵源的美國耐吉的根據地。應該不會被輕易排除掉。

 

      日本電通公司原專務董事、東京奧組委理事高橋治之在接受多家媒體採訪時稱,「兩年後舉辦是最容易協調的方案」。他這樣説應該也是考慮到了上述原因。不過,東京奧運會推遲到2022年舉辦的話,預計會遭到2024年舉辦城市巴黎的強烈反對,認為「奧運會的價值會下降」。

 

      如果疫情逐漸趨於平息,這三種不願意麵對的方案也就不需要考慮了。但從全球疫情來看,需要面對無奈現實的時刻越來越近了。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編輯委員 北川和德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