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經濟比想像的更依賴中國

2019/08/26


  梶原誠:「歷史上首次源自中國的世界經濟衰退」,這種觀點是進入8月後動搖世界的市場混亂的根源。美國追加對華關稅、人民幣跌破1美元兌7元大關、美國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浮出水面的因素全都令全球投資者聯想到中國經濟會進一步惡化。

   

  最強烈意識到這股源自中國的逆風的已開發國家無疑是澳大利亞。中國自2009年以後,一直是澳大利亞的最大出口國,佔出口整體的比例超過30%。以中國的經濟增長為東風,澳大利亞維持了超過27年的罕見經濟增長。

 

   

  但在8月以後,澳大利亞股市下跌6%,澳元遭到拋售,貶值至10年來最低點。長期利率因考慮到經濟惡化而首次跌破1%。即使是平時論調比較克制的經濟媒體《金融評論報》,也在頭版頭條刊登了彰顯出恐慌的標題——《國家的繁榮正在面臨集中炮火》。

  

  澳大利亞的市場相關人士之所以感到緊張,是因為該國最主要的出口産品鐵礦石的行情出現暴跌。國際價格一度比7月底下跌25%。鋼鐵生産大國中國是其最大買家。被理解為中國經濟惡化,導致供過於求。

 

     

  這將拖累依靠鐵礦石出口支撐的澳大利亞經濟。對於日本來説,如果主要搖錢樹汽車的價格一口氣下降25%,股市想必也會明顯動搖。

    


          

  中國經濟惡化帶來的不良後果在腦中掠過,這讓世界市場出現動揺,澳大利亞的混亂只是其縮影。很多市場相關人士通過此次的動盪,或將意識到世界經濟比想像中更加依賴中國。 

  

  中國的國內生産總值(GDP)佔世界的份額去年為16%,低於美國的24%,排在世界第2位。僅僅觀察16%這個數字,可能有人感覺即使中國稍微出現動搖,也不會産生巨大影響。但是,站在像澳大利亞那樣以中國為主要貿易夥伴的國家的立場上來看,烈度完全不同。

   

  依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進行估算,以中國為最大出口目的地的國家和地區去年達到34個。從2007年的13個增至近3倍,幾乎與以美國為最大出口目的地的國家和地區(36個)並駕齊驅。

   

  這一期間與2008年的雷曼危機導致美國遭遇挫折、中國出台鉅額經濟刺激對策提高了存在感的過程相重合。像屬於已開發國家的日本以及屬於新興市場國家代表的巴西、南非那樣,很多國家的最大出口目的地從美國變為中國。

    

  即使不是最大出口目的地,但中國進入出口目的地前3位的國家和地區也達到約70個。全世界約200個的國家和地區中,據稱超過3分之1把中國作為「主要客戶」。中國經濟惡化之際,這些國家和地區將蒙受不小的負面影響,這是「深受中國影響」的世界的一個斷面。

  

    

  此外,德國的困境如今也值得驗證,該國也受到源自中國的逆風困擾。德國8月14日發佈消息稱4~6月出現負增長,導致投資者心理冷卻。英國皇家國際問題研究所主席吉姆·奧尼爾指出,市場的看法是「經濟低迷的最大原因是中國」。

    

  對德國來説,中國是僅次於美國和法國的第3大出口目的地。由於迅速擴大在中國的汽車銷售,中國的排名與2007年的第11位相比明顯提升。中國佔德國出口整體的比率也從3%提高至7%,增至2倍以上。由於經濟惡化導致中國汽車市場冷卻,德國「轉向中國」出現了事與願違的結果。

       

  真正感到痛苦將是在今後。中國正在加快國內汽車市場轉向純電動汽車(EV)。美國經營諮詢公司AlixPartners的統計顯示,廣義的純電動汽車佔中國國內銷量的比率目前為7%,到2025年將提高至19%。僅在今年,就有超過50家中國國內純電動汽車企業推出100多款車型。

      


             

  德國經濟依賴汽車産業,但由於鉅額投資負擔將招致短期業績惡化,同時還需要調整雇用,德國企業轉向純電動汽車的行動緩慢。如果這樣下去,令人諷刺的是德國將被中國汽車産業奪走用戶。德國同時面臨著中國經濟惡化以及與中國企業競爭這兩方面的逆境。

   

  對日本企業來説,脫離鄰近的世界第2大經濟大國,也難以描繪經營戰略。中日兩國的外交關係已經好轉。「如今鬱金香正在盛開」,有日本外交相關人士以這樣的比喻推動日企進駐中國。

    

裝滿貨櫃的中國貨船(Reuters)

       

  但鬱金香遲早將枯萎,轉捩點是中國經濟惡化和日企與中國企業的競爭激化,正如澳大利亞和德國的困境證明的那樣。此外,還不知道中日外交將以什麼問題為契機惡化。

    

  在中國,具有獲得穩定盈利來源的方法,那就是創造消費者必須買的東西。即使是因抵制日貨而動搖的韓國,半導體廠商也在積極購買日本製造的零部件。中國2012年曾出現大規模反日遊行,但貝親的高品質奶瓶仍繼續暢銷。

   

  掌握自主性的關鍵是創新。日本企業在擁有達到歷史最高水平的現金的同時,數字投資卻遜色於美國,這令人心裏沒底。2018年年底以後,日本製造業的業績下行主要是因為中國經濟惡化。日本股市或許也將再次與中國的前景聯動。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評論員 梶原誠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