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得到日産的法國

2018/06/20


      中山淳史:法國總統馬克宏在他的近期的著作《革命》中非常坦誠地回顧了自己的童年、青年時代、朝著政治家目標努力的過程。其中還寫道了和已婚女性戀愛並結婚、與法國前總統歐蘭德的不和等細節。

      

   

      在這本自傳的第一章「思想」中出現了「engagement」(法語)一詞。對應的英語也是engagement(約定、契約),但從含義上講似乎更接近於「commitment」一詞。翻譯出來有「侍奉」、「效勞」的意思。這汲取了哲學家薩特的「社會參與」思想。

  

      在法國雷諾派遣卡洛斯·戈恩負責日産汽車的經營之後,許多日本人記住了「commitment」這個英文單詞。日産將其翻譯成「必達目標」,但在讀過《革命》一書後,感覺翻譯似乎有誤。對於法國人來説,commitment恐怕就是「侍奉」的意思。

     

      侍奉是什麼意思呢?從字面上講,就是服侍、奉獻。馬克宏就此講道「法蘭西作為一個國家,有著共和制這樣的傳統體制,適合自己進行獻身」,照著這一思路往下,他所追求的就是「國民為國家奉獻」、「企業為國家效勞」。

       

      日産正以各種不同方式向法國政府持股15%的雷諾效勞。例如分紅,自雷諾1999年成為日産第一大股東以來,從日産收到的分紅數總計超過6000億日元。計入雷諾日産聯盟的合併決算的日産利潤更是在2.5萬億日元以上(在日産的凈利潤當中,與出資比例相對應部分的累計值)。

  

      或許是希望日産今後進一步對其侍奉,最近雷諾與法國政府的關係及日産的問題再次成為焦點。法國政府被認為要求雷諾與日産進行合併或者實行統一經營,透露出希望加強對日産影響力的想法。

  

      馬克宏和法國政府相關人士並沒有以官方的形式正式表態。但目前擔任著雷諾和日産兩家公司董事會主席的戈恩4月份來日本時曾表示:「利益相關者(法國政府和雷諾)有著想這樣、想那樣的考慮,而另一方(日産)又存在不希望這麼做的焦慮與不安」。戈恩在採訪中也實際提到了調整雷諾與日産資本關係的話題。也就是説,在今明兩年內,兩者間的資本關係有可能迎來重大變化。

  

      但這最終是應該由民間企業來做的決定。如果説有什麼問題點的話,也許就是政府的干預。法國政府傳統上持有主要企業的股份,一直有著將官僚出身人員派往企業、對經營施加影響力的歷史。

   

      在世界上最受爭議的當數2014年通過的《弗洛朗日法》。這是一部為阻止雷曼危機後接連出現的鋼鐵企業工廠倒閉而制訂的法律,其中規定將持股2年以上的股東的表決權增至原來的2倍。

   

      如果表決權是原來的2倍,政府就更容易干預企業的行動。或者是為了進行財政重建,即便將所持股票出售一半,仍能維持著和原來同樣的表決權。雷諾就是例子,儘管政府不斷出售股份,持股比例降到了15%,卻仍維持著30%的表決權。

    

      主導這項政策的就是當時在歐蘭德政府內擔任經濟部長的馬克宏。雷諾與日産的合併或經營整合從那時起就一直發酵,而這次在戈恩是引退還是延長任期的人事調整關鍵時期,法國政府似乎又採取了行動。

  

      法國政府加強對日産的干預,其背景也可能是受到美國川普政府「美國至上主義」和中國實行國家資本主義的影響。但強化本國至上、施加壓力迫使企業合併或經營整合,真的就能給法國和雷諾帶來長期利益嗎?

  


 中山淳史的其他文章

 

  「數位寒武紀」時代來了?

 

  中國「標準」逆登陸日本

 

 中美IT「雙城記」  

 

 從鴻海收購夏普看到的日本

 

   五看資本主義(3)短期主義,還是長期主義?

 

   「無人機時代」是日本的災難?

 

 「技術革新」總在危機後

  

    美國要革中國製造業的命?

  

 連載 工業4.0真相

      雷諾和日産一直想走的既非合併也不是收購,而是第三條道路。也就是被稱為「聯盟」的體制。儘管雷諾是日産的第一大股東,但雙方的關係卻並不是日産必須對雷諾言聽計從,或者是被迫做出犧牲的關係。

  

      戈恩自2015年兼任兩家公司的最高領導人以來,採取了「雙帽子」的做法。例如,在雷諾的會議上閉口不談任何有關日産的消息。個人電腦和公文包也一分為二,還讓秘書用鐘錶計時,以便為兩家公司分配相同的工作時間。

  

      通過這些做法實現了「儘管是兩家獨立的企業,卻配合得像一家公司一樣」的聯盟。不過,雷諾的股價卻沒有上漲到預期高度,因此有股東批評「既不合併也不收購的體制讓人看不懂」。其中之一就是法國政府,戈恩最近幾年已經為此多次受到法國國會的傳喚。

  

      但從處理表決權問題上來看,政府的過度干預正在動搖以「一股一票」為理念的資本主義的根基。如果想要重塑雷諾和日産的關係,也許現在就是一個很好機會,可以借此理順給人以濃厚「半國營」印象的雷諾和法國政府的關係。

   

      作為方案之一,就是在雷諾和日産就今後出資關係進行磋商的前提下,法國政府將手中的雷諾股份一次性出售完畢。或者是法國作為一個國家,如果非要將日産納入到旗下,那就通過雷諾發佈新的增長戰略,採取TOB(要約收購)等手段,聽命于其他日産股東的判斷。

   

      安倍和馬克宏預定近期舉行會談,日産與雷諾的問題有可能成為議題之一。不過,民間企業的談判事項最好交由民間來處理,作為兩國政府,或許儘量保持圍觀即可。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評論員 中山淳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